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占星史-占星、太陽神、聖誕節與聖誕老人

淺談占星史-占星、太陽神、聖誕節與聖誕老人

聖誕節的起源與占星學在古西歐世界的第一次死亡息息相關,聖誕節原本是慶祝太陽神重生的冬至節慶,跟耶穌誕生完全無關,但「太陽神慶典」之所以變成「聖誕節」,絕大原因是西羅馬帝國君士坦丁大帝的政治盤算,此舉跟古西歐五世紀到十四世紀經歷長達八百年的黑暗世紀有關。

人類觀星史的起點-對著天空發呆的夜晚

一般歷史學家將西元前612年、由迦勒底人所建立的新巴比倫王朝視為是占星學系統確立的時間點,但若談到人類的觀星史,它的起始點恐怕可以追溯至西元前30萬年。

考古學家依據在德國圖林根Bilzinsleben舊石器時代遺址中挖掘出疑似紀錄月亮週期刻痕的石板,推測當時人類的祖先可能在寧靜漫長、對著天空發呆的夜晚,已經開始意識到天象週期與自然事件的巧合,覺察到月亮週期、太陽出沒與冷熱變化的關係。

史上第一座維納斯女神像-以月亮為主的祭祀起源

先人們在經歷無數日夜生理與智力的進化之後,漸漸地也開始以各種祭天儀式來表達他們對天地的敬畏,例如考古學家在法國阿基坦大區東北部多爾多涅省的洞穴中就發現到西元前2萬5千年到2萬年間舊石器時代晚期刻在石塊上一個高18.11英寸,手持新月形(或獸角)的女神像Venus of Laussel這尊女神像被視為是目前人類史上第一座維納斯女神像,而該新月形(或獸角)的13條刻痕,被推測可能隱喻一年13個陰曆月、也暗示著那時期的祭祀活動是以月亮為主。而「神話」正是這些先人們出自於自認與其他所有動物沒有不同,與天地世界萬物共為一體的純淨情懷中,對星空裡發生的一切現象所做出最單純美妙的想像。

Venus-de-Laussel-vue-generale-noir-420

Venus of Laussel, picture of the original kept in Bordeaux museum, France. Sourced from WIKIMEDIA. Author Unknown.

巨石陣-觀星天文台與神聖魔法圈

考古學家在亞美尼亞Metsamor以及埃及尼羅河以西的Nabta Playa所發現建造於西元前8000-7000年新石器時期的巨石陣,也都推測此時的人類可能已經覺察到太陽的週期。簡單說,巨石陣就是新石器時代先人們觀星用的天文台、是祭祀用的神聖空間與魔法圈,也就是神廟,觀星象的人在族群中可能成為祭司、先知或法師這些觀星活動與祭祀活動後來慢慢演化成文化與宗教

800px-Calendar_aswan-420

Nabta Playa calendar in Aswan Nubia museum. Author Raymbetz. Sourced from WIKIMEDIA.

Stonehenge_Lomografía-420

Stonehenge Lomografía. Author:”http://www.flickr.com/photos/e_phots/” . Sourced from WIKIMEDIA

美索不達米亞與埃及-文字與太陽神的誕生

西元前3500年人類最早的文字-蘇美人楔形文字誕生了,同一時期,人類觀測月亮的活動也開始漸漸轉向觀測太陽,並且開始有了與太陽相關的祭祀活動,例如蘇美神話中有太陽神沙瑪什(Shamash),兩河流域西南邊的古埃及崇拜太陽神-拉(Ra);而位在兩河流域東南邊的印度吠陀教(婆羅門教)則將太陽神稱作蘇利耶(Surya),也就是後來佛教的十二天之一、大日如來佛。換言之,今天各大宗教裡有許多沒有生平事蹟紀錄的「神」,其實都是來自於天空中的行星或宇宙現象、經先人們把祂們擬人化演變而來的。

722px-Clay_cone_Urukagina_Louvre_AO4598ab-420

羅浮宮館藏:La Mésopotamie du Néolithique à l’époque des Dynasties archaïques de Sumer 年代:約西元前2350年 英譯文: Fragment of an inscripted clay cone of Urukagina (or Uruinimgina), lugal (prince) of Lagash. The inscription reads: “He [Uruinimgina] dug (…) the canal to the town-of-NINA. At its beginning, he built the Eninnu-(E-ninnu or Temple-Ninnu); at its ending, he built the Esiraran”. 攝影者:Marie-Lan Nguyen 資料來源:WIKIMEDIA

Tablet_of_Shamash_relief-420

大英博物館館藏 於古巴比倫區域 Sippar 所發現西元前九世紀 巴比倫國王在太陽神Shamash神殿前的雕刻。資料來源:WIKIMEDIA

亞述帝國尼尼微宮廷圖書館-亞努恩尼勒史詩的星象預言

文字的誕生為「占星學」自始與人類相伴進化的存在留下強而有力的文字證明。考古學家在昔日亞述帝國漢尼拔國王於首都尼尼微城所興建的宮廷圖書館內挖掘出25000片的楔形文字泥板,其中70片記載著西元前2334-2279年間薩爾貢王朝時期一直到亞述時期共約7000條觀星預兆,後世稱「徵兆集結(Omen Collection),又稱為亞努恩尼勒史詩(Enuma Anu Enlil),從此刻的歷史角度來看,這部史詩反映出西方古代神話、哲學以及宇宙觀漸成系統的雛形,也反映出占星學在此時早已被當作預測及擇時之用。後來,亞述帝國在西元前612年遭迦勒底國王那波勃來薩所滅,時間點來到本文最初所提到的新巴比倫王朝

The_famous_library_of_king_Ashur_bani_pal_at_nineveh

插畫:1 the famous library of king Ashur bani pal at nineveh (尼尼微漢尼拔國王圖書館) 作者:不詳。資料來源:WIKIMEDIA

通曉星象的迦勒底人-曆法與新巴比倫城

迦勒底人(Chaldeans)本就善於觀天象與計算行星週期,他們還是最早將一週分成七天作息、訂定曆法的民族,並在西元前五世紀就已經確立了今日占星學黃道十二宮與每宮30度的架構,在上古中亞地區凡稱「迦勒底人」多用來形容善知星象的占星家,也是當今我們每個人桌上、手機、電腦裡日月曆的創始祖。迦勒底人在建立巴比倫新王朝後,不但將占星用作預測用途,也將星象相關意涵及神話運用至各大建設,例如,尼布甲尼撒二世在擴大興建巴比倫城時就將星體神話中的公牛、怒龍等以琉璃磚裝飾於外牆,還將八大內門之一的北門命名為伊斯塔門(Ishtar Gate),也就是金星之門,作為通往祭祀伊斯塔神廟的通道。

Fotothek_df_ps_0002470_Innenräume_^_Ausstellungsgebäude-420

德國柏林博物館重現巴比倫王朝時期的伊斯塔門(Ishtar Gate) 作者: Deutsche Fotothek 資料來源:WIKIMEDIA

迦勒底人的流亡-占星知識急速擴散、融合與重整

但新巴比倫帝國的宏偉輝煌未能持續一世紀,國王與祭司之間的嫌隙造成該帝國於公元前539年不戰而敗,在波斯入侵時、祭司大開城門降伏,使巴比倫成了波斯帝國的一部分,而隨著迦勒底人的流亡,他們豐富的占星知識也開始向外急速擴散,並與周邊希臘、埃及、波斯等國家的宗教哲學產生了重大的交融與重整

亞歷山大帝橫掃歐亞-波斯密特拉與希臘太陽神融合成密特拉教

西元前334-330年,地中海古希臘馬其頓帝國崛起,亞歷山大大帝(西元前356-323年)領五萬大軍橫掃歐亞、征服了波斯帝國,開啟了歐亞地區近177年的希臘化時期,在這個時期,原本為象徵契約之神的波斯神祇-密特拉(Mitras)希臘太陽神-赫利俄斯(Helios)融為一體、形成密特拉教每天日落時象徵太陽神密特拉下到陰間、日出時象徵太陽神戰勝死亡,因此,在長夜的冬至日過後,代表的是太陽神大大的勝利!大大的重生!

MithraReliefvert-420

羅浮宮館藏 西元2-3世紀間密特拉神像雙面石刻 資料來源:WIKIMEDIA

太陽神在西羅馬帝國興起-密特拉教與基督教的宗教鬥爭

西元前146年,希臘被羅馬帝國所征服,崇拜太陽神的密特拉教也因此傳入羅馬帝國,並在尼祿(西元54年-68年在位)登基後迅速擴張,舉凡象徵太陽神的雕刻或刻有皇帝頭戴太陽皇冠的錢幣等均在歷史文物中大量可見,然而在這段期間,剛興起的基督教則是屢屢受到政治及其他宗教的迫害

君士坦丁一世-太陽神慶典?或耶穌聖誕節?

到了奧勒良(270年-275年在位),他除了是太陽神殿女祭司之子外,他在登基後更將太陽神尊為羅馬最高神祇、並把每年12月25日冬至日後三天訂為祭祀太陽神的慶典日-Deus Sol Invictus,以慶祝太陽神在經歷冬至長夜後的重生,然而,時值羅馬帝國正陷入內憂外患與經濟崩潰的第三世紀危機,在短短西元235年至284年間就已接連出現二十六位皇帝,其文化與宗教也都經歷極大的動盪,直到君士坦丁一世(西元306年至337年在位),他選擇皈依基督教,在西元313年頒布《米蘭詔書》,除了承認羅馬帝國內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並在沒有任何證明顯示耶穌是在12月25日誕生的情況下,將原本祭祀太陽神的慶典日改訂為慶祝耶穌誕辰的聖誕節,此舉可被合理推測是為了革新前朝的政治意圖、拉攏當時已是較大勢力的基督教會。占星學雖然不是宗教,卻因自始與宗教哲學有甚深的淵源,以至於此一宗教變革連帶促成基督教對占星學的抨擊日益壯大,直接抵制了占星學最本質上「了解天象意涵」的精神

Sinterklaas

荷蘭:聖‧尼可拉斯形象圖 作者:CrazyPhunk at nl.wikipedia 資料來源: nl.wikipedia

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聖徒尼古拉與聖誕老人

西元325年,君士坦丁一世於尼西亞召開基督教大公會議,史稱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議,這次會議中米拉城(今土耳其境內)的主教-尼古拉(Nicholas)也參加了,他在戴克里先(西元284-305年在位)統治時期曾經遭受極度的迫害,但仍悄悄地分送食物禮物給同樣受迫害的基督信徒,因此,他在李錫尼(西元308-324年在位)時期即被封為米拉主教,並於逝世後被封為聖徒,成了聖‧尼古拉-Santa Nicholas,也被認為是後世Santa Claus聖誕老人的原型。

占星學的第一次死亡-基督教的勝利與西歐800餘年的黑暗世紀

隨著基督教強烈批判的聲浪與西羅馬帝國在西元476年的滅亡,占星學也在古西歐世界中消聲匿跡,由中東興起、對天文知識求知若渴的阿拉伯民族所傳承,而基督教所戰勝的西歐世界卻反而進入長達800餘年社會文化與經濟崩潰的黑暗世紀,特別是在西元1096-1291年間,在羅馬天主教教宗的准許下,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異教徒與異教徒國家發動了近200年宗教戰爭,史稱十字軍東征,期間究竟死亡多少人呢?不詳。

「女巫之槌」的矛盾-我用可以,你用不可以

12-16世紀間天主教再以宗教改革之名處死了近十萬被懷疑是女巫的人,史稱「獵殺女巫」,其中還包括使用或研究占星術的人。西元1486年,天主教修士兼宗教裁判官海因里希·克雷默(西元1430-1505年)以排除宗教異端之名出版「女巫之槌」,書中自問自答可以如何辨別女巫,宣稱天上星體並不邪惡,但利用觀星象施法的人會招喚惡魔,只有獲得上帝許可的人才可以觀星象施法術,這聽起來就像是-我們用占星術可以,但你們其他人用就是不行。[註6]

目前基督教體系中只有天主教還容許學習並使用占星術,筆者在開普勒所認識的一位同學本身就是美國紐約的某天主教教區的神父(跟祭司同義),這個真實經驗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Malleus-420

天主教修士海因里希•克雷默所著之「女巫之槌 (Malleus Maleficarum)」的封面圖片。資料來源:WIKIMEDIA

想:

讀到這,各位是不是也覺得「占星、太陽神、聖誕節與聖誕老人」這看似有趣的話題、其實隱含著一段諷刺矛盾的醜陋歷史?

「聖誕節」,簡單說、就是慶祝冬至的節慶,但各位是要慶祝太陽神重生?還是要慶祝「基督誕辰」?

筆者個人並無特定宗教信仰,對於基督教或天主教更無任何偏見,只要勸人向善,任何信仰都應當值得被讚揚,只是,在徹底了解整部占星學史前因後果後,不禁令人深深感嘆這幾千年來宗教鬥爭中夾雜了多少人心造作?而整個占星學從古典走向現代的發展中、又多少是背負宗教迫害陰影下所必須趨迎奉承的結果?十七世紀英國占星家William Lilly的著作「基督徒占星學(Christine Astrology)」,除了書名外,還真讀不出來跟「基督教」有任何關係。

對於後世基督徒與天主教徒必須共同面對這段醜陋歷史的無奈,筆者深感同情,但歷史追溯正是要將真相還原、避免犯同樣錯誤的一種方法,這就如同軍國主義者不該企圖掩飾大屠殺的罪行,其後代雖不需承擔這種沉重的罪惡感,但卻有義務避免犯同樣錯誤是一樣的。

所以,什麼是占星學?「曆法」就是占星學對人類世界最卓越無法逆轉的貢獻,「預測季節」「促進繁榮」與「控制損害」就是它茁壯的目的,它跟所有現代預測經濟指標、預測氣候、預測股市、預測病程的目的是一樣的,如今,它隱身在我們桌上的月曆、手機上的時間與手錶裡的刻度…還有報章裡的專欄,甚至被當作招攬顧客的粗劣行銷廣告,然而它,其實還有更深的科學性與精神性內涵等待我們去探索,筆者深信新的世代已經不是可以容許謊言的世代,這樣的亂象必須有所改變。

筆者在這想轉述Nicholas Campion在其著作「西方占星學史」第二部導讀引用Patrick Curry的一段話來當作結尾。 Patrick Curry將占星學社團大致分三個層次:

第一層次:哲學與神學性的占星學,探討行星的影響是否有保留人類道德選擇的空間等假設性議題。(註:應指自由意志向善選擇的空間)

第二層次:建立在繪製與解釋天宮圖,一種要求具備文學與數學能力的實務研究。

第三層次:坊間算命者、農民曆、現代社會新聞雜誌的星座專欄。

筆者引用這段文並無褒貶之意,,它提醒我們這三種層次都屬於占星學的領域,既然進入占星之門,是否就有共同的責任義務拋開歷史陰影、共同守護占星學的真實精神與價值呢?而此刻,「聖誕節」就是那樣的一個守護占星學的節日

作者:瑪碁斯 老師
*******************************************************************

參考書目:

[註1]A History of Western Astrology Volume I by Nicholas Campion

[註2]A History of Western Astrology Volume II by Nicholas Campion

[註3]占星學 上冊 秦瑞生著

[註4]占星基礎學 I-星象源流 丹尼爾著

[註5]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in_Page

[註6]http://www.malleusmaleficarum.org/downloads/MalleusAcrobat.pdf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前一篇第三段已介紹過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的創立背景與認證制度,在本篇將繼續介紹該校的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網路遠距教學

09年之前,由於遠距教學尚未全面普及,因此若想直接向歐美老師請益,確實得付出比別人更多更高更辛苦的代價,但在那之後,這樣的情況就已經開始改變,不只是美國,包括歐洲與澳洲等地都有占星學校或占星教師陸續轉型遠距教學,將觸角延展至世界各地,因此,針對占星學領域,該是打破迷思的時候,特別是此刻新入門的學員若還認為要與講師貼身學習才叫學習,那麼其實這也是該打破的迷思,因為:(1)這不是相親,雖然見面三分情,但學好功夫不能只靠三分情(2)愈是名師愈沒空讓你貼,除非情況特殊(3)講師記不記得你、願意傳授多少功力給你、終究在於個人的求知欲以及態度。

舉例筆者的狀況。前篇提過由於課業過於嚴苛沉重、因此學生在進階時的陣亡率非常高,特別是那些入校前毫無占星底子的學員,為此,筆者曾經為了等一門冷門課程足足等了9個月,最後,是擔任的兩位講師自行決定開課,理由是「沒見過這麼牛的學員,剛好可以抓來檢查一下教學流程」,這話雖然一半實情、一半玩笑,但重點是,這兩位將近40年資歷的占星師,她們對你印象深刻、整整十週,讓你一個人享用了問題問到飽的額外獎賞。

回到遠距教學本身,筆者早年雖然為了學習、進修與工作等因素,充分享受了在海外拓展視野的自由生活,但近年,隨著兄弟們成家,照顧親人的責任自然輪到筆者的肩頭,在這樣的情況下,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遠距教學提供了一個可以不必改變生活、又能節省時間金錢的最佳辦法,這個辦法協助筆者可以在諮商工作、家庭與進修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以及滿足。

全程英語授課

所有教學課程與互動都是以英語進行,因此,對於非英語系國家的學員來說,當然比較吃力。以筆者來說,除中日文之外,英文已是第三語文,基本的聽說讀寫雖不至於有太大問題,但論到要拿來深研一門學問、畢竟有一定的門檻,而在課程討論中,情況更是教人緊張,如果是剛講過日文再講英文,不但“Apple”會變成“A-Pu-Ru”,連文法都可能錯亂到想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但重點是,這應該把它當成阻礙自己追求精進的藉口?還是應該把它當成加倍努力的目標?因此,即使出糗、即使得花更多的時間,人生一步一腳印,絕對沒有白走的路,面子問題事小,笑笑就過,只要有中上程度,就應該要努力嘗試,因為:(1)非英語系國家的學員不是只有你,還有其他來自德語系、西班牙語系等的學員,他們的英文不見得比你強(2)美國是一個多民族混合國家,一般民眾早已練就出比其他國家更具「認真傾聽」的功力,更何況是教師(3)課程教的是占星、考的是邏輯分析,不是考托福,只要不把「Apple」講成「Banana」,基本上不會有太大障礙。

開課狀況與課程週期

開課體制分為春夏秋冬四個學期,每期10週,休息兩週後開始新的學期,每年只有聖誕假期較長,約休息1-2個月。基礎與部分進階課程每季開課,部分進階、高階與特殊課程原則上隔季開課。

人數限制與上課時間

基礎入門每班人數上限6人,超過6人時會依學生所在地區的時區進行拆班。進階與高階課程每班同樣上限6人,但因為進階的陣亡率以及為了讓每個人都有充分討論的時間,原則上滿4人就會考慮開班,但也因此,上課時間彈性較低,有時會開在台灣時間的上午8點、晚間10點以後或是凌晨,但講師通常都會有圓滿的安排。

談到這裡,讓筆者想起兩個在高階課程「出生時間校正」裡的有趣經驗。

這堂課程的講師是Carol A. Tebbs,她是開普勒的台柱講師之一,年近七十五,占星資歷30餘年,在美國占星界算是有相當名號的人物,過去曾多次擔任ISAR以及UAC董事,她所著作的“The Complete Book of Chart Rectification”可算是美國占星師新秀在「出生時間校正」領域中必讀的寶典之一,筆者從一開始執業所採用的出生時間校正方法,就是依她老人家書中法則在走,直到拿了她的課,才發現原來她老人家還有一些撇步沒寫在書裡。

由於是高階課程,這次學生存活率僅剩三人。助教是美籍的烏克蘭人,學生之一是位在美國東岸的美國人,一位是在台灣的筆者、一位是歐洲賽普勒斯的記者,開課當時,記者正在兩伊地帶採訪戰地新聞。 

課程訂在台灣時間晚上10點,一天大家一上線,記者就以不是很流利的英文說待會兒他可能要先走,從他的聲音可以發現他那邊網路訊號斷斷續續不是很清晰。等到課程開始約40分鐘後,他突然開起麥克風插話說:「對不起,我必須先走,得去躲炸彈」……接著,他的聲音就隨著他那邊背景裡的空襲警報聲消失……,只留下線上其他4個人,頭皮發麻,沉默了好一陣子。

隔週課堂上,記者回來了!大家真的都很開心,也終於鬆了口氣,記者也忙著謝謝大家寫信關心,原來,前週課堂結束後大家都各自寄信關心他的安危,雖然只是透過網路線,但這種因占星而心繫在一起的特殊情感,實在很難用言語形容,更特別的是,這位記者當時的狀況讓我們其他人都倍感震撼,非常訝異於竟有人為了學占星,可以在空襲警戒狀態下,多一分鐘都好,躲在桌子底下聽課(這是他本人事後說的)

再隔一週,美國人請假去墨西哥、記者請假因為要飛回賽普勒斯、助教重感冒,結果,那天就只剩筆者一人,心裡有種「賺到了!」的快感,想說又逮到機會可以問問題問到飽!而事實也是如此,只是課程進行約1小時後,突然背景裡傳來一聲非常大聲的鼾聲!原來,學生所在時區跨越半個地球的結果是, Carol決定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在她當地的清晨六點為大家講課,而當時那個鼾聲是從她家人房裡傳來的。她年紀那麼大、當時天氣又那麼冷,真讓筆者感到非常過意不去與不捨,心總念著得趕緊找個時間親自拜訪她老人家,感謝她的授課之恩。

開放的學風與批判性思維

KeplerCollege-230x230開普勒開放的學風是筆者最以身為一份子為傲的地方,或許是因為它位於美國,道地承襲了美國自由、革命、開放卻大融合的美式風格。

在開普勒有古典學派、印度學派、心理學派、靈魂學派、現代學派、中點學派的各派講師,實際情況雖不得而知,但以學員的角度來看,講師之間相互非常尊重、且融合的非常好,從來沒聽過任何一位講師在課堂上批評任何其他學門,學員若對其他學派有特殊疑問,講師會建議學員直接請益該學門的講師,他們不僅對內如此,對外也一樣,這一點從平常課堂上的講義就可以看出,他們不但經常引用古代占星師的資料、更大量引用目前仍活躍於占星界其他占星師們的文章,此等開放的胸襟與風度,實在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效法的地方。

而對於學員,除了一般無可違逆的基本功外,到了高階,講師會非常要求學員必須具備「批判性思維」,也就是他們並不希望訓練出來的,只是一批照本宣科的九官鳥,他們希望訓練出來的,是一隻隻具有銳利眼光與獨立判斷能力的老鷹。

說到這,讓筆者又想起兩個小故事。

有一回筆者問Carol某個古典技法能不能運用在出生時間校正,Carol說那是古典技法,要筆者請教Lee Lehman,後來Lee回說她平時沒用那個技法,所以也不知是否可以用在校正,但回到Carol這邊之後,筆者將研究出來的法則作為期末報告的內容之一,向Carol證明那個技法是可以針對特定條件被當作校正工具,後來,不但同修們都很訝異這個發現,連助教也都同意,隔週,雖然助教發現網路上有一篇類似的說法,但筆者發現的法則確實更為明確,於是Carol不但接受,甚至鼓勵筆者應當將它們整理投稿到美國專業占星期刊。

另一則故事是與南北交點有關。在Lee這邊,筆者被糾正不能將行星與南北交點形成的大四角稱為Grand-Square而要稱Square,筆者「當然」知道南北交點只是「點」、而非實體行星,但筆者不能理解的理由是,已經有數不清的案例明白顯示行星與南北交點所構成的大四角極為敏感,其效應絕不亞於實體行星,但為何不能稱Grand-Square?為此,筆者煞是不服,但Lee卻說不出更好的理由,於是Karen McCauley說話了,這次也終於讓筆者得到一個心服口服的解釋,她說:「因為那是Marc Edmund Jones所定義的名詞,而當時他定義命型時並沒有使用南北交點」,所以,這是「誰定義」的問題,而非大四角效應「不存在」的問題。又,同樣是行星四分過運南北交點,Kevin Burk認為那是無效的,但Carol卻強調“Bending”的效應

因此,學友們應該可以從上述的狀況理解到為何開普勒在高階課程裡會非常要求學員必須要有「批判性思維」,它的用意並非要學員張著大旗去鬥倒任何一位與自己理念相左的占星師,而是要學員去注意到網路上、書本裡有太多太多會讓我們不知理由為何以及如何選擇的說法,但我們得依靠自己的實驗、去研究、去判斷,找出自己可以接納、支持並運用的說法,因為,是我們自己要把它們運用在諮詢個案的工作上,我們要能夠信任自己所選擇的工具並對自己所下的判斷有一定程度的信心。

課業內容與評鑑制度

十週長度、每週90-120分鐘的課程可以學到東西嗎?

除了Lee的醫療占星學,其他所有核心的十週課程會有2-3本指定書籍要讀完,每週依講師不同,會有10-20條的課外補充教材,包括影音檔、文摘、網路文摘、早期重要刊物上的論文,加上每週必須加入討論的討論版,寫心得或個案分析,再加上每週有一篇Assignment,到高階時,每週的Assignment會包含2題閱讀心得與案例分析,因此若想學到東西、跟上進度,就是以上這些全部都要做。

期末有網路測驗或簡報。網路測驗雖是Open Book,但若是沒看書、沒看資料,就算給你三次機會,有時根本不知道答案在哪裡,特別是電腦不比人腦,它要的是一字不差的答案、有時真會把人氣到頭髮發白。若是簡報,則要將自己的研究心得介紹給線上同修。

評分標準依講師不同而比例略有不同,主要分出席率、課堂發言、討論版、Assignment以及期末測驗或簡報。所有成績會在期末結束後,加上講師評語寄發給學員及學校備存,以便畢業後NCGR授與NCGRIII(三階)等階資格時可以備查。

所以,十週課程是讓講師幫我們帶核心知識、技巧以及讓我們問問題的機會,真正需要下功夫的,是在下課後,如果個人生活再忙碌些,就可以直接進入到冬天塞鼻水、夏天塞鼻血的境界。

以上,就是為何在開普勒占星學院進階的陣亡率會如此之高的原因。

單元認證與畢業證書

這部分在前一篇已經概略介紹過,故不特別著墨,唯獨追加說明的是,過去,學員每取得一單元認證,校方都會寄一張證書,但考量到該證書若讓學員展示於個人網站,可能遭惡意人士拷貝造假,因此,目前校方正在研擬一套電子標章連結校方官網的做法,將來可以讓學員於個人網站安心展示。據聞,電子標章將於今年年底前或明年新年後上線。

筆者的建議

無論在哪個領域,「在職進修」是職業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它可以幫助我們免於被掏空萎縮的命運。

也許學友們會認為「那些我都會了,何必再學一遍?」,確實,筆者一開始也有類似的想法,但人生有很多事,同樣的道路讓你再走一遍、就是會有不同的感受,而事實上,在開普勒,即使是入門課程,也有一半以上的學員擁有6-8年占星資歷,差異只在於業餘或是專職,由此可知,大家不約而同來到這個地方的目的,就是為了回溯檢視與突破提升。

對筆者而言,在開普勒收穫最大的是在高階課程的部分,特別是諮商類門,通過這個類門才深刻瞭解到「占星師」與「占星諮商師」的不同、也終於認識到在西方占星界往「占星諮商師」提升的道路上,台灣是完全沒有跟上腳步的。

占星是一門很美、很棒、很實用的輔助工具,但在這裡,我們只讓它流於兩個方向,一是宿命恐嚇、一是玩笑娛樂,雖然,目前有幾位前輩致力於改善這樣的風氣,但光靠他們力量是不夠的,特別是台灣太小、號稱占星師的人太多,小部分的惡性競爭已經到了吃相難看、慘不忍睹的地步,在名利誘使下,多數的我們都沒有自覺到「占星諮商師」對於「個案」更實質的重大意義。

在台灣,常聽人說「占星師」其實扮演著是一種「心理諮商師」的角色,這句話讓筆者深思許久,想不通若真是如此,為何「心理諮商師」可以不炒新聞就坐龍椅,而大部分的我們卯足了勁研究寫文章,卻連個勞保都沒有?關鍵就在於我們缺乏一個可以打開心結、跨越學派、建立規範的中立組織,然而,這樣的迫切感必須要有類似經驗的人才有辦法深刻體會,這也是為何筆者願將個人小小經驗與心得分享出來、並誠心邀請有志朝「專職占星諮商師」之路發展的學友們可以參考一下開普勒占星學院課程的真正目的。

實際上來說,筆者比較傾向建議已在台灣習得本命‧流年‧合盤、並具備英文中上程度的學友以進修的角度加入,而新入門者,建議還是先向台師學習請益,將基礎打穩。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美國占星師認證及其定義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美國占星師認證及其定義

美國占星界最常見的,是占星師會在自己的名字後面加註NCGR III以及PMAFA,但這代表什麼意義呢?

AFA占星家協會認證制度

AFA(American Federation of Astrologer)占星協會成立於1938年,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組織結構最穩定的占星師協會,但到了1960年代,由於有太多水準參差不齊、甚至道德堪虞的人假借會員名義在外招搖撞騙,因此協會決定成立占星師考試認證制度,以保護占星學、占星協會以及有實力的占星師盡量免於被汙名化的命運。

AFA占星師認證制度成立之初,其實只有設立PMAFA這個位階,“P”Professional“M”Member,整句就是「專業占星師會員認證」。

1960年代,電腦與占星軟體尚未普及之前,占星師都必須具備手繪計算天宮圖的能力才稱得上是專業占星師,但問題是,一經舉辦考試後才發現,不會計算或將天宮圖計算錯誤的占星師多到離譜,於是協會決定向下降一階,制定了“Student Examination”,也就是學生考試,通過考試者,AFA將授予AMAFA這個位階,A“Advanced”,進階之意,“M”Member,整句就是「進階占星師會員認證」。

AMAFA認證主要考試內容為手繪計算本命與次限推運天宮圖、占星學基礎、本命星盤描述,PMAFA認證的主要考試內容為手繪計算本命與流年天宮圖(多數流年技法擇一出題)、進階占星學知識、本命與流年描述。考試時間8小時,除了計算機、星歷表、宮位表(Tables of House)之外,其他一律不可攜入,團體考試日期為每年春季以及秋季,考完之後須等約2-3個月成績才會公布。

通過認證考試者可選擇是否將個人資訊刊登於AFA網站上,若選擇刊登,AFA會提供欄位讓認證者自由自我介紹,包括擅長的技法、科目,但這些並不代表經過AFA認證。

AFA除上述兩種認證會員制度,尚有其他PTMAFA-專業教師會員認證、LAMAFA-終身進階會員資格、LPMAFA-終身專業會員資格,但據筆者觀察,這些一般都是服務於AFA協會內的占星師才會有興趣參加,而具有30年以上資歷的資深占星師通常會以一般研究會員身分加入AFA組織來進行交流,以避免到底是誰在考誰的尷尬,畢竟,考證是依個人的意願。

以上訊息來源:AFA官網以及筆者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的天宮圖數學導師Christine Arens,她是美國AFA占星家協會以及開普勒占星學院的董事會成員。

NCGR國際占星協會認證制度

NCGR(National Council for Geocosmic Research)占星協會成立於1971年,是全球占星界專業認證標準最高、且分部遍於美國各州最廣的占星協會,為了確保認證審核的獨立性,它的專業占星師認證單位NCGR-Professional Astrologers’ Alliance (NCGR-PAA)2008年從NCGR獨立出來。

NCGR-PAA-Curriculum & Study Guide-Cover-SquareNCGR-PAA主要分四個等級,從最低階一階、到最高階四階,第四階較具代表性的知名占星師有Robert Hand、Kevin Burk等,其分級標準在NCGR-PAA’s Curriculum & Study Guide裡皆有描述,由於筆者在2009年初就已購得,今特將其標準翻譯並整理如下。(註:指南裡尚有其他資訊,有意參加認證者應自備一本比較適當)。考試日期及地點依州別分部不同,詳細訊息請注意網站公布。

 

重點:NCGR雖較AFA晚成立,但在美國,NCGR的認證制度與職業道德規範早已成為美國占星界專業認證的最高且最主要的標準,因此,針對不同協會或學校,NCGR有一套明確的承認制度(點選連結後請見畫面右下方)

1.AFAPMAFA資格者,可申請參加NCGR III (三階)認證考試。

2.從Kepler College 開普勒占星學院The Avalon School of Astrology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Astrology (formerly Online College of Astrology)這三家學校畢業者,資格能力相當於NCGR III (三階),可直接申請參加NCGR IV (四階)認證考試。

NCGR IV (四階)認證考試分兩階次,第一階次是出生時間校正,第二階次是提交研究論文,以上兩關經PAA複審合格後,才算正式取得NCGR-PAA認證,取得者除了將被列名於NCGR-PAA該網站外,亦同時取得歐洲APAI占星師協會的等階認證。

下圖為筆者整理出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專業星師畢業文憑與NCGR認證、AFA認證的橫向對照表。

 

點選連結放大圖片Astrologer-Certification-in-US

Kepler College開普勒占星學院

開普勒占星學院是美國資深占星師瑪吉‧納爾班迪安(Maggie Nalbandian) 於1992年創辦,由世界頂尖占星師羅伯‧漢德(Robert Hand)及李‧里曼(Lee Lehman)等人主導,於於2000年正式獲准為大學體制的學院,列為哲學系,授予專科(AA),大學(BA)與碩士(MA)學歷文憑,目的是希望將占星學正式導入學術領域、並紮實地訓練出具有專業素養的占星師,但正因其主要教學內容為占星學,因此在評鑑過程中,遭到州政府以找不到有相關背景之人進行審查為由,撤銷大學資格,面對此困境,董事會最後決定繼續堅定占星學道路,2012年起轉型為透過網路遠距教學的私立占星學院,雖無法授予學生正式的學歷資格,卻有如哈里波特中的霍格華茲魔法學校,存在於倫敦車站93/4月台後方的神秘世界,在美國占星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因為沒有距離的障礙,轉型後,反而發展更好,反而延攬到更多知名且具實力的占星師加入教學陣容或擔任客座講師,例如Susie CoxErin Sullivan Donna Cunningham,且學生也因此遍及世界各地,然而,因課業過於嚴苛沉重,學生經常覺得無法喘息、以至於進階的陣亡率相當高,然而有趣的是,該校卻也因此在短時間內被NCGRISAR國際占星協會組織評選為推薦的占星學院之一。

開普勒占星學院的認證制度分兩種,一種是單元認證(Individual Certification),一種是取得所有指定的單元認證後所授予的專業占星學證書(Diploma)(請見第26)除了指定的單位外,還是可以另外選修自己興趣的項目作為進修,例如筆者就拿了Dr. Lee Lehman的「醫療占星學」。

筆者的建議:

若是有意考取證照的學友或是學弟妹建議真要想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要一張紙?還是要學老師傅的經驗?有些事一定要做,但不要急就章,踏實一點還是比較妥當。

也許有人會以奇怪的心態說:「證照又不代表什麼,算得準才重要」,若是這樣,請恕筆者直言,有此心態者,遲早一定踢到鐵板,因為準或不準的成因非常多,連國外古典權威占星師Dr. Lee Lehman都不敢說準,我們哪來的膽子挑戰上帝?追求「全知」?小心別走火入魔。

接著,過去時代背景以及網路未發達的關係,在台灣確實沒有幾位占星師想要考證照,但問題是時代不同了,你不考,對岸還有非常多的人已經磨刀霍霍準備要考,當然,有證照並不代表你的占星事業一定成功,但這種賭注通常要等過個10年,就會知道痛。自己既然是占星師,自己的事就至少得算準一點,早些安排不是比較好?

目前西方的占星學教學以及占星師認證主要分歐美兩個體系,筆者僅對美國體系較為了解,對歐洲體系有興趣的,建議直接洽詢相關團體。

 

<續集>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編修紀錄:2015年03月11日 註記各美國占星協會註冊年度。

編修紀錄:2015年08月07日 添補開普勒占星學院創辦人資訊。

附註各美國占星協會註冊年度:

1. 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Astrologers, or AFA, Since 1938

AFA成立最早,同時也是最早制定占星師認證制度與簡要道德規範的組織,該組織認證制度高度重視徒手計算繪製星圖的能力,近年致力於專業占星書籍出版以及教育研討會。

https://www.astrologers.com/about/about-us/

2. National Council for Geocosmic Research, or NCGR- Since 1971

NCGR是最早將認證制度明訂四個階次,並以心理諮商道德規範作為建立占星師職業規範的主要參考,最近一版發行於1998年。該組織近年致力推動占星教育,其專業認證依研究、調查、諮商、教學四種發展面向各有其不同的資格要求,為避免球員兼裁判情事,該組織已於2008年另立NCGR-PAA獨立單位專職監督認證制度。

http://www.geocosmic.org/about/#purpose

3.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Astrological Research, or ISAR, Since 1979

ISAR早期活動始於1960年代中期,比NCGR早約5年,正式註冊為1979年,該組織之認證著重心理諮商式的諮詢技巧與道德規範,備有一套更趨完善與人性化的職業道德規章,首版發行於2001年。該組織近年積極拓展海外分部,為目前會員人數最多的組織。

http://www.isarastrology.org/about

4. Association for Astrological Net Working, or AFAN, Since 1982

AFAN的成立始於1970年代美國新世代占星師對於當時AFA董事局的種種不滿所延伸的一場革命,其成立目的在於促進兩者之間的對話以及督促AFA須正視占星師們所面臨的種種問題,也因此奠定了該組織在日後致力於監督媒體、訊息交換、法律互助以及研究補助獎學金等的主要功能與角色。該組織並無專業占星師認證制度。

http://www.afan.org/inside/about/afan-history/#birth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準」、「不準」,還是「不知道」?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準」、「不準」,還是「不知道」?

占星究竟是「準」、「不準」,還是我們根本「不知道」?

邏輯上來說,我個人認為「準」是撿到的,「不準」是正常的,但這是基於如果個案要那種100%一字不差的解釋,這也是經常被科學界拿來放大檢視抨擊占星學的把柄與伎倆。

對於多數不了解或反對占星學的科學家來說,他們反對的理由是因為占星學無法像數學公式1+1=2那樣來求得精確的答案,對他們來說,1+1絕對等於2,它不可能是1.9或是2.1,然而占星學就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出現那樣的結果,這就好比前幾天有一位比較謹慎的個案,當我們談到她去年一位朋友來找她的事,我依星盤上觀察到的反問她那人是不是她高中時期所認識的,她說:「不是,是我高中畢業、進到大學之前所認識的」,所以「準」或「不準」就類似像這種狀況,個案也許會認為「不準」,但我會認為已經「準」了。

也就是說,如果依目前占星學所主要採用九大行星與衛星月亮對於人的命運或性格具有影響力的立基點是成立的,那麼想當然的,目前天文學所概略計算出宇宙中約360億萬顆星、其對於人的命運或性格當然同樣具有影響力,差異只在於其影響力的大小,但遺憾的是,人類的觀星史雖可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但人類目前所累積的觀星或占星的心得仍遠遠低於整個宇宙中星體的總數量,占星學家雖然已從「已知的星體」觀察到難以估計、與人類性格、生活事件息息相關的種種巧合,但我們仍然不知道那所謂的「影響力」究竟是甚麼樣的物質或射線,所謂的「不準」,我個人認為其實有非常大的一部分就是含括在那些「未知星體」中,因此,後學忍不住斗膽想問,在這樣前提下,究竟還有哪位數術家或是占星家敢自稱是「準」的呢?其「準」的定義又是甚麼呢?

好,既然如此,占星學是否就因此毫無價值呢?當然不是。占星學主要採用的是太陽系中離地球相對較近的星體,也就是說,這些星體被認為有較大的影響力,而這些是實際的星體,在這樣的客觀條件下如果占星學再無參考價值,那麼其他用虛星或五行論命的數術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另一個邏輯是每顆星性所類象出的可能性。我們以William Lilly的Christian Astrology第59頁土星所象徵的職業來看,他列出23種可能性,第62頁木星,他列出約20種可能的行為特徵,也就是如果某個人的職業與這兩顆星有高度呼應,那麼相乘下來的這個人職業發展傾向就有460種可能,如果再乘上另一顆星假設有30種可能,那麼其組合就會高達13800種,像這樣,試問誰有辦法在一小時的諮商時間之內去唸完這13800種可能性、然後就只為了得到個案說一聲「好準」?更何況,每顆星在對應人、事、物、地、方位、快慢等都有關鍵字,概略加總起來至少也有500個以上,若再加上其所在星座關鍵字與宮位轉宮關鍵字,無論是占星師或個案,想利用占星來追求到「好準」的那個境界,除非你有時間慢慢數,不然豈不是自尋煩惱?

所以很顯然的,占星諮商師若想從這個角度切入來協助個案,恐怕只會得到反效果而陷入迷障,更明白地說,占星顯然不是拿來「算命」,而應該是用來「造命」的。

寫到這裡,已經可以想像到這篇文章可能會得到的兩極評價,但就像我之前文章曾提到的那個已經實現的第一個願望,就是我終於等到Dr. Lee Lehman的課,她是目前全球占星界公認的頂尖古典占星家之一,我耐心等待,就是為了等著問她幾個簡單的怪問題,而她的回答足以左右我是否要繼續行走占星師這條路,這道理很簡單,如果領頭羊會強詞奪理,那占星學就沒甚麼書可看了

您看得出來這個人會成為英國首相嗎?

這大約是三週前我在醫療占星學課堂上藉討論Assignment時所提出的問題,或應該說,為了問這問題,我特地挑選了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的星盤。
Margaret Thatcher-Natal
Margaret Thatcher-Natal Score

在古典占星學中,托勒密的行星自然尊貴法則可說是支撐古典占星學至為重要的法則,然而如上圖,柴契爾夫人星盤中的行星根本沒甚麼尊貴可言,怎會做到英國首相的位置呢?因此,我問Dr. Lehman:「單依行星的自然尊貴,您看得出來這人會成為英國首相嗎?」,她回答:「不,我沒辦法」。我接著又問:「如果她是您的客戶,您會怎麼給她建言?」,她說:「我會先了解這個人現在的職業,再依太陽回歸盤給予建議…」。她補充說到:「綜觀美國歷史上歷代總統的星盤也鮮少見到符合行星自然尊貴法則…」,最後我再問:「那您會參照恆星嗎?因為柴契爾的月亮與軒轅十四吉恆星合相…」,她回答說:「會」。

好,以上這只是個很簡單的怪問題,但對我來說,這就像我弟媳玩的”Candy Crush”,一個點是有機會可以突破一串觀念的,而Dr. Lee Lehman誠實中肯的答覆更是帶給我莫大的信心與啟發。(她果然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占星家)。

古典占星學中,除了托勒密的行星必然的尊貴法則(Essential Dignity)、必然的無力法則(Essential Debility)、容納(Reception)、互容(Mutual Reception)可應用外,尚有偶然的尊貴(Accidental Dignity)、偶然的無力(Accidental Debility)、喜樂宮(Joy)、晝夜區分(Sect)、恆星(Stars)等可以補充修正占星師在判斷一個人的格局時所需的資訊,但重點是,即使是古典學派先驅的Dr. Lehman,她也不會、也不能抓到星盤就直接來「鐵口直斷」說這個人是做甚麼的,這也就間接支持我先前所提到的:占星真的不是拿來「算命」用的,它應該是「造命」用的。

所以有些現代派的占星師認為古典學派太過「鐵口直斷」與「宿命論」?不可否認,在台灣確實有些微這樣的傾向,但那會不會是某些傳統命理所創造出的宿命氛圍以及非常少部分占星師個人作為所引起的一場誤會呢?<下一集>

最後編輯更新日期:2013年12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