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八月 29, 2016

新月祈願?占星原理公開-紀念最愛的靈魂占星家Jan Spiller

Arrangement of human feature lines and symbolic elements on the subject of human mind, consciousness, imagination, science and creativity

大約三週前,從NCGR占星研究協會的會員電子信裡讀到靈魂占星家Jan Spiller因癌症過世的消息,著實令人感到非常的震驚與遺憾。

想到她的著作-「靈魂占星」,那可說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貢獻,她以靈魂轉生的角度、完整而細膩地重新詮釋兩千年來令古典占星家們不知如何以對的南北交點,賦予我們解開宿命枷鎖的一把心靈鑰匙,假如Liz Green的「土星-從新觀點看老惡魔」是心理占星學的曠世巨作、如果Jeff Green的「冥王星-靈魂的演化之旅」是演化占星學的揚帆啟航,那麼Jan Spiller的「靈魂占星」就是帶領我們轉化業力為助力的一大突破。

她的另一個貢獻是與我們分享了她最美好的發現-「新月祈願法」,這個簡單卻有效的法門不只帶領她的讀者、也影響許多占星師們能夠更善於運用新月時刻,來專注於自己內在意識的功課、並且發展出自我實現的力量,從歐美網站上目不暇給的新月專欄、新月報告,就可以窺探出無一不是從這樣的觀點出發,儘管、他們不稱它做「新月祈願」,但那些都是新月的內在功課。

然而遺憾的是,七年來、「新月祈願法」在台灣時而受到莫名的毀謗與攻擊,有的出自於完全不了解這個方法的原理、有的出自於私人恩怨的報復,有的斷章取義、以訛傳訛…。但沉默終究不是辦法,所以大約在2014年,我曾經舉辦三場的線上免費講座,提到「新月祈願法」的基本原理與應用,一般讀者或許還是不太能夠理解,但慶幸的是、有幾位占星師友都明白了,也都開始共襄盛舉,也許人數不多,但都是重要的種子。

現在,Jan Spiller雖然回歸靈魂世界,但我想藉由這個版面來暢快聊聊Jan Spiller的新月祈願法、我個人發起的經過、我個人依據「新月祈願」所開發的「新月寶藏」,並說明多年來所領悟到「新月祈願」的占星原理,以作為對Jan Spiller的感謝與紀念,同時,也以此篇作為我「新月寶藏」即將於年底停刊的預告。

停刊的想法其實已經醞釀許久,主要是因為我目前服務於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台灣分會,會務、諮詢、研究、寫作、備課…等,工作時間經常處於相當忙碌、機動卻又分散的狀態、因此暫時必須有所割捨,也因此,只能懇請長期支持的讀者朋友們見諒了。

 

發起的經過-為什麼我厚臉皮宣稱自己是台灣發起人呢?

Jan Spiller所發現並開發的「新月祈願法」

我個人加入擇時概念而開發的「新月寶藏」

 

關於「新月祈願法」的占星原理

關於「新月祈願法」的占星原理,Jan Spiller也許自己沒發現,也或許她曾經懷疑卻遲遲沒說出口,但就像Dorotheus、Ptolemy、Vattius Valens、Firmicus Maternus…等無數的古代占星家,他們當時未必肯定地球是圓的,但他們諸多的研究與著作足以讓後世學生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看到更遙遠的地方…感恩的心不能忘,但進化是後世的責任,現在讓我們來聊聊為什麼我會主張「新月祈願」是有效的以及它背後的原理。

 

從重力思考月亮週期的變化與潮汐

從農耕思考月亮週期與大地的吐納氣

 

從擇時占星學思考新月的時間點

「新月祈願法」在占星學界裡最經常受到質疑的是日月合相的焦傷問題。

十三世紀義大利占星家Guido Bonatti在其著作”Book of Astronomy”第七部”On Election”裡[註3],針對第七宮事項的擇時、特別提到了焦傷(Combust),他表示日月合相後6度內為焦傷,且根據al-Rijal,那是恐懼的,如果有人在那時候征戰,特別是在頭一小時,則會因恐懼而挫敗、失去他的生命與靈魂…。

我自己是研習古典占星出身,相關古典文獻在2010年陸續出版後就已購入研習過,因此甚知古典占星家的描述總是相當武斷而令人恐懼,那是他們的時代背景、我們無可置喙,但是、存在於現代的我們,是否有可能進一步去理解或驗證他們如此詮釋的原因呢?

倘若新月的時間點真的那麼可怕,那麼觀察新月新生兒死亡率也是可行的,因為一個活著征戰的人都會死亡的話,更何況是一個正要出生的嬰兒呢?所以,我當時迅速粗略地觀察了Astro.com的新生兒死亡案例,然後當此刻、撰寫這篇文章時,又再迅速粗略地觀察了一遍,其結論依然相同。

Astro.Com的新生兒死亡星盤 (實際共391筆),該頁面181筆除以八個月相,預期每一月相平均應有22筆,我特地將容許度盡量放寬、以整宮相位來判斷,但結果如何呢?出生於日月合相(新月)後30度內的案例12筆,出生於日月對分相的8筆、出生於上弦日月四分相的16筆、出生於下弦日月四分相的13筆,這些只是粗略的概估,但關鍵是,在181筆新生兒死亡的案例中、出生於日月精準合相的僅有2筆。

就像我在NCGR台灣分會導讀讀書會時經常提醒的,Astro.Com的數據雖然珍貴,但未依人口比例抽取的質量,其調查結果的代表性也是可議的,因此,研究議題的設定就變得很關鍵了,然而重點是,倘若新月這個時間點真的那麼不吉, 181筆新生兒死亡的案例裡,怎會出現低於2%的結果呢?這樣的結果顯示新月的時間點並不如Guido Bonatti或al-Rijal所說的那麼恐怖啊。

無獨有偶的是,Dr. Lee Lehman在她2015年甫出版的”The Magic of Electional Astrology[註4]”裡也提到了焦傷(Combust)以及焦傷時辰(Combust Hour),她非常具有實驗家精神、是我崇敬的占星家之一。她檢驗11件飛機失事與災難事件,結果如下圖,只有一件是符合日月合相6度內焦傷條件的,而且這件還是發生於殘月、並非新月,又這11件中沒有任何一件是發生於焦傷時辰(Combust Hour)。

LeeLehman-Electional

再續論、在古典占星學的領域裡,「焦傷」確實是相當受到重視,我自己多年前也曾在文章裡提到過它相關的定義-

  • 核心(Cazimi)- 行星與太陽0度-17分內合相
  • 焦傷(Combust)-行星與太陽17分-8度30分內合相
  • 在太陽的光束下(Under the Sun’s Beams)-行星與太陽8度30分-17度內合相

十七世紀英國占星家William Lilly認為這三種狀況中,只有「核心」最為吉祥、並給予5分的偶然尊貴,咦?這不是妙了嗎?怎麼他的看法會與Guido Bonatti、al-Rijal…不同呢?又台灣古典占星家-秦瑞生,在其著作「占星學(上)」[註5]也寫到「由於焦傷的行星失去力量,固可善用其特徵、應用在不同的占星學領域,因焦傷,不見行星之光,在擇日占星學上,可用於強調祕密的事件上」。

由此,我們再回到al-Rijal所描述的出征背景,一起來想想-al-Rijal之所以認為「新月」是恐懼的,那會不會是因為新月夜晚無光所產生的心理恐懼呢?如果是那樣的狀況,那與坐在家裡秘密地磨刀練劍或內修許願又會有什麼衝突呢?而所謂新月焦傷的指責,究竟是真有所本?還是只是部分占星學生不求甚解、自己內心裡所產生杯弓蛇影的恐懼呢?

 

從行星軌道與太陽風思考「行星焦傷」

從月球的電磁逆流思考「新月祈願」的時間點

 

從希臘占星學思考幸運點與新月的價值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占星學的領域來思考幸運點與新月的價值。

在每次的新月盤中有個特徵,那就是幸運點「永遠」都與上升點合相、而在滿月星盤裡,幸運點「永遠」都是與下降點合相,但這又有什麼樣的意義與價值呢?

幸運點與精神點的計算邏輯都是基於太陽、月亮與上升點的黃道度數關係,其哲思背景與諾斯替教義(Gnosticism)、赫密斯教義(Hermeticism)有甚深的淵源。

諾斯替教義認為每個星體都有一個屬靈的統治者,而太陽與月亮是兩大光體,一個代表父親、一個代表母親,日月關係也顯示出光明與黑暗、物質與靈魂的轉換,由此衍生的赫密斯神祕學及希臘化時期占星學,則是將依據日夜間區分所計算而得的幸運點來代表身體與物質,精神點則代表心智與靈魂,因此,太陽、月亮、上升點、幸運點以及出生前的新月或滿月,這五個要素被視為構成一個人的命格有關,特別是幸運點,更是與一個人今生的健康財富息息相關。

關於幸運點的應用,西元二世紀占星家Vettius Valens所留下的著作可說是描述得相當詳盡,比起其它三世紀以後的占星家著作,Valens的著作”Anthologies”更可見到趨近原汁原味、希臘化時期占星學的內涵與思維。

首先,他在第二部裡關於新月描述到:「新月指示地位與權力,王者風範與專制傾向,所有關於城市的公眾事務,父母,婚姻,宗教,以及所有全世界的,宇宙事件。新月、緯度以及動向的主星均顯示出同樣的東西。[註14]」,從這一段,我們可以看出至少Valens本身對新月所持的看法是相對正面很多的。

接著,他在第四部裡描述到年限主星(Chronocratorship)、以及後來被現代占星師Chris Brennan稱呼為黃道釋放(Zodical Releasing)的推運技法,也就是以虛點(Lot)的所在星座起算,每個星座依其主管主星賦予不同長度的年限,並依其星座主星之能量與優劣勢,來推論命主一生當中各短中長期的流年大運。虛點的運用主要以幸運點為主,但其他諸如精神點或Lot of Eros…等也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推論。而這個技法的關鍵是每當幸運點依序推進到與包含幸運點所在星座起算、第四、七、十個星座時(特別是第十個星座),幸運點所象徵幸運(或不幸)的大運就會開始啟動。

針對此法,Valens還特別提到:「此外,我們可以用相同的Apheta(太陽或月亮)給新月或滿月出生的人,因為在那些時間,幸運點與精神點會位在同一星座,當我們研究關於這些人星盤上的年限主星以及他們的健康時,我們會從Vital Sector(生命區間)的星座開始,但關於他們的活動力,會直接從幸運點所在星座開始起算,而這又特別確定的是,在夜間出生或是那些出生於新月、且新月位於天底、四分上升的人,就結果而論,新月會比滿月好,因為新月的幸運點與精神點會位在上升處」。

也就是說,幸運點或精神點本來就是基於日月關係的融合,所以當新月或滿月時,幸運點與精神點會在同一個星座,但若比較新月與滿月,新月會更加吉祥,因為幸運點與精神點就位在象徵生命或事件開始的上升點處,假使、新月位在第四宮,那麼就會四分上升處的幸運點與精神點,雖然是四分相位,但能量會特別顯著。

新月祈願?- 給懷疑論者的衷心建議

所以看到這裡,相信讀者們都已經清楚了解到,「新月祈願」背後的原理其實是紮紮實實的,即使Jan Spiller自己可能也沒發現,但她依據實作經驗所分享的,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時間點,能夠幫助讀者們透過「新月祈願」的內在功課來築夢踏實。她從未保證你只要新月許願,就能躺在家裡看電視等著如願,相反的,她在世時、不斷地以她的熱情激勵周圍的人去努力、去開創、去自我實現。

而對於懷疑論者,我在這也想提供一個衷心的建議。歷史上許多占星師在類似技法上可能都有不同的意見,但當我們要提出批評時,最好直接請教主張該技法的人為何這麼主張的理由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會比較妥當,若主張該技法的人已經作古了,那麼自己就得先拋棄成見,多方面觀察學習、紮紮實實驗證後,再來具體論述自己的想法邏輯會比較恰當,否則只是自曝其短,何苦來哉?

以上這一萬兩千字的思辨,希望能夠還給Jan Spiller一個公道,以紀念她為我們帶來如此美妙的發現。

 

文章註記連結

 

作者:瑪碁斯

著作權所有‧歡迎轉寄分享,但請勿刪減改作、並註明引用來源,謝謝。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