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水星凌日之倒數計時

水星凌日與金星凌日一樣,屬於內行星與太陽內合時所發生的天文現象,在星圖中是「逆行現象」的一種:

而所謂的「逆行現象」,即是以地球觀測者與內行星、彼此感覺像是「競速」的相對視運動中,所發生的視覺現象,反映在星圖時,會呈現行星在黃道上度數向後退行的現象;

而、金星逆行或水星逆行時時有,但各自的「凌日現象」卻相隔數年或百年的原因在於,行星與太陽內合時,其黃緯高度是否抵達與太陽、地球中心點精準連成一線的位置,這就與「日蝕」、「月蝕」發生的條件是一樣的,不同的是,由於與地球相對距離的關係,水星與金星的背影並不足以遮蔽觀測者的視線,所以,當我們在地球上觀測「凌日現象」時,所看到的就會是一個小小的黑點飛掠過太陽表面。

自古以來,常聞「金星凌日」象徵女人奪權或是瘟疫,但卻鮮少聽聞「水星凌日」對於變幻莫測的世局有何意義,而作者認為、在極端敏感緊繃的時期,「水星凌日」暗示了一種「懸崖勒馬」或是導致「全盤皆輸」的一個關鍵性的決定或認定

「水星凌日」周期是每一百年大約會出現13次,每次都會在5月初或是11月初發生,也就是發生在金牛座或是天蠍座;

水星在象徵物質與務實面向的金牛座逆行、在經過焦殤與太陽核心後的這個過程,象徵了某一時期、膠著於盤算利弊得失之後,所可能必須做下的決定;

而水星在象徵深度觀察與深刻情感的天蠍座裡逆行、在經過焦殤與太陽核心後的這個過程,象徵了我們在某一時期的思維,在經驗深刻觀察隱蔽不為人知的祕密、或是試圖自我解釋對於某一特別執著的情緒情感之後,所可能下定的決意;

無論是發生在哪一個星座,那一刻間我們所做的決定、或是基於感受、在我們的內在意識裡對於某件人事物、所定下帶有絕對主觀的認知、定義或主見,都將細細牽引著我們未來3-15年間的人生或世運的種種佈局以及彼此牽絆的命運。

「水星凌日」效應不容易被覺察的主要原因在於,它象徵著當事者思維的一種轉變,而這種思維轉變到顯化成實際行動,其時間長短不一因此,我們唯一能夠掌握的,是保持對自己內在思維的客觀觀察,這樣的習慣可以擴展至每年三次的水逆時期。

前兩次「水星凌日」發生在 2006年11月8日以及2016年5月9日(UTC)

2006年11月8日的「水星凌日」發生於天蠍座16度,從開始到結束共歷經5小時,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西經111度到西經149度的區間,也就是美國西岸。2007年4月,美國新世紀金融公司爆發破產,引發後續的次級房貸風暴與金融危機。

觀察美國加州艾爾文市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可見金星落陷天蠍座,土木四分,水星逆行四分海王,暗示著某些不為人知的祕密或是決定即將引爆。

2016年5月9日的「水星凌日」發生於金牛座19度,從開始到結束共歷經7小時30分,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東經26度到西經30度的區間,也就是西歐到大西洋區域,2016年6月23日,英國舉行脫離歐盟的全民公投,其結果為「英國脫離歐盟」。

觀察英國格林威治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水星等分南北交點,木土四分但木星逆轉順行,而水星逆行三分逆行冥王星,當中歐盟的阻撓牽制在所難免,且當水星續入相位落陷木星,某程度確實可能影響國際性企業求去,但水星最終入相位入旺的金牛金星,以「決定」本身而言是相對有利,或者可以說,以金星執掌二宮而言,為自身利益所做出決定的意圖相當明顯。

下一次「水星凌日」即將發生於2019年11月11日天蠍座19度,從開始到結束估計將歷經6小時30分,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西經12度到西經54度的區間,主要國家為冰島、巴西,範圍含括北極圈的格陵蘭。

觀察巴西首都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水星位於天頂,除了逆行三分海王星,未見明顯的主相位,但以水星行經MC而論,巴西經濟率退或者泡沫化,以及政治問題極可能於2020年有顯著的擴大;而相較於冰島與巴西,或許北極圈格陵蘭的航線之爭以及冰帽溶解危機更可能成為全球性關注的焦點。

而在台灣,2019年的水星凌日對於我們會有怎樣特殊的意義呢?目前看來,台海周邊戰事在所難免, 我們可以從兩個時間點來細推,一個是水星凌日開始的時間、另一個是水星凌日食甚的時間。

2019水星凌日開始時間- 11月11日晚間8:35 (台灣時間)

上升星座為巨蟹座,月亮入旺於金牛,但剛離相位天王星,整張盤行星間看似沒有明顯的主相位,但在赤緯平行與反平行相位卻異常忙碌、更毋論映點與反映點。

水星六分離相位冥王星,暗示來自外界的壓制、剝削或是背叛,食甚後水星續入相位土星16度,象徵防衛或阻撓;火星是日水的定位星,落陷於天秤座24度、但合相吉恆星大角星。

2019水星凌日食甚時間- 11月11日晚間11:20 (台灣時間)

隨著地球自轉與水星凌日的行進,上升星座為轉換為獅子座,主星正是太陽,但稍早所見的土星與冥王星已經轉換至六宮,而火星轉換至三宮,政府公務機構、國防、勞健保之解構重整已到倒數階段,而落陷火星卻顯露出快速、魯莽、蠻幹、殘忍,卻容易誤入陷阱的鬥爭。

從行星投影圖觀察,從開始到食甚,2019水星凌日的土星及冥王星下降線將行經亞洲島鏈,換言之,凡土星與冥王星下降線經過的區域都可能在所謂的政經保護主義或民族主義中做出重大、但卻可能錯誤的決定,而土冥天頂線在食甚時,將抵達德國上中天,我們過去一直所關注的歐盟,它會走向另一種新興貨幣政策?或是同樣走向各自解離的保護主義呢?

如前所述,「水星凌日」效應不容易被覺察的主因在於、它象徵著當事者思維的一種轉變,而這種思維轉變到顯化成實際行動,其時間長短不一。善曉占星學的讀者朋友們必能發覺作者在多處解析中語帶保留,而作者發布這篇文章的用意,除了占星研究之外,也希望能夠喚起讀者們,在某些關鍵的大事上能夠更審慎覺察到我們的思維與決定是否因過於執著而誤入了陷阱。

甭論北韓小孩玩大車極可能引爆的亞洲世紀災難,倘若、我們在此環境之中、更加使自己陷入鷸蚌相爭或是賭桌上的籌碼,相信絕非明智之舉,回頭看看我們的家人與孩子,我們終其一生追求的是什麼呢?

本文於2017年3月22日於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  同步發表

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專業文憑,JIM LEWIS-Continumm基金會A*C*G地理換置占星專業認證,為華人首位取得美國NCGR-PAA專業占星師聯盟最高位階C.A., NCGR- PAA之認證占星師。時任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會長,智者星象學院院長。

Further reading

《四女神星》推薦序-穀神星、灶神星、婚神星與智神星的神話、心理與占星學

本書《四女神星》(Asteroids Goddesses)是由迪米特拉.喬治(Demetra George)與道格拉斯.布洛赫(Douglas Bloch)所共著。首次出版於1986年,乃現今東西方占星學界所有關於四女神星核心要義的重要源頭,三十五年來啟迪無數占星家與人們透過星盤去覺察內在陰性的能量,傾聽內在被壓抑的聲音。他們與發布第一本小行星星曆的埃莉諾.巴赫(Eleanor...

《占星與真我》推薦序-融合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第一本

  《占星與真我》出版於2008年,正值古今占星學派彼此衝撞與匯流的時刻,作者迪米特拉.喬治兼備現代占星學與古代希臘占星學的專業背景,她以「尋求真實自我」為命題,於國際占星界首位提出占星師可以如何從古典占星學派與現代占星學派各取所長,並基於職業倫理的自覺與自律之上,將占星師的客觀分析技術與諮詢師的同理對談技巧加以有效整合,以達到協助客戶的目的。本書雖因篇幅而縱深有限,但橫向範圍涵蓋廣泛,適合古今學派各階段占星學子與執業占星師作為學習與實務應用的指南。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四集-「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

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整宮制」,就是黃道十二星座,古稱黃道十二宮,與北半球節氣息息相關,是季節的記號,是曆法的淵源之一,是占星學立論背景與根本,是四元素、四質料、主相位與廟旺弱陷等先天尊貴之架構與邏輯的由來,如果以「建築」來比喻,它是那塊土地,而非地上建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在沒有土地的地方討論上面的房子長什麼樣子,或是討論該如何搭建房子,也所以,「整宮制」它不可能被摒棄;然而...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三集-「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我先談談自己的答案好了。我個人兼用象限宮位制(普拉希德斯)與整宮制,在案例時間準確的條件下,我會以象限宮位制的宮主星為主,整宮制的宮主星為輔,雖說「為輔」,也不一定採用。其次是:所選用的技巧若是依據象限宮位制所開發的技巧,就以象限宮位制來觀察,例如次限推運技巧;倘若該技巧是依據整宮制所開發的技巧,就選用整宮制,例如小限流年法。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二集-「論的原點」

記得念書的時候,教授經常督導我們去思考「論」的原點,也就是「論」本身必有其「問題點」作為起因,否則「論」就失去意義;而踏進占星學的領域之後,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進修經驗也不斷提醒我「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批判性思維」不等於「批評」,而是窮究表象背後真實問題與真相的思考方式,是對事不對人的理性研究精神,遠則可追溯到西元前八百年古希臘哲學的興起。但是,在類象語彙博雜的占星學裡,「真相」指的是什麼呢?

瑪碁斯的占星聖碼諮詢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