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與真我》推薦序-融合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第一本

《占星與真我》推薦序-融合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的第一本

    近代西方占星學傳進台灣已有將近五十年的歷史,其發展主要分為兩大脈絡,一條是普羅大眾人人上口的「星座學」與「星座專欄」,另一條則是沿著西方占星界進化軌跡的現代占星學與古典占星學,包括現代心理占星學、靈魂占星學與演化占星學,以及近二十年,隨「後見之明古典占星復興運動」而再度甦醒的中世紀占星學以及希臘化時期占星學。

    由此可見,占星學在注重身心靈成長的台灣是一門顯學,然而,在相關教育裡,卻始終欠缺實質的「占星師職業教育」,使得有心有能朝向職業道路的占星學子,在眾多學派百家爭鳴的時代背景中,反而迷失在看似學不盡又無法有效掌握的學科技巧,糾結著終究命定抑或自由意志的雙重枷鎖,苦惱於自身未決以及如何應對客戶的各式問題之中,戰戰兢兢匆忙上路的結果,形同盲人為盲人指路,在各自心理機轉交錯作用下,迷信與錯信的亂象可見一般,而這些亂象都指向幾項需要省思與釐清的核心議題:

  1. 占星師的職業角色與定位
  2. 占星師的職業倫理
  3. 古今占星學技術的融合與價值最大化
  4. 理論與實務兼備的教育傳承

    以上四點都直接關乎二十一世紀執業占星家如何將傳承四千餘年寶貴的占星學技術應用於利人利己的初衷。

占星師的職業角色與定位

    在遠古各大文明裡,占星師的角色多為祭司,其職責是觀測天象、推算節氣與制定曆法,在「君權神授」的時代背景中,與宗教緊密相繫,同時負起祭祀祝禱與心靈療癒的工作;而在古希臘時期,該學術是柏拉圖主張的自由七藝(Liberal arts)之一,中世紀初期到文藝復興初期,皆是學術教育裡的一門。

    但是,隨著「打破神權」的文化脈動、經過十七世紀科學革命與十八世紀啟蒙時代之後,占星學原本天文觀測的面向被天文物理學所取代,而心靈現象解析與療癒的功能則由生理醫學所取代。從這裡,我們或許可以自問:「占星學還剩下什麼?」、「占星師可以做的還有什麼?」,或者,從自省的角度來看:「占星師沒做到的是什麼?」

占星師的職業倫理

    哥白尼的「日心說」與克普勒的「行星運動三大定律」不只撼動了西方由來已久的宗教觀與神權主義,也震垮了以地心系統為根基的占星學。

    那是四百多年前的事,如今,當諸多天文實相被揭露,當我們平心靜氣回頭審視,便能看清「日心說」與「地心說」不過是觀點與研究範圍的差異,真正震垮占星學的,是從人類內心迸發而出,那個實現真實自我的欲求,這個部分,我們可以從近代沿著存在主義所興起的人本心理學窺知一二。

   同樣的,我們也可以從近代依附並借鏡心理學而轉型的現代占星學與現代心理占星學得到證實。這些現象,意味著西方占星界已經明確意識到占星師的工作方式必須有所改變,必須以人為本,以客戶的最高福祉為目標,站在理智客觀、慈悲同理的立場,促進客戶的自我覺察與自我實現。這是西方占星界借鏡心理學,訂定「占星師職業倫理」的主要目的。

古今占星學技術的融合與價值最大化

    二十世紀末,占星學子與執業占星家最大的困境在於古今占星技術與觀點所衝撞出的矛盾。現代派認為古典派過於悲觀宿命、剛愎武斷而容易造成客戶精神焦慮、喪失自信,古典派則認為現代派的自由意志毫無方向、只求療癒卻容易造成客戶更加迷茫、無法決策。以上,或許都是實情,但更進一步來看,彼此的指責不正是各自所欠缺的?要破解這樣的矛盾,或許可以自問三個問題:(1)客戶為何來找占星師,而不是心理師、精神科醫師或天文學家?(2)當一個孩子出生便患有先天心臟疾病或唐氏症,那麼,對那孩子而言,那是他的命定?或是他自由意志的選擇?(3)占星師有多大的可能性接到人生正站在巔峰、開心來尋求諮詢的客戶?如果那可能性是低的,那麼客戶尋求的是什麼?

理論與實務兼備的教育傳承

    二十一世紀的占星學子是幸運的,但也是繁忙疲累的。幸運的是我們身在一個古今占星學匯流且資訊豐富的時代,能夠快速地進行驗證與研究,但疲累的也正是因為資訊爆炸而出現的選擇困難與焦慮,總覺得自己學的技巧太少,而不是因為忽略了根本的基礎天文知識與單點深入占星語彙的核心內涵;在這份以人為對象,一對一的助人工作上,竟然什麼都學,偏偏就是不知如何應對客戶,這聽起來彷彿醫學院生未經實習就進了手術室為病患開刀,專業的養成總缺關鍵的臨門一腳。

    《占星與真我》出版於2008年,正值古今占星學派彼此衝撞與匯流的時刻,作者迪米特拉.喬治兼備現代占星學與古代希臘占星學的專業背景,她以「尋求真實自我」為命題,於國際占星界首位提出占星師可以如何從古典占星學派與現代占星學派各取所長,並基於職業倫理的自覺與自律之上,將占星師的客觀分析技術與諮詢師的同理對談技巧加以有效整合,以達到協助客戶的目的。

    本書雖因篇幅而縱深有限,但橫向範圍涵蓋廣泛,適合古今學派各階段占星學子與執業占星師作為學習與實務應用的指南。筆者依個人經驗另建議如下:

  • 對初學者而言,本書從基礎出發,指出一條未來世代占星家應兼備理性與感性的實踐之路,指出每一步驟淺出的腳印之下,應當持續深入穩紮的學術與技術。換言之,本書中所有的專有名詞、定義與用法,都是初學者應持續深入理解、掌握與熟練的重要課題。
  • 對執業占星師來說,本書從職業倫理與實務應用的角度切入,引領重新認識占星師的職業目的與角色。依60分鐘諮詢作為計畫範本,精煉解盤技巧,並模擬回應客戶的常見問題,以期諮詢成效之最大化。
  • 對於古典占星學派的讀者,本書所提出的「四女神星」與「神話隱喻技巧」,以及職業倫理相關問題等,都是值得擴充的專業範圍。
  • 對於現代占星學派的讀者,本書裡所提整星座相位、廟旺弱陷行星主管系統與行星的狀態判斷,都是有助於切入星盤核心議題的關鍵技術。
  • 對所有讀者而言,詹姆斯・希爾曼(James Hillman)的《橡實理論》有助於我們理解靈魂的目的與生命的價值,並在宿命論與自由意志論之間取得平衡。

    本書不僅獲選為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的指定讀本,美國NCGR-PAA專業認證占星師聯盟2008年、2015年推薦讀本,至今仍為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占星學專業類別的長銷書籍,而本中文版也將是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台灣分會推薦書籍,以及筆者所辦專業占星師認證輔導課程的指定讀本。

    茲此誠心推薦,願有緣者皆能受惠。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終集-「人生向左轉向右轉-皮克兄弟之案例比較」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終集-「人生向左轉向右轉-皮克兄弟之案例比較」

以下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雙胞胎案例一直都是占星界裡中高階研習者相當關注的議題,探討在近乎相同的星盤條件下,為何會有相同或不相同的人生際遇。

但由於本篇目的是著眼在「整宮制與象限宮位制各自的特性與合併使用的好處」,所以我特別選擇了「皮克兄弟案例」。

 當事人背景簡介

皮克兄弟是一對雙胞胎,二人皆是世界知名插畫家,1895年04月19日出生於高緯度地點-荷蘭登海爾德。哥哥亨利出生於02:00 AM,弟弟安東出生於02:10AM,相差10分鐘

以整宮制來看,他們星盤中各宮主星明顯相同,但若以象限宮位制來觀察,則有些微不同,而這些不同,又恰恰地說明兩人有相似的天賦,卻因性格不同,也對人生做出非常不同的選擇。

**************************************

整宮制– 天賦潛能或可能性

整宮制星圖裡,兄弟二人的事業宮都是由天秤座所守護,暗示其事業與自我實現傾向於建立、協調或平衡關係;金牛座守護五宮,暗示其才藝與美術音樂有關;天秤座與金牛座主星金星飛入由雙子座所守護的工作宮六宮,暗示透過工作的環境,以溝通或教育的方式來發揮其藝術才能,或說使之創造力得以呈現,並進一步達到平衡並建立關係;

金星位於整宮10之9宮,暗示其事業與教學、傳播有關,或以整宮10宮主星飛6宮來推估,與自行創業、或傾向選擇能夠自行完成的工作有關。

而六宮主星水星飛整宮4宮白羊座,與整宮6宮內火星互容,暗示手指靈活,以直覺、快速、靈敏、多變的行動達到表達或工作的目的;而整宮6宮主星位於整宮4宮,亦暗示在家工作、或因工作需要時常移動遷居的可能性。

驗證:(依據英/荷蘭語/德語版維基百科記載)

兄弟二人都非常具有繪畫天賦,於6歲開始在JB Mulders繪畫課程中習畫,1906年,全家遷居父親的出生地-海牙,在那裏,兄弟倆白天上學,晚上繼續在皇家視覺藝術學院學習繪畫,14歲時,兩人都已經開始接到繪圖的工作。

**************************************

象限宮位制-後天演化與發展領域

續以象限宮位制觀察,會發現因為出生地荷蘭-屬於高緯度的原因,而出現諸多星座劫奪的現象,此外,更顯著的差異是,哥哥亨利的事業宮變成由天蠍座守護,弟弟安東的事業宮變成由射手座所守護。

哥哥亨利:

整宮11宮天蠍座轉移至守護象限10宮事業宮,暗示組織團體的秘密事務或轉型變革會吸引亨利,使之成為自我實現的目標,但是,主星火星位於天蠍座起算不合意星座內,暗示實現不易,或成為無意識地引領,需要摸索;火星亦位在象限10之8宮,暗示事業的內容與其他組織的資源有關,而該資源主星水星受劫奪於象限2宮內的白羊座,亦是象限10之5宮內,並且與火星雙子互容,暗示該資源會透過積極靈活卻隱蔽的方式交換,或者也可以說,是他另一種自我價值的實現或者收入。

整宮5宮金牛座轉移至守護象限4宮與象限3宮,暗示原本藝術相關的創作天賦轉移到家庭或鄰里環境,並且成為他主要的學習、溝通或表達方式,而金牛座為土象星座,傾向具體的物質感官或形象,其主星金星位於雙子座,暗示該「事物」與感官或短期資訊的流通交換有關;綜合其徵象,與具體的、有趣的、流動快速的、並且與當地的短期資訊有關。

弟弟安東:

整宮12宮射手座移至守護象限11宮與10宮,暗示12宮事項領域,諸如一般我們所認知的玄密事務,應用衍生宮類推,還可包括個人不記名的慈善捐款或功德、手足的事業,家族的基因、信仰或文化淵源,隱密的嗜好、密友的秘密、工作上競爭互動的對象、債務衍生的利息、異國的房產、事業領域中的小道消息、與團體間的共有財等,諸如以上這些意涵的事物皆會吸引安東,使之成為自我實現的目標;而主星木星位在射手座起算不合意星座內,暗示實現不易,或成為無意識地引領,需要摸索;但是,木星入旺於巨蟹,巨蟹守護象限7宮與象限6宮,暗示在婚姻與工作環境中容易取得他人的情感支持、肯定與尊重,而木星位在象限5宮後半,暗示前述淵源得以作為發展藝術創作次要支持;

而命主星土星天蠍雖然在象限9宮始點逆行,暗示對未來展望的遲疑與卻步,但此番謹慎卻反而能與木星巨蟹三合互入相位,與他人建立深刻的情感連結,同時也獲取財富。

而土星位在天蠍座,火星位在雙子座,彼此位在不合意星座卻互容,觀察火星在整宮星圖與象限星圖中所主管的宮位,暗示兄弟二人皆有傾向遵從父執輩或團體的規範,但成年後,安東相對更容易間接受到他人的口碑或想法的左右。

整宮5宮金牛座移至守護象限3宮,暗示原本藝術相關的創作天賦轉移到鄰里環境,或者成為他主要的學習、表達或溝通方式,而金牛座為土象星座,傾向傾向具體的物質感官或形象,主星金星位於雙子座,暗示該事物與短期資訊的流通交換有關;雙子座守護象限4宮與5宮,4宮與家庭、鄉土有關,而5宮除了執掌才藝藝術,也執掌餘暇,故綜合其徵象,其先天的藝術天賦演化為具體的、有趣的、流動快速的、並且與鄉土餘暇的短期資訊有關。

驗證:(依據英/荷蘭語/德語版維基百科記載)

兄弟二人在17歲之前如影隨形,密不可分,之後卻因性格不同而分開。

亨利性格幽默有趣,但較為衝動,傾向以更輕鬆的方式生活,這讓他在交易和工作中都很有魅力;安東較為嚴肅,有耐心,但也較能為未來設想,他從父母身上看到財務不穩定所帶來的不安,意識到只有自己才能確保自己未來的生計,因此他花很多時間來掌握繪畫與設計的能力。

相較於亨利把一切想得太過輕鬆容易,安東則把一切想得過於嚴肅艱難,兩者性格不同,最後這對雙胞胎分開了,各自的事業發展與成敗也不同。

弟弟安東是知名的童書插畫家: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安東入軍服役,但仍舊從事大量的藝術與繪畫教學的工作,隨著營地的輾轉,也創作多幅城市街景的版畫,他的版畫帶有對鄉土與城鎮濃濃的懷舊風格,而戰爭期間,他同時也創作許多郵票,隱含對逝者的悼念。1918年,安東開始為許多故事書籍製作插圖,他所參與著名童書有:安徒生格林童話、” A Day to Remember” 以及”Stories from the Arabian Nights(一千零一夜)”,但從1920年開始,他為了經濟有所保障,便在自己求學過的中學任教,直到1960年退休為止,因此,他也只能將藝術工作當作副業,只能接受適合他的插畫或版畫的邀約。

哥哥亨利為建築設計師,二戰前曾擔任蘇聯情報特工:

原先在兄弟二人之中,哥哥亨利被認為較具有藝術創作力,所以他被允許繼續在阿姆斯特丹視覺藝術學院學習,1919年,他一位年長的朋友-自由撰稿人西蒙德弗里斯邀請他到匈牙利布達佩斯旅行,這趟旅程對亨利而言是個人生重要轉折,他在那裏開始認識政治、參與政治活動, 1922年,他與Piet Mondriaan的會面也使他開始意識到他所實踐視覺藝術已經過時,無法對工人運動真正有所貢獻,因此,他停止自由藝術創作並開始專注於應用藝術,這使他成為荷蘭最俱生產力的廣告藝術家之一(包括海報)和書籍插畫家(包括童書與犯罪書籍),在1920年代末到1930年代初,也開始對室內設計及展覽佈局投入更多的關注。

大約在1930年,他開始為蘇聯情報局工作,從小任務開始到後來成為全職。他移居日內瓦,恢復畫家的舊業其實是為了掩護他全職的情報工作,他藉畫家身分結交許多英國外交官,也因此經常在各國間旅行,從而獲得機密情報。

二戰期間他成為海牙地區主要的政治活動成員,他運用自己的專長,製作並印刷非法地下報紙,在1941年6月9日,因偽裝潛入警察情報局而被捕,1942年3月之後被帶往布痕瓦爾德(Buchenwald)集中營,期間情報特工身分未曝光,直到1945年被釋放。

1950年後他雖試圖重拾繪畫的工作,但身體和精神狀況漸漸惡化,畫作經常畫到一半,對政治的熱情也漸漸消退,1972年逝世於海牙,直到1989年,他的情報間諜身分才被世人所知,而在那之前,連他弟弟安東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曾是間諜。

**************************************

比較整宮5宮於象限宮位中的差異

兄弟二人的整宮5宮皆由金牛座所守護,宮主星金星皆位在雙子座的整宮6宮,皆表示具有繪畫天賦、並且能夠將此天賦發會到日常工作,但是,若觀察金牛座在象限宮位中的推移就能發現,各自天賦所發揮的藝術領域有明顯的不同。

亨利-金牛座守護象限3宮與象限4宮-建築與室內設計

安東-金牛座守護象限3宮-教學與童書插畫設計

兄弟二人皆是知名插畫家,但顯然歷史上,弟弟安東更為知名。

弟弟安東的插畫雖然同樣顯露出他對於鄉鎮風情建築物濃濃的復古情懷,但他是將這些情懷描繪在圖紙上,而哥哥亨利則是對建物與環境本身著手,這一領域正是四宮所定義的範圍。

**************************************

比較二人的婚姻宮主星-月亮,以及婚姻狀況

兄弟二人雖然分道揚鑣,但巧合的是,兩人同時在1922年娶妻,只是不久,哥哥亨利就離婚另娶,而弟弟安東則始終如一。

兄弟二人整宮星圖的宮主星配置一模一樣。七宮主星月亮與一宮主星土星為不合意相位,但月亮終究受到土星的容納,猜想得到,占星師倘若只用整宮制對著兄弟倆一同解析,立刻就會被哥哥打槍說-「啊哈!你猜錯了!」,然後,得匆忙的在星圖裡找理由…因為這樣所以那樣…,或一股腦又全推給「靈魂的選擇」。

占星解析真的不是三言兩語的簡單事,包括當事人的社會文化背景在內,其實都需要納入考量。

長久以來,在「男人當家」的文化背景下,若能娶到一位願意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女性,通常,才能在動盪的年代將婚姻維持下去。

以象限宮位制觀察,安東的象限10宮主星為木星,位在巨蟹座,與月亮也是不合意相位,但受到月亮的接納、入旺於巨蟹,暗示安東的事業或是自我實現的目標可以得到另一半的支持;若納入原本的命主星土星來綜合解釋就會是-安東娶到一位像朋友般理性、又能為他設想的太太,雖然不一定了解安東的工作,卻能在情感上給予安東最大的體諒、包容、以及最需要的照顧與支持。

最後來看亨利的象限星圖,象限10宮主星為火星,位在雙子座,與月亮有風象星座三分相位,亨利的太太,理應更支持他的工作啊!但怎麼會離婚呢?是的,這就是占星學中四元素、星座相位與先天尊貴法則的價值。

風象象徵理性、社交、無形快速的傳遞,可以快速地建立關聯,換言之,亨利的太太支持他事業的理念,甚至,兩人很可能是因為理念而結識,但請留意,月火彼此並無互容或接納,雖然不是說「一定會離婚」,只能相對地說,他們的關係更容易像沒有落地生根的種子,隨風又飄散了…

**************************************

宮位系統的淺談就到這裡,衷心希望有盡力讓讀者們都一同見到兼用整宮制與象限宮位制的好處,但同時,也深切期盼讀者們不會因為單單看了這篇文章,就決定怎麼做。

天宮圖對占星師而言,就像俠客的寶劍、廚師的料理刀,除了蹲馬步、練劍,還需要培養與劍之間的信任感,如此,揮起劍來才能得心應手,而對占星師來說,要培養與天宮圖之間的信任關係,就不能單單只是「看星盤、認符號」,還需要實際深入占星歷史、地科與天文,只有了解這些,才能明白自己所做的選擇是否架構在天文實相與自然法則的根本之上。

資料來源:

  1. https://www.astro.com/astro-databank/Pieck,_Henri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nri_Pieck
  3. https://www.astro.com/astro-databank/Pieck,_Anton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n_Pieck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四集-「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四集-「為何整宮制可以被沿用千年?」

以下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整宮制」,就是黃道十二星座,古稱黃道十二宮,與北半球節氣息息相關,是季節的記號,是曆法的淵源之一,是占星學立論背景與根本,是四元素、四質料、主相位與廟旺弱陷等先天尊貴之架構與邏輯的由來,如果以「建築」來比喻,它是那塊土地,而非地上建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在沒有土地的地方討論上面的房子長什麼樣子,或是討論該如何搭建房子,也所以,「整宮制」它不可能被摒棄;

然而,它雖然不可能被摒棄,卻也無法去充分解釋每個人命運的差異,更重要一點,它並未如實反映觀星者所看見的天空狀態,這是兩千年來宮位系統被不斷改良的根本原因。

占星學中雖然依春分點將黃道等分12星座,但卻不代表每個星座的時間長度是等長的。因地球自轉軸傾斜23度半之故,依據地理緯度的不同,星座通過上升點的赤經時間長度也不同,這樣的差異,促成地球上不同地點的兩個人,在同一時刻所看見的行星,其相對方位與高度都不同

(下圖引用自NA101課程)

關於赤經時間長度不同的這件事,在西元前二世紀以前就已經得到當時天文學家的關注,進而在希臘化時期促成許多占星技法的誕生,例如赤經時間法 (Ascensional Times of the Signs)、界主行運法(Circumblations)、主限推運法(Primary)等,也間接促成象限宮位制的誕生。

**************************************

象限宮位制的星圖,它的上中天MC正是你出生地的經度線,從ASC到MC的日間半弧(Diurnal Semi-Arc)正是以赤經時間來衡量在你出生當天,太陽從ASC上升到該地所見「最高高度」的時間長度;

而占星學中,宮位執掌事項的定義,其實就是從太陽東昇西降的周日運動而來,因此,將MC校準在星圖中十宮始點的位置,才能以「最高高度」的自然現象來解釋為何十宮是執掌最高自我實現(事業)的強勢宮位,而為何八宮是象徵死亡與無力的宮位,因為當太陽走到象限八宮時,太陽因照射角度的改變,溫度已經衰減、並且即將成為夕陽,這一切都是依據自然現象所定義,

**************************************

且讓我以前一集Michelle Mono的案例來說明。

在整宮制的星圖中,她的MC位在十一宮,依照原本的自然現象來說,當太陽通過那個點之後,溫度就開始走向極致、然後衰減,但是,在她整宮制的星圖中,那衰減的段落就會剛好守護她的十宮事業宮,換句話說,整宮宮位的定義就會與自然現象呈現進程不相符的狀態

**************************************

曾有占星師提出整宮制星圖中的MC位在十一宮時,暗示當事者傾向投入十一宮所職掌的朋友、團體與組織事務,這個說法雖然並非毫無驗證之處,但請容許我提出的疑問是:那麼,出生在接近赤道0度的人,是否九成以上都只重視10宮事業呢?又或者說,宮位系統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觀察MC落在7-8-9-10-11-12哪一宮,因而可以不惜「削足適履」、「殺雞取卵」、「捨本逐末」?

**************************************

且讓我再以Michelle Mono的案例指出,在她整宮制的星圖當中,會讓人錯亂地以為木星位在東南方,若以象限宮位制來看,就能清楚觀察到木星其實是位在頭頂上方,南南西的位置,而天秤座星群其實是出現在西方的天空,最趨近實際觀測時,所見到的天象與行星的方位。

接著,從這裡可以延伸說明的是,從蘇美時期開始,「西方」就已被視為是觀測鄰國或戰事敵人的象徵,簡而言之就是「與他人的關係」;而在埃及文明中,西方是太陽神即將死亡的方位,從太陽喜樂於九宮卻「遠行」、到八宮的「地獄之門」、到七宮的「審判」、「公開的敵人」…從這些文明交粹後所留下的宮位意義來看,行星究竟位在東西南北哪一方是不是很重要呢?(當然重要)

**************************************

談到這裡,也突然想起曾有占星師以高魁林(Gauquelin)的火星統計結果來提出一種看法,他認為整宮制或許可以解釋為何象限九與象限十二的分佈會特別顯著,但是,這樣的想法是否真的可行呢?且讓我們進一步思考看看。

關於高魁林的統計結果,讓我們暫時把統計學界提出的質疑與爭議放一邊,只單純去想「如果高魁林統計結果為肯定,其結果是否適合被用來佐證整宮制」?

整宮制最叫人疑問的地方在於無論上升點位在星座0度1分或是29度59分,都會被納入第一宮來解釋,但是,若要將高魁林統計結果用來佐證整宮制,其樣本資料的ASC必須集中在星座10-29度之間才可能實現;

但假使,高魁林的樣本資料都是集中在星座10-29度,那麼將衍生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因資料樣本不符合30度區間的隨機性,故高魁林的統計結果本身將被視為無效。

所以,不知道你是否也想到了這當中的矛盾之處呢?

**************************************

寫到這裡,舉了這麼多說明的用意並非「反對整宮制」。整宮制有其價值,但並非宮位系統中唯一有價值的。

星圖的目的是為了記錄天象,是占星師的工具,為了追求精確、朝向所見即所得的革新發展趨勢是永遠不會停止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象限宮位制所顯示的星圖,就像是個人所擁有的一座360度透明球體太空艙,它已經校準好太空艙的前(MC)、後(IC)、左(ASC)、右(DSC),所以請無需懷疑糾結、或流連可惜於「艙外」的黃道星座景象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倘若還是很糾結,不妨問自己是生活在地球或是太陽(註1),然後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接受這項事實,相信之後就能開始真正地深入問題核心,問對問題、理解差異,取其精隨。

**************************************

總結來說,整宮制的優勢在於判斷先天狀態,特別是行星彼此之間在黃道上的吉凶互動與星座相位,但象限宮位制的優勢在於如實呈現當事人出生當下的星空,在占星解釋上更趨近當事者於世俗世界中的主觀經驗,若以抽象的話來描述,整宮制或許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天賦潛能與可能性,但象限宮位制則可以觀察到是否有後天的環境得以發揮與如何演化,又或者該天賦發揮到哪一個後天世俗的領域中。

**************************************

附註(1):只有生活在太陽上,就視覺上,才可能定義並看見完美12等分,並且星座上升時間等長的十二星座。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三集-「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三集-「象限宮主星與整宮主星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以下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我先談談自己的答案好了。

我個人兼用象限宮位制(普拉希德斯)與整宮制,在案例時間準確的條件下,我會以象限宮位制的宮主星為主,整宮制的宮主星為輔,雖說「為輔」,也不一定採用。

其次是:所選用的技巧若是依據象限宮位制所開發的技巧,就以象限宮位制來觀察,例如次限推運技巧;倘若該技巧是依據整宮制所開發的技巧,就選用整宮制,例如小限流年法。

換言之,即使是主流的流年占星技法,至少也有10支以上,這些技法依據年代、學派、觀點也都有原理上的不同,因此,理解該技法的天文原理也是占星師的必修功課,未符合天文原理的技法或根本毫無架構邏輯的技法,建議可以直接拋棄,不用覺得可惜。

第三,判斷行星「先天」力量強弱時使用整宮制,衡量行星之於「後天」宮位執掌事項的影響力時,則使用象限宮位制。我個人認為在解盤過程中,先分辨出自己當下正在思量的是「先天力量」或是「後天狀態」的順序與過程是很需要的。先衡量「先天力量」,再衡量「後天狀態」。

**************************************

那麼,為何要先衡量「先天力量」,再衡量「後天狀態」呢?

近期才向學員們以「新娘拋捧花」來比喻這樣的狀況。

一位美麗的新娘與新婚的丈夫從教堂走出來,莊嚴神聖的白色教堂與美麗的新娘,這幅景象就像是金星入廟天秤座並且守護九宮,毋庸置疑、整個「先天狀態」極佳。

此時,所有圍繞在教堂前的單身姊妹淘們都引頸盼望能夠接到新娘拋出的捧花,都希望能夠獲得幸運、成為下一位美麗的新娘;而這時,所有姊妹淘們所站的位置就相當於上升宮位,以整宮制來說,就會是整個星座。依本例,我們假定有30位姊妹淘剛好依序站滿上升星座(水瓶座) 0-29度,再假定你就是其中一位。

以整宮制來判斷的話,由於九宮與上升宮位有星座三分相位,意思相當於所有姊妹淘們人人都可以接到捧花,但是,以象限宮位制來判斷的話,很可能好巧不巧,教堂台階上這位新娘,跟你所站的相對位置,她剛好落進你象限後天的八宮,新娘會因此變醜嗎?不會,她依然很美、「先天狀態」極佳,只是你所站的位置,也就是上升點ASC,與她的相對位置,很可能讓她拋出的捧花與你擦身而過,除非,你自己-「命主星」飛到其他適當的宮位與角度來搶到捧花,就像附圖當中的這個案例。

**************************************

整宮制星圖當中,她的七宮主星太陽、象徵戀愛與子女的五宮主星水星,皆與入廟天秤座的金星位在整宮九宮,與上升宮位三合,但五宮內月土合相,就古典論,有不孕或不想要小孩的跡象,且命主星土星逆行離相位日水,有離開丈夫孩子的意象。

以象限宮位制觀察,象徵丈夫與孩子的日水皆劫奪於象限七宮內,但原本整宮五宮內的月土便移轉到四宮始點,失去對象限五宮的直接影響力,而入廟的金星移轉到八宮始點,不利婚姻卻有利於合資合夥。

Michelle Mono,她19歲就結婚,夫妻之間有三個孩子。她同時也是一位事業心相當旺盛的女性,與丈夫合資創業MJM International,設計開發Ultimo品牌內衣。婚後20年兩人離婚,合資企業轉讓他人,之後,曾任議員,現在則經常世界巡迴演講。

由此可觀察到整宮制與象限宮位制雖然皆有符合她人生實際的狀況,但象限宮位制是否更符合她實際人生中,子女數量以及與丈夫合資創業的事實呢?且更進一步,整宮十宮主為火星,象限十宮主為木星,綜觀她的事業走勢,你覺得哪一個更符合呢?

下一集裡我將再舉出案例來驗證整宮制與象限宮位合併使用的好處,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二集-「論的原點」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二集-「論的原點」

以下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記得念書的時候,教授經常督導我們去思考「論」的原點,也就是「論」本身必有其「問題點」作為起因,否則「論」就失去意義;而踏進占星學的領域之後,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進修經驗也不斷提醒我「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

「批判性思維」不等於「批評」,而是窮究表象背後真實問題與真相的思考方式,是對事不對人的理性研究精神,遠則可追溯到西元前八百年古希臘哲學的興起。

但是,在類象語彙博雜的占星學裡,「真相」指的是什麼呢?撇除解盤者與被解盤者之間各自交錯的主觀見解與感受,占星學裡是否還有唯一、單純並且客觀的「真相」存在呢?

有的,我稱它叫做「宇宙實相」,也就是觀星者所看見的是怎樣的一片天空,而它理應要被如實地呈現在星圖裡,因為那是占星師解盤的依據,換言之,縱使占星師為人解盤,但真正跟隨的、臣服的,既不是「師」也不是「人」,而是「宇宙實相」所訴說的智慧。

**************************************

在前一集裡我提到在研習占星的生涯中,經常會問外師幾個關於宮位系統的問題:(1)使用哪一種宮位系統?(2)為什麼? 而截至目前為止,只有一位外師的回答讓我徹底心悅臣服…,當然,用「臣服」二字是有些太過,就改用「佩服」好了。

那位占星家就是Lee Lehman。她使用芮吉歐蒙他拿斯宮位制(Regiomontanus),她給的理由主要有二:(1)主要研習十七世紀占星家William Lilly的作品,為了研究並實踐其技法,所以採用相同的宮位系統 (2) 該宮位制是將赤道圈作十二等分的切割。

由此大家看得出來,作為她的學生之一,我依然有自己的目的而選擇兼用普拉希德斯宮位制以及整宮制,但她讓我佩服的原因是,她給出合理客觀的理由,她不會因為面對的是學生,就假定學生可能聽不懂而跟著降低程度來「答非所問」;倘若學生聽不懂,那就是學生自己該去關注、去學習、去思考的。

**************************************

那麼,什麼是「將赤道圈作十二等分」?

(下圖引用自MA101課程)

芮吉歐蒙他拿斯宮位制是以該起盤時間,子午經圈與赤道相交差的點起算,將赤道一圈360度12等分之後,再透過計算,投射回黃道的相應位置,其主要特色在於與地球自轉一圈的恆星日有關

那它的目的是什麼?說實話,我們都不是創宮者-約翰‧穆勒(Johannes Muller),所以不會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想法,但我個人的想法是,從計算結構裡可以推估適用在卜卦應期的推算、擇時以及與自然災害有關的A*C*G,因為反映在赤道上的四軸點各相距90度,就一般物體的應力而言,或許會是相對的敏感點。

**************************************

談到這裡,請容許我跳個話題。

我在NCGR台灣分會推廣占星師認證已經快四年了,從導入相關的觀念,到正式從「天宮圖數學與基礎天文」開始起辦培訓課程,這些日子以來多少會聽到一些耳語或誤解,也有人來信只想考「一百分」…坦白說,那些只想考「一百分」卻無心好好紮根的學員跟我是不會有什麼緣分的,但相反的,一心想好好了解這天空是怎麼回事的學員,自然慢慢的,就會理解前一段的內容,漸漸地整理出自己的心得、有自己的看法與選擇。

簡單說,想知道如何選擇宮位系統,總得先了解它們,才談得上「選擇」,是不是呢?

下一集我將來聊聊占星師與略懂占星的客戶們都最關心的-象限宮主與整宮主不一樣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一集-「從聖母院大火思考宮位系統選用的問題」

淺談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第一集-「從聖母院大火思考宮位系統選用的問題」

以下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星圖裡的12宮位(Houses)尤如一棟房子裡的12個房間,這12個房間可以多大多小,多少會受到梁柱結構的影響,無論是出生盤、卜卦盤或事件盤,也會因為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的選用, 或稱宮位制 的選用,而產出截然不同的宮主星飛佈以及解讀上的差異。

舉例,我曾經接過略有占星背景的客人,他會糾結在自己的某顆行星究竟應該判斷是位在象限宮位系統(Quadrant House systems)的八宮?還是 #整宮制(Whole Sign Houses) 的九宮?糾結在某顆吉星位在象限十二宮實在好可惜,若用整宮制就會納入一宮…

**************************************

再舉例近日的另一個例子- 聖母院大火事件盤若暫且將事件發生的時間資訊問題放一邊,而同樣以第一次警報器鳴響的當地時間18:20、並且各自選普拉希德斯(Placidus)宮位制與阿卡比特制(Alcabitus)宮位制來做比較的話,立即就能觀察到P盤裡的九宮主為入旺的金星,象徵「聖母」,而A盤裡的九宮主為落陷的水星,象徵「幽魂」,如此,即使這兩個宮位制都列屬象限宮位系統,也會因為計算方法的不同而出現不同的宮主星,進而在解析與描繪上發生分歧。

那麼,假使這不是一張事件盤,而是某人的出生星圖,P盤占星師與A盤占星師各自為這人做生時校正(Rectification)的話,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呢?

巴黎聖母院大火事件盤

所以,「宮位系統」或說「宮位制」其實是非常大的命題,它無法單單以自我安慰的角度去迴避應當涉略的天球座標系統;它不是追星商品也不是信仰,無法單以「某位大師如是說」就決定哪個宮位系統比較好;它無法停留在引經據典的爭論中來強化選用的合理性;

有些占星師或許因為象限宮位制在對應高緯度星盤時,會出現宮位極度扭曲的現象,因為「怕麻煩」而選用整宮制或等宮制(Equal Houses),但顯而易見的,「怕麻煩」也不算是理性與科學的理由;

而另一方面,有些占星師會不假思索地說「我覺得用這宮位制比較準所以選用它」,而忘了所謂的「比較準」是需要何等驗證手法與數據來支持…;

總而言之,如此重要的命題最後卻經常成了業界裡丟來拋去的燙手山竽,而為了避免衝突,只好經常以「相互尊重的社交方式」了結,又即使是我自己,縱有千言萬語,也不是短短一篇的貼文就能道盡…,所以,也只能在這裡略分幾集,粗淺分享一下個人的看法。

**************************************

在宮位系統的選用上,無論是諮詢或教學,我兼用兩種宮位制:普拉希德斯宮位制與整宮制。

由於整宮制很容易就能夠被觀察出來,所以在產出星圖時,我使用普拉希德斯宮位制。

選用普拉希德斯宮位制的原因,並非它是近代泛用率最高的宮位系統,而是著眼在它所反映的,最趨近觀星者所在位置所能見的太陽路徑( 黃道)、時間軌跡以及行星與觀測者的相對位置;

而兼用整宮制的理由,則是著眼在 行星先天黃道十二宮的尊貴狀態、相對位置以及相應的古典技法

**************************************

在我研習占星的生涯中,經常會問外師幾個關於宮位系統的問題:(1)使用哪一種宮位系統?(2)為什麼? 但是截至目前為止,只有一位外師的回答讓我徹底心悅臣服…

你們猜猜「他」或「她」是誰呢?
答案將在下一篇貼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