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All Posts

《四女神星》推薦序-穀神星、灶神星、婚神星與智神星的神話、心理與占星學

本書《四女神星》(Asteroids Goddesses)是由迪米特拉.喬治(Demetra George)與道格拉斯.布洛赫(Douglas Bloch)所共著。首次出版於1986年,乃現今東西方占星學界所有關於四女神星核心要義的重要源頭,三十五年來啟迪無數占星家與人們透過星盤去覺察內在陰性的能量,傾聽內在被壓抑的聲音。他們與發布第一本小行星星曆的埃莉諾.巴赫(Eleanor...

《占星與真我》推薦序-融合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第一本

  《占星與真我》出版於2008年,正值古今占星學派彼此衝撞與匯流的時刻,作者迪米特拉.喬治兼備現代占星學與古代希臘占星學的專業背景,她以「尋求真實自我」為命題,於國際占星界首位提出占星師可以如何從古典占星學派與現代占星學派各取所長,並基於職業倫理的自覺與自律之上,將占星師的客觀分析技術與諮詢師的同理對談技巧加以有效整合,以達到協助客戶的目的。本書雖因篇幅而縱深有限,但橫向範圍涵蓋廣泛,適合古今學派各階段占星學子與執業占星師作為學習與實務應用的指南。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四集-「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

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整宮制」,就是黃道十二星座,古稱黃道十二宮,與北半球節氣息息相關,是季節的記號,是曆法的淵源之一,是占星學立論背景與根本,是四元素、四質料、主相位與廟旺弱陷等先天尊貴之架構與邏輯的由來,如果以「建築」來比喻,它是那塊土地,而非地上建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在沒有土地的地方討論上面的房子長什麼樣子,或是討論該如何搭建房子,也所以,「整宮制」它不可能被摒棄;然而...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三集-「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我先談談自己的答案好了。我個人兼用象限宮位制(普拉希德斯)與整宮制,在案例時間準確的條件下,我會以象限宮位制的宮主星為主,整宮制的宮主星為輔,雖說「為輔」,也不一定採用。其次是:所選用的技巧若是依據象限宮位制所開發的技巧,就以象限宮位制來觀察,例如次限推運技巧;倘若該技巧是依據整宮制所開發的技巧,就選用整宮制,例如小限流年法。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二集-「論的原點」

記得念書的時候,教授經常督導我們去思考「論」的原點,也就是「論」本身必有其「問題點」作為起因,否則「論」就失去意義;而踏進占星學的領域之後,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進修經驗也不斷提醒我「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批判性思維」不等於「批評」,而是窮究表象背後真實問題與真相的思考方式,是對事不對人的理性研究精神,遠則可追溯到西元前八百年古希臘哲學的興起。但是,在類象語彙博雜的占星學裡,「真相」指的是什麼呢?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一集-「從聖母院大火思考宮位系統選用的問題」

聖母院大火事件盤。若暫且將事件發生的時間資訊問題放一邊,而同樣以第一次警報器鳴響的當地時間18:20、並且各自選用普拉希德斯(Placidus)宮位制與阿卡比特制(Alcabitus)宮位制來做比較的話,立即就能觀察到P盤裡的九宮主為入旺的金星,象徵「聖母」,而A盤裡的九宮主為落陷的水星,象徵「幽魂」,如此,即使這兩個宮位制都列屬象限宮位系統,也會因為計算方法的不同而出現不同的宮主星,進而在解析與描繪上發生分歧。...

從占星看單身男女戀愛與婚姻的焦慮及盲點

「戀愛」與「婚姻」不是同一件事嗎?/「想戀愛?還是想結婚呢?」-五宮與金星/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時代背景與觀點差異/古人的戀愛觀-古典占星的「子女宮」與古人眼中的好運氣/現代的戀愛觀-現代占星的「戀愛宮」與吸引異性的戀愛遊戲/戀愛的模式與盲點-父母的愛與成年以後的戀愛/「父母的愛」,每個人腦海中浮現的可能大不相同/心裡對愛的真實需求與偽裝-問題背後的問題/金星與土星-是愛的失能?還是承諾?/「1111光棍節」與「西洋情人節」-從購物看愛的需求

2019年水星凌日之倒數計時

金星逆行或水星逆行時時有,但各自的「凌日現象」卻相隔數年或百年的原因在於,行星與太陽內合時,其黃緯高度是否抵達與太陽、地球中心點精準連成一線的位置,這就與「日蝕」、「月蝕」發生的條件是一樣的;「水星凌日」效應不容易被覺察的主要原因在於,它象徵著當事者思維的一種轉變,而這種思維轉變到顯化成實際行動,其時間長短不一,我們唯一能夠掌握的,是保持對內在思維的客觀觀察,這樣的習慣可以擴展至每年三次的水逆時期。

瑪碁斯的占星聖碼諮詢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