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四集-「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

「整宮制」,就是黃道十二星座,古稱黃道十二宮,與北半球節氣息息相關,是季節的記號,是曆法的淵源之一,是占星學立論背景與根本,是四元素、四質料、主相位與廟旺弱陷等先天尊貴之架構與邏輯的由來,如果以「建築」來比喻,它是那塊土地,而非地上建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在沒有土地的地方討論上面的房子長什麼樣子,或是討論該如何搭建房子,也所以,「整宮制」它不可能被摒棄;

然而,它雖然不可能被摒棄,卻也無法去充分解釋每個人命運的差異,更重要一點,它並未如實反映觀星者所看見的天空狀態,這是兩千年來宮位系統被不斷改良的根本原因。

占星學中雖然依春分點將黃道等分12星座,但卻不代表每個星座的時間長度是等長的。因地球自轉軸傾斜23度半之故,依據地理緯度的不同,星座通過上升點的赤經時間長度也不同,這樣的差異,促成地球上不同地點的兩個人,在同一時刻所看見的行星,其相對方位與高度都不同

(下圖引用自NA101課程)

關於赤經時間長度不同的這件事,在西元前二世紀以前就已經得到當時天文學家的關注,進而在希臘化時期促成許多占星技法的誕生,例如赤經時間法 (Ascensional Times of the Signs)、界主行運法(Circumblations)、主限推運法(Primary)等,也間接促成象限宮位制的誕生。


 

象限宮位制的星圖,它的上中天MC正是你出生地的經度線,從ASC到MC的日間半弧(Diurnal Semi-Arc)正是以赤經時間來衡量在你出生當天,太陽從ASC上升到該地所見「最高高度」的時間長度;

而占星學中,宮位執掌事項的定義,其實就是從太陽東昇西降的周日運動而來,因此,將MC校準在星圖中十宮始點的位置,才能以「最高高度」的自然現象來解釋為何十宮是執掌最高自我實現(事業)的強勢宮位,而為何八宮是象徵死亡與無力的宮位,因為當太陽走到象限八宮時,太陽因照射角度的改變,溫度已經衰減、並且即將成為夕陽,這一切都是依據自然現象所定義,且讓我以前一集Michelle Mono的案例來說明。

在整宮制的星圖中,她的MC位在十一宮,依照原本的自然現象來說,當太陽通過那個點之後,溫度就開始走向極致、然後衰減,但是,在她整宮制的星圖中,那衰減的段落就會剛好守護她的十宮事業宮,換句話說,整宮宮位的定義就會與自然現象呈現進程不相符的狀態

曾有占星師提出整宮制星圖中的MC位在十一宮時,暗示當事者傾向投入十一宮所職掌的朋友、團體與組織事務,這個說法雖然並非毫無驗證之處,但請容許我提出的疑問是:那麼,出生在接近赤道0度的人,是否九成以上都只重視10宮事業呢?又或者說,宮位系統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觀察MC落在7-8-9-10-11-12哪一宮,因而可以不惜「削足適履」、「殺雞取卵」、「捨本逐末」?

且讓我再以Michelle Mono的案例指出,在她整宮制的星圖當中,會讓人錯亂地以為木星位在東南方,若以象限宮位制來看,就能清楚觀察到木星其實是位在頭頂上方,南南西的位置,而天秤座星群其實是出現在西方的天空,最趨近實際觀測時,所見到的天象與行星的方位。

接著,從這裡可以延伸說明的是,從蘇美時期開始,「西方」就已被視為是觀測鄰國或戰事敵人的象徵,簡而言之就是「與他人的關係」;而在埃及文明中,西方是太陽神即將死亡的方位,從太陽喜樂於九宮卻「遠行」、到八宮的「地獄之門」、到七宮的「審判」、「公開的敵人」…從這些文明交粹後所留下的宮位意義來看,行星究竟位在東西南北哪一方是不是很重要呢?(當然重要)


 

談到這裡,也突然想起曾有占星師以高魁林(Gauquelin)的火星統計結果來提出一種看法,他認為整宮制或許可以解釋為何象限九與象限十二的分佈會特別顯著,但是,這樣的想法是否真的可行呢?且讓我們進一步思考看看。

關於高魁林的統計結果,讓我們暫時把統計學界提出的質疑與爭議放一邊,只單純去想「如果高魁林統計結果為肯定,其結果是否適合被用來佐證整宮制」?

整宮制最叫人疑問的地方在於無論上升點位在星座0度1分或是29度59分,都會被納入第一宮來解釋,但是,若要將高魁林統計結果用來佐證整宮制,其樣本資料的ASC必須集中在星座10-29度之間才可能實現;

但假使,高魁林的樣本資料都是集中在星座10-29度,那麼將衍生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因資料樣本不符合30度區間的隨機性,故高魁林的統計結果本身將被視為無效。

所以,不知道你是否也想到了這當中的矛盾之處呢?


寫到這裡,舉了這麼多說明的用意並非「反對整宮制」。整宮制有其價值,但並非宮位系統中唯一有價值的。

星圖的目的是為了記錄天象,是占星師的工具,為了追求精確、朝向所見即所得的革新發展趨勢是永遠不會停止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象限宮位制所顯示的星圖,就像是個人所擁有的一座360度透明球體太空艙,它已經校準好太空艙的前(MC)、後(IC)、左(ASC)、右(DSC),所以請無需懷疑糾結、或流連可惜於「艙外」的黃道星座景象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倘若還是很糾結,不妨問自己是生活在地球或是太陽(註1),然後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接受這項事實,相信之後就能開始真正地深入問題核心,問對問題、理解差異,取其精隨。


 

總結來說,整宮制的優勢在於判斷先天狀態,特別是行星彼此之間在黃道上的吉凶互動與星座相位,但象限宮位制的優勢在於如實呈現當事人出生當下的星空,在占星解釋上更趨近當事者於世俗世界中的主觀經驗,若以抽象的話來描述,整宮制或許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天賦潛能與可能性,但象限宮位制則可以觀察到是否有後天的環境得以發揮與如何演化,又或者該天賦發揮到哪一個後天世俗的領域中。

附註(1):只有生活在太陽上,就視覺上,才可能定義並看見完美12等分,並且星座上升時間等長的十二星座。

以上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專業文憑,JIM LEWIS-Continumm基金會A*C*G地理換置占星專業認證,為華人首位取得美國NCGR-PAA專業占星師聯盟最高位階C.A., NCGR- PAA之認證占星師。時任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會長,智者星象學院院長。

Further reading

《四女神星》推薦序-穀神星、灶神星、婚神星與智神星的神話、心理與占星學

本書《四女神星》(Asteroids Goddesses)是由迪米特拉.喬治(Demetra George)與道格拉斯.布洛赫(Douglas Bloch)所共著。首次出版於1986年,乃現今東西方占星學界所有關於四女神星核心要義的重要源頭,三十五年來啟迪無數占星家與人們透過星盤去覺察內在陰性的能量,傾聽內在被壓抑的聲音。他們與發布第一本小行星星曆的埃莉諾.巴赫(Eleanor...

《占星與真我》推薦序-融合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第一本

  《占星與真我》出版於2008年,正值古今占星學派彼此衝撞與匯流的時刻,作者迪米特拉.喬治兼備現代占星學與古代希臘占星學的專業背景,她以「尋求真實自我」為命題,於國際占星界首位提出占星師可以如何從古典占星學派與現代占星學派各取所長,並基於職業倫理的自覺與自律之上,將占星師的客觀分析技術與諮詢師的同理對談技巧加以有效整合,以達到協助客戶的目的。本書雖因篇幅而縱深有限,但橫向範圍涵蓋廣泛,適合古今學派各階段占星學子與執業占星師作為學習與實務應用的指南。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三集-「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我先談談自己的答案好了。我個人兼用象限宮位制(普拉希德斯)與整宮制,在案例時間準確的條件下,我會以象限宮位制的宮主星為主,整宮制的宮主星為輔,雖說「為輔」,也不一定採用。其次是:所選用的技巧若是依據象限宮位制所開發的技巧,就以象限宮位制來觀察,例如次限推運技巧;倘若該技巧是依據整宮制所開發的技巧,就選用整宮制,例如小限流年法。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二集-「論的原點」

記得念書的時候,教授經常督導我們去思考「論」的原點,也就是「論」本身必有其「問題點」作為起因,否則「論」就失去意義;而踏進占星學的領域之後,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進修經驗也不斷提醒我「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批判性思維」不等於「批評」,而是窮究表象背後真實問題與真相的思考方式,是對事不對人的理性研究精神,遠則可追溯到西元前八百年古希臘哲學的興起。但是,在類象語彙博雜的占星學裡,「真相」指的是什麼呢?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一集-「從聖母院大火思考宮位系統選用的問題」

聖母院大火事件盤。若暫且將事件發生的時間資訊問題放一邊,而同樣以第一次警報器鳴響的當地時間18:20、並且各自選用普拉希德斯(Placidus)宮位制與阿卡比特制(Alcabitus)宮位制來做比較的話,立即就能觀察到P盤裡的九宮主為入旺的金星,象徵「聖母」,而A盤裡的九宮主為落陷的水星,象徵「幽魂」,如此,即使這兩個宮位制都列屬象限宮位系統,也會因為計算方法的不同而出現不同的宮主星,進而在解析與描繪上發生分歧。...

瑪碁斯的占星聖碼諮詢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