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城-從一場海冥的夢開始

<電影裡的真實人生>暮光之城-從一場海冥的夢開始

從一場海冥的夢開始

 2003年6月2日,要帶孩子開始去上游泳課的那天早上,梅爾從一場非常鮮明逼真的夢中醒來。在夢中,一位年輕女子與一位美得閃閃發亮令人屏息的吸血鬼躺在草地上,彼此互訴著愛意,那吸血鬼訴說著如何深深為那女子特有的氣息所吸引,另一方面卻又必須竭力克制住自己對她身體裡流動的血液的那股強烈渴望…

 

Stephenie Meyer原著小說:幕光之城系列

作者:史蒂芬妮·摩根·梅爾 (Stephenie Morgan Meyer)

生日:1973年12月24日-

出生地:Harford,CT, USA

分析技法:以正午1起Aries盤論十大行星相位與過運。

 

 

從梅爾的本命星盤中可以觀察到金合木三分冥王且六分海王的相位,而金木位於寶瓶,天冥位於天秤,海王位於射手,在沒有正確出生時間得以進一步探討宮位與宮主星的條件限制下,可以從行星的自然本質來推測梅爾的個性本質中,對於「有別於世俗宗教信念(木寶)」的「禁忌關係(金寶冥秤三分)」存有「冒險探索的浪漫情懷(海射)」以及「寬容救贖的同情心(海射),而這樣的本質從梅爾出生便一直存在著。

1997-2000年間,當冥王星來回過運本命海王星時,一股神祕的力量儼然已經悄悄地開始在梅爾的無意識中牽擾著這些情懷,1999年-2002年間,當海王星在寶瓶座來回過運金木時,一股洪潮沿著金木海冥的支流滲透進她潛意識中,滋養著乾枯已久的荒土,同時期,土星過運位於雙子座的南交點,似乎就要逼迫梅爾使出她前世最擅長的能力:文化傳播(水射)

Stephenie Meyer-Natal & Tansit F

 2003年6月,當半回歸的木星正要離去時,冥王星卻已在5度之遙慢慢趨近她的水星,以「優雅禁慾的吸血鬼(冥射)」之姿,示現在她夢境草原中最重要的那個位置,並且開始有了名字、有了同伴、有了家人、也有了故事。 在姐姐-Emily的鼓勵下,梅爾曾經多次投稿但都被拒絕,直到同年感恩節後的那個周末,在法律經紀人Jodi的協助下,終於,從大西洋的對岸傳來好消息,英國一家具有170年以上古老歷史的出版商Little, Brown and Company願意以相當優渥的條件買下「Twilight <暮光之城>」的出版權,而此時,正是代表法律的木星位於處女座三分過運本命婚羯,而代表古老權威的土星位於巨蟹座過運對沖本命婚羯的時候。

Stephenie Meyer-Natal & Tansit FF

冥王星式的「死亡」與「重生」

Twilight Cover

之後,包括第一集在內,「New Moon <新月>」「Eclipse <>」「Breaking Down <破曉>」都是在冥射過運本命水射的2003 年12月到2006年12月之間,沿著「強烈」「炙熱」「秘密」「黑暗」「控制」「殘酷」「死亡」「轉化」「重生」…這些冥王星式的脈絡所誕生的作品,其中,「Reborn」這個字,在電影中被提起的次數之多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Reborn」是重生之意,在占星學中更是屬於冥王星專有的關鍵字冥王星式的重生,是一種必需先經歷極為痛苦與殘酷,甚至連血肉靈魂都會被消蝕殆盡般直到徹底虛無的死亡,然後從靈魂及意識本質上「Renew」,這樣的「重生」帶有一種更高覺知與成熟度的清澈,具有如浴火鳳凰般強大而又美麗的生命力,這樣的「死亡」與「重生」,不正是整部「暮光之城」的主軸?

行星在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

因此,從占星學的角度來觀察的話,那個夢,決不是無來由突然乍現的靈感,乃是自梅爾誕生以來便在她靈魂深處醞釀已久的一種情愫、一種能量狀態,就像她選擇了信奉「多妻制度(註1)」與「永恆婚姻(註2)」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以及在冥王過運時期,創作了「來自地獄的畢業晚會」裡-「Hell On Earth」的短篇故事(註3)」,這些,其實都來自於「梅爾」星盤中某個面向的能量與選擇,而在「暮光之城」中的角色設定更是如此。 建議:對研究占星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參照William Lily所著的<Christian Astology Book 1 &2>裡,有關十大行星與十二星座的關鍵字以及類象。

Forks-300x200

 

(1)   合月(註4)在摩羯對沖土六分天王四分冥王三分火-貝拉的爸爸-一位嚴謹保守,不太懂得情緒表達,身兼母職的單親爸爸,同時也是一位有責任感的警長。在劇中不太喜歡愛德華而比較屬意雅各。

(2)   合日在魔羯對沖土三分火:福克斯鎮-位於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偏遠的郊區,人口稀少、終年日照不足潮濕冰冷,在過去,人們多以木業為主的小鎮。

(3)   在魔羯沖土刑冥王:羅絲莉– 一個曾經對婚姻家庭的人生充滿希望,但卻在非自願下變成吸血鬼,情緒裡充滿悲觀與忌妒心的女吸血鬼。

(4)   在射手座三分火六分天王:賽斯– 一個最年輕、覺得自己是最聰明又跑最快,是第一隻脫離原本由Sam所帶領的狼群,跟隨雅各出走的狼。

(5)   合木在寶瓶三分冥王六分海:貝拉– 一個常懷疑自己不正常,常出意外又無懼地愛上吸血鬼的女孩

(6)   在金牛三分日月六分土:雅各– 一個脾氣有些固執與衝動,真正古老狼族的嫡傳首領。

(7)   在巨蟹對沖日月四分冥王三分天王:潮濕的雨林地帶、人煙稀少並偏遠的復育保留區

(8)   合金在寶瓶三分明王六分海:庫倫醫生– 一個主張不喝人血,具有修養與理想以及治療能力的吸血鬼醫師。

(9)   王六分金木冥:艾莉絲– 一個聰明友善,喜歡名貴漂亮的新衣服,並具有預見未來超能力的吸血鬼。芮妮絲蜜-貝拉與愛德華的女兒,一半是人、一半是吸血鬼,與艾莉絲及愛德華的超能力相反,芮妮絲蜜具有向他人傳輸影像或傳輸心電感應的超能力。

(10)   王在天秤座三分金木六分海四分日月:愛德華– 一個迷人優雅但又優柔寡斷,具讀心術超能力的吸血鬼。

(11)   王在天秤座刑日月-厄洛– 一位個迷人優雅,但心機深重佔有慾強,嗜血殘酷的義大利佛杜里吸血鬼家族首長。與愛德華同樣具有讀心術的超能力。 …等,經由這些推衍,可以發現到梅爾星盤中的行星類象與故事中各個角色相符的程度真是令人歎為觀止。

梅爾,妳在哪裡?

無論是一部電影的劇本或一部書架上的小說,作者總會在故事中留個位置給意識中的自己,有時,可能是故事中的第一人稱,有時,可能是故事中那個從沒有對白的路人,甚至,也有可能是故事中從不曾出現的第三人稱,那麼,梅爾,妳在哪裡呢? 在「暮光之城」中有個角色相當受人喜愛也最令人好奇-艾莉絲,那個靈巧友善又能預視未來的女吸血鬼;從第一集到的第三集,幾乎所有人在將面臨困難與危險的時候,都能因她預視未來的超能力而事先得到「警告」,在第四集中,她更是幫忙貝拉準備禮服、捧花、賓客名單…等一切結婚所需。 梅爾在部落格中描述,「伊莎貝兒」簡稱「貝拉」的這個名字原本是希望留給她自己的女兒,但可惜她生的都是兒子。從她這個描述實在不禁令人聯想,「艾莉絲」很可能就是「梅爾」隱身在劇情中的角色,而海王星很可能就是梅爾的命主星,另一個同樣從海王星衍生的角色「芮妮絲蜜」則很可能是梅爾對內在衝突的一個妥協的角色,也是她期待給予自己的一個未來,但是否真是如此呢?這就留給喜歡研究占星的朋友們繼續探討了。

twilight alice photo: Alice Cullen AliceCullen2.jpg

關於[註1-3] ,建議同時參照第一段裡梅爾的本命星盤概論。

[註1]摩門教的「多妻制度」有別於普世宗教信念與制度,較易被與「禁忌關係」做聯想,但目前未有資料顯示梅爾本身的婚姻是否有實際奉行這樣的制度。

[註2]在劇中同樣可以見到梅爾對「永恆婚姻」的信仰。

[註3)]「來自地獄的畢業晚會」是一本匯集五位作者短篇著作的小說,其中,梅爾的著作-「Hell On Earth」是描述一個魔鬼與一名地球天使(半人半天使)相戀的故事,內容融合了「禁忌關係」與「寬容救贖」兩個元素。

[註4]月亮每日行進約12度,故該日00時00分起至23時59分止,月亮都在與太陽合相的容許度範圍內。

[註5]關於分析技法的說明請見導讀

如何化解過度發展的吉相位與轉化凶相位?

如何化解過度發展的吉相位與轉化凶相位?

從案例中常可以見到或經驗到一些犀利且不可思議的占星實証,特別是近來土冥的硬式動向無形中推動許多1969-74年出生、本命冥王位於處女/天秤座的個案前來尋求占星諮商

然而,諸如上述涉及三王星世代相位或是外行星過運的,卻未必人人都有天大的事發生,為什麼?
protection and security1.  這就像如果台北下雨,位在台北的人都會共同經驗「下雨」這件事;

2.  但會不會每個人都「淋濕」呢?那當然要看「個人的配備」,不關心氣象沒帶傘、逞強不躲雨的只好當落湯雞;

3.  但有一種狀況是,如果這人在下雨之前就已經是落湯雞、又或是本來就已經很習慣淋雨的,那麼「下雨」這件事自然不會成為困擾;

4.  還有一種狀況是,雖然註定當落湯雞,但陌生的路人卻給了這人一把傘-因禍得福,或是這人把家裡的盆栽搬出來吸飽著自然的雨水-轉禍為福,又或是以不變應萬變、靜心地站在屋簷下欣賞雨中即景、等待雨過天晴…。

也就是說,世代相位引領的是該世代共同的經驗、記憶、氣質、趨勢、價值觀,嚴格說來其實是「人人有獎」的,但除非個人本命星盤承諾,否則一般人難以從世代相位中覺察自身與他人的差異。

其次,若本命星盤或過運有吉相化解,事件對命主的衝擊自然相對較低;而本命星盤本就有凶相位的,在長期壓力下容易養成對該衝突相位的適應力,進而成為性格與能力的一部分;因此,一般來說除非外行星引動重要內行星或吉星,其中又以凶相位尤甚,否則命主對其被引動的能量感受也相對較低。

那麼,什麼是本命承諾?

「本命承諾」,簡而言之就是「命中註定」,但所謂的「命中註定」包含兩個部份-一是本命星盤結構、二是在此結構下依個人的自由意志所選擇發展的面相,這兩項綜合要素的結果決定了有無事件發生以及發生什麼樣的事件。

吉相引動就一定大吉大利,凶相引動就一定多災多難嗎?

其實未必。少數古典占星學派因過於專注在本命結構,在論斷上容易讓人感覺過於武斷,令人感到不知所措,少數現代占星學派則因過於專注在自由意志的部份而顯得過度樂觀,錯失運命造命的契機,而少數靈魂學派又因著眼在靈魂提升的議題上,令普遍在物質世界中為五斗米折腰奔波的人有不知所云的感受,但如果能夠輔以「能量」的觀點來觀察,那麼就能體會所謂和諧相位未必永遠高枕無憂,而所謂衝突相位也未必是天大禍事。

可是,「能量」看不見摸不著,如何去掌握?

無論本命結構或是流年過運,我們可以用「駕車」的觀點來感覺一下不同相位的能量運作模式。

0度合相:簡單說,這是一個加法,但這個加法會把參與合相行星的正負特質都加上去,如同增加了車上的配備,利弊端看配備本身自有的優缺。

60度相位:這就像以時速60在交通順暢的市區行駛,速度一般,心情愉悅、有機會看看沿途街景,隨意停車逛逛,但時間久了卻開始覺得理所當然、乏味,甚至麻木。

120度相位:就像以時速120在交通順暢的高速公路行駛,可以享受馳騁的快感,視線較遠較寬廣,但一經上路若要休息,只得等中途休息站,如果錯過了就得繼續開,自然也會疲累。

90度相位:就像明明開了一輛保馳傑卻塞在市區喧鬧的車陣中,走走停停,心情超悶,但時間一久,也許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通曉所有小路捷徑成了超車高手、或是已經在車陣中磨練出無比的耐心。

180度相位呢:哈,這就像你終於可以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心愛的保馳傑,等開到時速180才發現…怎麼沒煞車哪!?~這當然會讓你覺得錯愕慌張,但問題是你會如何反應呢?

也就是說,除非是過度發展的吉相位或是未能得到適當轉化或釋放的凶相位,人們一般習慣將吉相位所賦予的順勢能量與事件視為理所當然地去接納,甚至麻木不自覺。

過度發展的吉相位容易有缺乏動能或不得閒的傾向,而未能得到適當轉化或釋放的凶相位則容易帶給命主措手不及的震撼或難以掌控的挫折,使情緒波動而難以保持平常心與客觀,進而導致連鎖性決策錯誤與因果事件,對命主來說感受特別深刻也特別難忘,這也是為何一般預測凶相位的準確度會優於吉相位主要原因。

什麼是過度發展的吉相位呢?

我個人的本命星盤就是最佳範例。

四宮主星土星坐雙子入9宮,60度水星/120度天王星,合命主金星與月亮,上述吉相位因過度發展所帶出的其中一個極端現象便是:「頻繁地搬家」。其次,在35次搬家紀錄中,有一半以上總是在敲敲打打施工搞裝潢(土天),對母親(月)與我(金)來說,已是上了癮頭的『興趣』。但類似這樣的相位對應在『搬家』『裝潢』等…雖然充滿新鮮感與成就感,但客觀說來這仍然是處於過度發展的狀況,終究也有教人感到疲累的時候。

那麼,面對這種過度發展的吉相位,應該要如何才能夠取得平衡呢?

(1)  依行星與宮位特性持續培養第二甚至第三專長

(2)  依行星與宮位特性從事副業(必須保留正職)

(3)  搭配五宮與十一宮之特性培養休閒嗜好

但若遇外行星與重要內行星或吉星產生凶相位時、又該如何化解?

舉例個人近年的流年過運:土星過運本命冥王星,90度刑本命木星與過運冥王星,由於個人已有心理準備,近來除了兄長有小擦撞的車禍事故(木冥:已事先提醒)、母親家中差點失火(土冥:已事先提醒)、而我自己信用卡遺失、手機故障、因母親突然健康大幅衰弱必須就近陪伴照料外,一切都還算平安。那麼,我是如何幫自己與家人化解這個流年運勢的呢?

凶相位(衝突相位)通常以預期外的衝突損失或是困難膠著的事件顯現,因此如何將之分散成「大事化小」與轉化成可承受的程度是方法的重點:

(1)  多利用下弦月進行靈性淨化,只要方法正派正確,功效最大、後遺症最少。

(2)  以形化刑、做公益與佈施-須依其行星與宮位之特性尋找可替代事物(不痛不癢的不算)。這是老方法,但確實可以讓凶相位可能產生的損失與破壞轉化為有意義的奉獻與建設,一舉兩得。

以我個人為例,由於本命已有木冥90度相位,因此當面對土冥過運所採取的化解方式是:

(1)  閉關靜修-轉化過運冥王合相本命木星(3宮)/刑本命冥王(12宮)

(2)  手機故障故意放著不修-轉化過運冥王合相本命木星

(3)  建議兄長擇日換車-轉化過運冥王合相本命木星

(4)  趁兄弟各自結婚(土木)正式分家-轉化過運土星合相本命冥王。

(5)  母親家中拆除牆面重建-轉化過運土星合相本命冥王

Fotolia_10805497_XSS這個拆除牆面的浩大工程本可以選擇不做的,但母親健康衰化的跡象過於明顯,因此特地配合風水及擇日決定拆除重建,完工後,母親健康狀況明顯復原,直到最近母親門牙斷裂(土冥)必須重建,雖然叫人心疼也叫人哭笑不得,但總算可以稍稍放心,因為這表示能量轉化與釋放已經暫時告一個段落。

以上這些並非事先計畫也並非事後補強,而是採取見招拆招的方法,在這些方法中,個人認為最珍貴的心法在於自身要對能量(情勢)有所覺知,在覺知中去觀察所謂吉相位或凶相位的運作模式以及從生活中哪一個層面示現;有時可以借力使力、有時可以順水推舟,但必須提醒最糟糕的是企圖用壓制的方法去使那個衝突的能量消失。

「質量不滅」乃是宇宙的定律,「能量」本身並無法憑空消失,壓制能量的結果只會使該能量朝向你更無法預期的方向竄流發展,相形之下,有意識地「轉化」對於運勢改造與內在靈魂提升更具實質的幫助,特別是多數時候,生命總還是會在關鍵時刻呈現許多選項讓我們得以選擇轉化的方向,我們需要做的就僅是培養出對能量或問題「覺察」的能力而已。

梵谷-燃燒的靈魂-<八>占星與藝術創作

在占星學中,第五宮職掌「喜悅」的力量,而喜悅來自於愛、遊戲與創造,因此諸如「創作」「子女」「戀愛」「遊戲」「娛樂」「投機」「賭博」等都被認為與第五宮有關。但是,第五宮的強弱是指在命主整體十二宮的生活層面中、相對於其他十一宮的比重與型態,換言之,第五宮相關相位強不一定代表就會成為世界藝術大師,也不一定就是花花公子或是股市大亨,但如果這相關相位較命主其他十一宮強,當然就代表這是值得命主去發展的潛能,也比較容易成功。

此外,「創造」本就是人性的一部份,每一個人都多少具備對藝術創作的因子,因此如何將這些創造的能量發展出來、表現在哪一個生活層面…等,又將依據每一個人專注的生活層面有所不同。例如,有些人會展現在居家佈置、有些人會展現在工作場所、有些人則會展現在穿著、寫作或是美食料理。當這些創造或創作是在全然自主且無其他商業目的或特殊目的進行時,其呈現的結果往往可能就是:命主整張天宮圖的呈現或是命主該流運的呈現。這與心理學的「藝術治療」所關心的是同一件事,只是從不同的觀點切入。

 

舉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我自己。這個部落格雖開啟不久,但實際上是從來沒搞過部落格的我,已經從「MSX」、搬到「無X部落格」、然後又搬到「YaXhoo部落格」、最後是這裡…一共搬了四趟,也曾經委託設計公司幫忙設計,但不知何故,就是感覺不對、不順手、不舒服,或說…那不是我想要的!!到最後,是邊問朋友邊買書看、學著到處收集模組、照片、編修…才兜出這麼一個自己覺得「住起來還算舒服」的地方。當有一天正在自我滿足地欣賞封面時才意外發現搞了半天,我在兜的是自己的天宮圖!! 移動不定的視覺是風象特徵,石頭拱門就是土星位於雙子座的類象、旁邊的月亮剛好替代了星盤中的金星與月亮,那隻鸚鵡…本來不是要找鸚鵡的,本來是要找一隻非常大、白色的鳥的照片,但真的找不到,最後連自己都很懷疑這世上究竟有沒有這種鳥類的存在,…但如果按照原本的希望,那麼這隻大鳥代表的就會是在星盤命度上的那顆天王星,只是現在被水星(白色皇冠鸚鵡)給替代了,這看得連自己都搖搖頭覺得好笑。之後又翻出幾個熟友的星圖,發現到在他們的創作或習慣的穿著打扮確實也有呈現星圖的傾向,但那些能量卻未必來自特定宮位或特定行星

第二個例子是梵谷。梵谷被世人認為代表作的眾多作品中,這一張自畫像相當受到注目。畫作中大膽鮮明的紅綠互補色,除了是印象派用色技法的經典外,在如此強烈對比的色塊中,比重竟能達到如此視覺平衡也是被譽為傑作的原因之ㄧ,此外還有一種解讀是,因為這張自畫像是在與高更的割耳事件後1889年1月間所畫的,因此這幅畫也被認為顯現出梵谷當時的精神狀態已經瀕臨崩潰的臨界點。在占星解讀中有一個巧合是,在梵谷天宮圖中那個極敏感的三刑會衝頂點,就是金星與火星,金星的代表色是綠色、而火星的代表色是紅色,我以可能是梵谷畫下這張畫的時間點-1889年1月15起過運盤,觀察到當時木星已來到射手座23度~25度區間,與本命木星合相,換句話說,梵谷在當時所面臨的行運是「木星回歸」,並引動了本命星盤中那個極敏感的三刑會衝,而這張永垂不朽且極俱個人性格特色的畫作,似乎就是在如此充沛與擴張的木星能量中,所誕生的顛峰之作。

Vincent & Transit18890115

 

必須強調,目前為止這兩個例子還只能算是「巧合」,只是這「巧合」似乎顯現了在「創作」與「天宮圖」之間有著某些關聯性。這些關聯並非指向「依天宮圖去創作」或是「讓創作去符合天宮圖」,它們共同的指向是「那個真實自我的能量狀態」。這些能量狀態與外界事物環境共同組成了「事件」-而「創作」本身就是一個自發性的事件,天宮圖則是在這個議題上從另一個角度去觀察那自發性行為的背後的那個能量來源。

 

為了驗證這個關聯性的假設是否能在梵谷的整個創作生涯中看出更明顯的趨勢,我開始著手觀察梵谷生平849幅的油畫。目前,這個研究還在進行中,相當耗時耗神…但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把觀察結果呈現在下一集中。

補充:

(1) 木星的自然執掌事項為理想、願望、信念、宗教、遠行等,周期約12年,在占星學中被視為吉星,但在個人的星盤中必須考量其宇宙狀態與相位,才能論斷木星相關的過運或行運究竟帶來的是吉性或凶性的影響。在木星回歸的週期中,當事人往往會對「自我理想與願望是否實現了?」有特別深的感受,也會基於這個感受對未來的人生方向做調整,但以梵谷本命星盤中的木星來說,因涉及三刑會衝,且合相凶恆星天蠍座疏散星團M6,因此對梵古來說,「木星回歸」的負面影響可能大於正面影響-例如失望、絕望。此外,木星在梵谷的星盤中職掌6、9、10宮,因此「木星回歸」的影響力將會領先出現在這三個宮位所執掌的生活領域中。

(2) 在編號571,梵谷於1889年1月17日所寫西奧的信中,可以讀到梵谷對自己繪畫創作的沮喪、卻又不得不繼續努力的堅持,叫人感傷的是梵谷在信中羅列「支出紀錄」,也在文字中透露出他認為自己可能永遠都會如此貧窮的絕望。此外,在信中也可以讀到有關高更的段落,梵谷的語氣裡似乎有些怨怼,雖未表明何事,但似乎隱約透露出與割耳事件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