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從占星看單身男女戀愛與婚姻的焦慮及盲點

1111從占星看單身男女戀愛與婚姻的焦慮及盲點

從事占星諮詢的這些年來,在我所接觸的客戶當中,幾乎每一位單身男女都會提到他們關於愛情的困擾,有的被父母催急了,有的是被已婚朋友放閃給閃到了心眼兒,尤其,到了「1111光棍節」、「西洋情人節」等這一類商業活動的時節,就更加容易感到焦慮,擔心自己會不會就這麼一個人過下去。這次,主要回應內地朋友的提議,我打算以占星的角度來談談單身男女對「戀愛」與「婚姻」這兩件事的焦慮以及盲點。

兩件事?「戀愛」與「婚姻」不是同一件事嗎?

我想,這是多數人都有的盲點,總覺得戀愛的盡頭不就是婚姻?但是,從占星的角度來看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因為要從星圖中觀察一個人的戀愛與婚姻是需要從不同的後天宮位去看待的-戀愛事項觀察五宮,而婚姻關係觀察七宮-所以,從占星的角度來說,這兩件事雖然相關,但不是同一件事;

 

 

好比我經常碰到單身個案,她們戀愛宮狀態奇佳,身邊不乏追求者,但卻始終踏進不了婚姻,但也有已婚個案是戀愛宮呈現困難,婚姻宮卻是特好,配偶的社會地位與經濟條件都相當不錯,只是當事人感嘆兩人的互動談不上甜蜜;另外還有同性戀人,一般人以為這類族群是不可能「結婚」的,但偏偏他們婚姻宮狀態所顯現的是一心一德的忠誠,也就是說,即使在某些社會律法是不允許同性婚姻,但所謂的「婚姻制度」在他們的心裡卻是另一種形式的存在,這也說明了星圖中婚姻宮所呈現的,是一個人如何看待「一對一」的人際關係、或是平常如何應對「一對一」人際關係的模式,而非單指「結婚證書」,也因此,當接受個案諮詢時,我通常先反問「您是想戀愛?還是想結婚呢?」,這個問題通常都會讓個案沉默好一會兒。

「想戀愛?還是想結婚?」-五宮、金星

每當釋出這個問題之後,個案通常都會回答-「我想結婚,但都遇不上我愛的那個人」、「我想知道真命天子/天女什麼時候出現」、「我身邊有追求者想跟我結婚,但是我不愛那個人…」,總歸來說,一般有感情困擾的個案心裡真正的聲音都是「想要愛」,而這個聲音通常都是大過於「想要結婚」的念頭;

 

 

那麼,占星師是如何透過星圖來觀察個案「想要愛」以及「能不能愛」的情緒與能力呢?這個秘密就藏在五宮戀愛宮以及金星狀態裡,且無論男女,個人金星狀態都與愛的能力有關,但是,在繼續介紹個人金星狀態與愛的能力之前,我想還是先概略說明一下古今占星學的差異。

 

(點選以下各標題連結或點選下方分頁閱讀內文)

古典占星與現代占星-時代背景與觀點差異

古人的戀愛觀-古典占星的「子女宮」與古人眼中的好運氣

現代的戀愛觀-現代占星的「戀愛宮」與吸引異性的戀愛遊戲

 

戀愛的模式與盲點-父母的愛與成年以後的戀愛

那麼,戀愛的模式與盲點從何處而來呢?這通常與小時候,父母如何孕育自己並且相互互動的模式有很大的關連,這不只是占星學如此觀察,現代心理學也早已提出大量的佐證。

稍早提過,五宮是四之二宮,是家庭的獲得,獲得了子女,這是從第四宮來看第五宮的相對關係;若從第一宮來看,五宮就會是個人身體外表的延伸,所以古人稱為「子女宮」;若將第十宮作母親宮位來解釋,那麼第五宮就會是十之八宮,母親的死亡宮位,所以古人說個人生日是「母難日」真是一點也不假,這個宮位象徵母親透過臍帶給予了這個孩子什麼,也象徵這個孩子在什麼樣的經濟條件與家庭核心價值中長大,是孩子如何感受母親的愛與家庭愛的宮位,也是未來這孩子會以同樣方式或相反的行為模式來「展現愛」與「感受愛」的宮位,也就是愛的能力。

 

 

「父母的愛」,每個人腦海中浮現的可能大不相同

但說到父母的愛以及與父母的互動,每個人腦海中所浮現的回憶可能大不相同,好比有些父母成天把孩子罵得半死,不准這個不准那個,成天嫌棄孩子不夠好,或是說話直腸子、從不稍稍拐彎,當眾揍小孩、辱罵小孩,還附加一句「我這麼說這麼做、這麼坦白都是為了你好」,於是孩子一聽,就把「嫌棄=愛」或「直白=愛」根深蒂固地植入腦中了;

又例如有些父母放任孩子在超市把架上商品弄得亂七八糟,孩子在公共場所怎麼搗蛋,父母雖覺得難為情,但認為這是為了孩子好,給孩子自由、讓他們「盡情發展」,於是對孩子的任性保持無動於衷,這下子,孩子就把「任性=愛」或是「不回應=愛」植入腦子裡了;

也有父母是把錢與物質當成愛,父母當孝子,孩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也有父母總以金錢或物質的回饋來交換孩子的聽話與配合…,於是,孩子就把「交易=愛」、「禮物=愛」給刻進了心坎裡;

說了這麼多,身為父母的讀者們可能會感到委屈,覺得這樣不對、那樣也不對,那到底要怎麼樣才對呢?確實,父母本來就非常難為,前面我所提到的狀況也只是指「當狀況發生過度且失衡」的時候,這不是要批判父母們對錯,因為終歸到底,父母也不外乎有自己的成長故事,只是,站在前來尋求諮詢的單身個案立場,我們必須協助他們客觀反思在他們與父母互動的成長過程中,所看見的、所感受的、那個被稱為「愛」、並且延伸到他們長大後,成為他們「求偶模式」的東西,是否有因為過去經驗「過度失衡」所形成的盲點。

所以,如果單身男女們感覺自己的戀愛卡住了,建議不妨先回想一下小時後與父母的互動關係,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如何感受這互動關係的,倘若,對這樣反思覺得困難,其實就可以求助心理諮商師或是占星諮詢師的。如前所述,只要找到盲點、並且適時適度點破它,其實都會有轉變的契機。

心裡對愛的真實需求與偽裝-問題背後的問題

那麼,為何我會假設個案當事人在反思盲點時可能會遇到困難呢?那是因為當事人通常像是站在五里霧裡,很容易以他們前意識的感知來思考問題,並且下意識地以遺忘來迴避某些不舒服的經驗感受或是未被滿足的需求,這是人類心理很自然的自我保護本能,但這個本能卻也容易使當事人偽裝了真正的問題,於是,諮詢師經常性的工作就是得協助個案當事人找出問題背後的問題。

我曾經遇過這樣一位個案,她來的時候是有戀愛對象的,但她總覺得自己並不愛對方,所以她想分手,但又擔心分手之後會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那個店,所以她來找我諮詢,我聽了她的來由後反問她何以會認為自己並不愛現在這個男友?她舉出很多對男友不滿的例子,但那些聽起來都像是連續劇裡才會發生的情節,於是,我查了她當下的流年後發現、行運海王星正三分她的金星,暗示著海王星所象徵的浪漫與幻象正在引領她親密關係昇華的道路,在那當下,連續劇裡轟轟烈烈的戀愛情節就成了她短暫性心理認同與仿效的模板,而她之所以對目前的關係感到焦慮,是因為她感覺兩人的關係似乎碰到了瓶頸,在交往多年後,兩人對話的頻率越來越少,所以,以這命題來說,問題背後的問題在於溝通、對愛的認定以及諒解對方當下的狀況,而不是她自己真的不愛對方。

以上這個狀況還算單純,問題背後的問題仍與親密關係相關,但也有那種狀況是,問題背後的問題根本與主題無關。

近期一位舊客戶來找我卜卦,她詢問與前男友以及前前男友的緣分,我反問她「為何想要結婚?」,她說她為愛痛苦,想要愛、想要結婚,想要有個伴能夠分享生活、共同成長,坦白說,這一題從問題本身就已經很明確可以讀到她其實並沒有真正愛上誰,也不是為他人痛苦,而在那當下,卦象給了同樣的暗示,冥王星位在上升點,這是強烈寂寞的徵象,也是另有意圖、「求生存」的跡象,當下,我心裡判斷她應該是另有麻煩了,但我只回應她關於「前男友們」的解讀結果,沒跟她提及心裡想的,畢竟,那不是她卜卦想求解的題,但隔沒多久她又跟我聯繫了,因為她真的另有狀況了。

所以,我想藉這兩題給單身讀者們的建議是,可以反思一下自己為感情焦慮的真正原因。這世界是充滿戀愛機會的,緣分未到還算小事一樁,但真正重要的是,是什麼使我們想要追求愛?或者,是什麼使我們失去求愛的勇氣?問題背後的問題究竟是什麼?我想,只有搞清楚這些事,才能幫助自己做出無悔的決定或者改變。

金星與土星-是愛的失能?還是承諾?

還記得以前有一陣子經常接到占星愛好者詢問自己金星與對方有土星的相位是不是代表會結婚?這問題經常讓我捏把冷汗。

如前所述,金星象徵愛情,其性質是濕與熱,但土星卻是象徵嚴肅與限制,其性質是乾與冷,所以在占星學中,無論本命或是合盤,當金星遇上土星,彼此就會產生影響,金星這方會降溫偏乾,土星這方會偏溫與濕,狀態好時,象徵婚姻的承諾,意思就是這女人自此收斂自己,履行義務,但狀態不佳時,則暗示對愛的自我價值感不足,在自卑與恐懼的心理狀態下,傾向於以限制牽制來確保關係,或是對愛的表達能力相對遲鈍與被動,對愛的渴望容易漸漸失衡,最後形成心理上的失能;男性的火星若是與土星狀態良好,勤勉負責的徵象是相當明顯的,但若是狀態不佳,同樣暗示對性容易形成心理上的失能。(請留意這裡所強調的是心理上的失能)。

 

 

土星帶有試煉、義務、限制、考驗等象徵性意義,若以享樂主義來看它,試問誰會願意進入婚姻就像是進考場一樣呢?但若是以理性主義來看它,婚姻本身就不單單只是快樂就好,婚姻生活中會有養兒育女的責任、會有照顧長輩與家計問題等需要考量,凡事都是需要相互承諾、託付與經營,當中也必定會有現實的壓力,若以正面字眼來說,能夠寄予期望的,就是兩人付出之後都能夠有實質性的累積,並且變得成熟,就像是電影「藍色珊瑚礁」,兩個孩子漂流到汪洋中的小島,在原始環境中一同成長探索,生兒育女建立家庭,雖然辛苦、卻腳踏實地。

所以,在占星學中,即便是如土星這樣的凶星,也必定會有優劣的兩面,要取哪一面就看你站在哪一面去看它,我們不能以凶相位單論凶,也不能以吉相位單論吉,更不能以雙方金土相位就單論婚姻有無,而須以所在星座、宮位、相位、元素等整體評估後方能論其婚姻的狀態與品質。

「1111光棍節」與「西洋情人節」-從購物看愛的需求

文章最後,想來聊聊「1111光棍節」與「西洋情人節」,這兩個節日在現代社會算是重要的商業慶典,沒情人可以愛自己,有情人的藉機浪漫。依據媒體報導,每年「1111光棍節」的營業額可上達千億人民幣,但內地朋友告訴我其中不少人隔天就退貨了,顯示有部分單身男女其實對於這樣的節日是感到焦慮的。

但是,站在占星諮詢的觀點,我認為即使是失手血拚都還是很OK的,因為象徵愛情的金星,同時也象徵自己的價值觀以及消費模式,因此,在這類商業節慶的日子,也是觀察自己內在對於戀愛的情緒、模式與盲點,以及覺察自己希望如何被愛的最佳時機。

舉例,同樣是單身男女,買家具類的可能希望的對象是個事業穩定、擁有房產,能夠給兩人一個家或共同經營一個家;買衣服精品類的,則可能暗示希望他人覺察自身存在,希望對方能夠經常用讚美來愛自己;而買電腦手機書籍的則通常暗示希望對方是個學識豐富、能夠傾聽自己與自己交談的對象;買運動用品、球鞋、T恤、牛仔褲的則可能暗示所希望的親密關係是輕鬆而不受拘束,可以一起做點什麼的…;

選購東西的速度大致也與自己挑選對象或進入關係的速度有關,速度越快的,越重視看對眼的感覺,熱情而篤定,速度越慢則代表條件多多,要左思右想才敢進入關係。如果平時就有愛退貨的傾向,則暗示缺乏自信(對自己的判斷沒有信心),且越容易從關係抽腿,如果是在商業節慶後大量退貨的,則暗示近期生活失去目標、極度焦慮。平時若是經常雞蛋挑骨頭、毫無原因抱怨客服,則傾向自我存在感不足,生活中可能還有些其他壓力導致轉移情緒到客服身上。而同樣商品重複選購頻率越高,暗示忠誠越高、但在乎新鮮感,維護意願高;而若非真的因為老舊破損,在這天購買床單被套或是內衣類的則多少與肌膚之親的需求有關。

 

以上是讀者們可以簡易自我覺察的方法,只是,若要針對你個人的戀愛狀況,並且有效地揭露你自己的戀愛模式與盲點,那麼我會建議找心理諮商師或占星諮詢師好好談一談,這兩種專業顧問都可以協助你,只是使用的方法與工具不同,我想,這份建議並不會因為我自身的職業而有所偏頗。

此外,一般社會大眾或年輕族群可能很容易會受到「如果他的金星在xxx星座,那麼他喜歡xxxx的女人…」那一類文章的吸引,若純粹為了娛樂、打開話匣子倒也無妨,但若想真的解決困擾,那我個人就真的不建議了,因為那根本是無效的,且不止無效,還可能誤導你對自己、或是對心儀對象的認知與認識,誤導了你迴避自己內在的真正問題與需求,而促使你在戀愛的路上繼續繞遠路。

人的內在有多麼細膩複雜,誕生星盤也就有多麼細膩複雜,倘若問題是容易解決的,那麼人也就不會為愛感到焦慮了,不是嗎?

本文於2017年10月14日同步刊登「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網站」
2019年水星凌日之倒數計時

2019年水星凌日之倒數計時

水星凌日與金星凌日一樣,屬於內行星與太陽內合時所發生的天文現象,在星圖中是「逆行現象」的一種:

而所謂的「逆行現象」,即是以地球觀測者與內行星、彼此感覺像是「競速」的相對視運動中,所發生的視覺現象,反映在星圖時,會呈現行星在黃道上度數向後退行的現象;

而、金星逆行或水星逆行時時有,但各自的「凌日現象」卻相隔數年或百年的原因在於,行星與太陽內合時,其黃緯高度是否抵達與太陽、地球中心點精準連成一線的位置,這就與「日蝕」、「月蝕」發生的條件是一樣的,不同的是,由於與地球相對距離的關係,水星與金星的背影並不足以遮蔽觀測者的視線,所以,當我們在地球上觀測「凌日現象」時,所看到的就會是一個小小的黑點飛掠過太陽表面。

自古以來,常聞「金星凌日」象徵女人奪權或是瘟疫,但卻鮮少聽聞「水星凌日」對於變幻莫測的世局有何意義,而作者認為、在極端敏感緊繃的時期,「水星凌日」暗示了一種「懸崖勒馬」或是導致「全盤皆輸」的一個關鍵性的決定或認定。

「水星凌日」周期是每一百年大約會出現13次,每次都會在5月初或是11月初發生,也就是發生在金牛座或是天蠍座;

水星在象徵物質與務實面向的金牛座逆行、在經過焦殤與太陽核心後的這個過程,象徵了某一時期、膠著於盤算利弊得失之後,所可能必須做下的決定;

而水星在象徵深度觀察與深刻情感的天蠍座裡逆行、在經過焦殤與太陽核心後的這個過程,象徵了我們在某一時期的思維,在經驗深刻觀察隱蔽不為人知的祕密、或是試圖自我解釋對於某一特別執著的情緒情感之後,所可能下定的決意;

無論是發生在哪一個星座,那一刻間我們所做的決定、或是基於感受、在我們的內在意識裡對於某件人事物、所定下帶有絕對主觀的認知、定義或主見,都將細細牽引著我們未來3-15年間的人生或世運的種種佈局以及彼此牽絆的命運。

「水星凌日」效應不容易被覺察的主要原因在於,它象徵著當事者思維的一種轉變,而這種思維轉變到顯化成實際行動,其時間長短不一,因此,我們唯一能夠掌握的,是保持對自己內在思維的客觀觀察,這樣的習慣可以擴展至每年三次的水逆時期。

前兩次「水星凌日」發生在 2006年11月8日以及2016年5月9日(UTC)

2006年11月8日的「水星凌日」發生於天蠍座16度,從開始到結束共歷經5小時,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西經111度到西經149度的區間,也就是美國西岸。2007年4月,美國新世紀金融公司爆發破產,引發後續的次級房貸風暴與金融危機

觀察美國加州艾爾文市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可見金星落陷天蠍座,土木四分,水星逆行四分海王,暗示著某些不為人知的祕密或是決定即將引爆

 

2016年5月9日的「水星凌日」發生於金牛座19度,從開始到結束共歷經7小時30分,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東經26度到西經30度的區間,也就是西歐到大西洋區域,2016年6月23日,英國舉行脫離歐盟的全民公投,其結果為「英國脫離歐盟」

觀察英國格林威治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水星等分南北交點,木土四分但木星逆轉順行,而水星逆行三分逆行冥王星,當中歐盟的阻撓牽制在所難免,且當水星續入相位落陷木星,某程度確實可能影響國際性企業求去,但水星最終入相位入旺的金牛金星,以「決定」本身而言是相對有利,或者可以說,以金星執掌二宮而言,為自身利益所做出決定的意圖相當明顯。

下一次「水星凌日」即將發生於2019年11月11日天蠍座19度,從開始到結束估計將歷經6小時30分,地球上主要可視區域為西經12度到西經54度的區間,主要國家為冰島、巴西,範圍含括北極圈的格陵蘭。

觀察巴西首都的水星凌日食甚盤,星圖中水星位於天頂,除了逆行三分海王星,未見明顯的主相位,但以水星行經MC而論,巴西經濟率退或者泡沫化,以及政治問題極可能於2020年有顯著的擴大;而相較於冰島與巴西,或許北極圈格陵蘭的航線之爭以及冰帽溶解危機更可能成為全球性關注的焦點。

 

而在台灣,2019年的水星凌日對於我們會有怎樣特殊的意義呢?目前看來,台海周邊戰事在所難免, 我們可以從兩個時間點來細推,一個是水星凌日開始的時間、另一個是水星凌日食甚的時間。

2019水星凌日開始時間- 11月11日晚間8:35 (台灣時間)

上升星座為巨蟹座,月亮入旺於金牛,但剛離相位天王星,整張盤行星間看似沒有明顯的主相位,但在赤緯平行與反平行相位卻異常忙碌、更毋論映點與反映點。

水星六分離相位冥王星,暗示來自外界的壓制、剝削或是背叛,食甚後水星續入相位土星16度,象徵防衛或阻撓;火星是日水的定位星,落陷於天秤座24度、但合相吉恆星大角星。

2019水星凌日食甚時間- 11月11日晚間11:20 (台灣時間)

隨著地球自轉與水星凌日的行進,上升星座為轉換為獅子座,主星正是太陽,但稍早所見的土星與冥王星已經轉換至六宮,而火星轉換至三宮,政府公務機構、國防、勞健保之解構重整已到倒數階段,而落陷火星卻顯露出快速、魯莽、蠻幹、殘忍,卻容易誤入陷阱的鬥爭。

從行星投影圖觀察,從開始到食甚,2019水星凌日的土星及冥王星下降線將行經亞洲島鏈,換言之,凡土星與冥王星下降線經過的區域都可能在所謂的政經保護主義或民族主義中做出重大、但卻可能錯誤的決定,而土冥天頂線在食甚時,將抵達德國上中天,我們過去一直所關注的歐盟,它會走向另一種新興貨幣政策?或是同樣走向各自解離的保護主義呢?

 

 

如前所述,「水星凌日」效應不容易被覺察的主因在於、它象徵著當事者思維的一種轉變,而這種思維轉變到顯化成實際行動,其時間長短不一。善曉占星學的讀者朋友們必能發覺作者在多處解析中語帶保留,而作者發布這篇文章的用意,除了占星研究之外,也希望能夠喚起讀者們,在某些關鍵的大事上能夠更審慎覺察到我們的思維與決定是否因過於執著而誤入了陷阱。

甭論北韓小孩玩大車極可能引爆的亞洲世紀災難,倘若、我們在此環境之中、更加使自己陷入鷸蚌相爭或是賭桌上的籌碼,相信絕非明智之舉,回頭看看我們的家人與孩子,我們終其一生追求的是什麼呢?

相關文章: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本文於2017年3月22日於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  同步發表

 

新月祈願?占星原理公開-紀念最愛的靈魂占星家Jan Spiller

新月祈願?占星原理公開-紀念最愛的靈魂占星家Jan Spiller

Arrangement of human feature lines and symbolic elements on the subject of human mind, consciousness, imagination, science and creativity

大約三週前,從NCGR占星研究協會的會員電子信裡讀到靈魂占星家Jan Spiller因癌症過世的消息,著實令人感到非常的震驚與遺憾。

想到她的著作-「靈魂占星」,那可說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貢獻,她以靈魂轉生的角度、完整而細膩地重新詮釋兩千年來令古典占星家們不知如何以對的南北交點,賦予我們解開宿命枷鎖的一把心靈鑰匙,假如Liz Green的「土星-從新觀點看老惡魔」是心理占星學的曠世巨作、如果Jeff Green的「冥王星-靈魂的演化之旅」是演化占星學的揚帆啟航,那麼Jan Spiller的「靈魂占星」就是帶領我們轉化業力為助力的一大突破。

她的另一個貢獻是與我們分享了她最美好的發現-「新月祈願法」,這個簡單卻有效的法門不只帶領她的讀者、也影響許多占星師們能夠更善於運用新月時刻,來專注於自己內在意識的功課、並且發展出自我實現的力量,從歐美網站上目不暇給的新月專欄、新月報告,就可以窺探出無一不是從這樣的觀點出發,儘管、他們不稱它做「新月祈願」,但那些都是新月的內在功課。

然而遺憾的是,七年來、「新月祈願法」在台灣時而受到莫名的毀謗與攻擊,有的出自於完全不了解這個方法的原理、有的出自於私人恩怨的報復,有的斷章取義、以訛傳訛…。但沉默終究不是辦法,所以大約在2014年,我曾經舉辦三場的線上免費講座,提到「新月祈願法」的基本原理與應用,一般讀者或許還是不太能夠理解,但慶幸的是、有幾位占星師友都明白了,也都開始共襄盛舉,也許人數不多,但都是重要的種子。

現在,Jan Spiller雖然回歸靈魂世界,但我想藉由這個版面來暢快聊聊Jan Spiller的新月祈願法、我個人發起的經過、我個人依據「新月祈願」所開發的「新月寶藏」,並說明多年來所領悟到「新月祈願」的占星原理,以作為對Jan Spiller的感謝與紀念,同時,也以此篇作為我「新月寶藏」即將於年底停刊的預告。

停刊的想法其實已經醞釀許久,主要是因為我目前服務於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台灣分會,會務、諮詢、研究、寫作、備課…等,工作時間經常處於相當忙碌、機動卻又分散的狀態、因此暫時必須有所割捨,也因此,只能懇請長期支持的讀者朋友們見諒了。

 

發起的經過-為什麼我厚臉皮宣稱自己是台灣發起人呢?

Jan Spiller所發現並開發的「新月祈願法」

我個人加入擇時概念而開發的「新月寶藏」

 

關於「新月祈願法」的占星原理

關於「新月祈願法」的占星原理,Jan Spiller也許自己沒發現,也或許她曾經懷疑卻遲遲沒說出口,但就像Dorotheus、Ptolemy、Vattius Valens、Firmicus Maternus…等無數的古代占星家,他們當時未必肯定地球是圓的,但他們諸多的研究與著作足以讓後世學生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看到更遙遠的地方…感恩的心不能忘,但進化是後世的責任,現在讓我們來聊聊為什麼我會主張「新月祈願」是有效的以及它背後的原理。

 

從重力思考月亮週期的變化與潮汐

從農耕思考月亮週期與大地的吐納氣

 

從擇時占星學思考新月的時間點

「新月祈願法」在占星學界裡最經常受到質疑的是日月合相的焦傷問題。

十三世紀義大利占星家Guido Bonatti在其著作”Book of Astronomy”第七部”On Election”裡[註3],針對第七宮事項的擇時、特別提到了焦傷(Combust),他表示日月合相後6度內為焦傷,且根據al-Rijal,那是恐懼的,如果有人在那時候征戰,特別是在頭一小時,則會因恐懼而挫敗、失去他的生命與靈魂…。

我自己是研習古典占星出身,相關古典文獻在2010年陸續出版後就已購入研習過,因此甚知古典占星家的描述總是相當武斷而令人恐懼,那是他們的時代背景、我們無可置喙,但是、存在於現代的我們,是否有可能進一步去理解或驗證他們如此詮釋的原因呢?

倘若新月的時間點真的那麼可怕,那麼觀察新月新生兒死亡率也是可行的,因為一個活著征戰的人都會死亡的話,更何況是一個正要出生的嬰兒呢?所以,我當時迅速粗略地觀察了Astro.com的新生兒死亡案例,然後當此刻、撰寫這篇文章時,又再迅速粗略地觀察了一遍,其結論依然相同。

Astro.Com的新生兒死亡星盤 (實際共391筆),該頁面181筆除以八個月相,預期每一月相平均應有22筆,我特地將容許度盡量放寬、以整宮相位來判斷,但結果如何呢?出生於日月合相(新月)後30度內的案例12筆,出生於日月對分相的8筆、出生於上弦日月四分相的16筆、出生於下弦日月四分相的13筆,這些只是粗略的概估,但關鍵是,在181筆新生兒死亡的案例中、出生於日月精準合相的僅有2筆。

就像我在NCGR台灣分會導讀讀書會時經常提醒的,Astro.Com的數據雖然珍貴,但未依人口比例抽取的質量,其調查結果的代表性也是可議的,因此,研究議題的設定就變得很關鍵了,然而重點是,倘若新月這個時間點真的那麼不吉, 181筆新生兒死亡的案例裡,怎會出現低於2%的結果呢?這樣的結果顯示新月的時間點並不如Guido Bonatti或al-Rijal所說的那麼恐怖啊。

無獨有偶的是,Dr. Lee Lehman在她2015年甫出版的”The Magic of Electional Astrology[註4]”裡也提到了焦傷(Combust)以及焦傷時辰(Combust Hour),她非常具有實驗家精神、是我崇敬的占星家之一。她檢驗11件飛機失事與災難事件,結果如下圖,只有一件是符合日月合相6度內焦傷條件的,而且這件還是發生於殘月、並非新月,又這11件中沒有任何一件是發生於焦傷時辰(Combust Hour)。

LeeLehman-Electional

再續論、在古典占星學的領域裡,「焦傷」確實是相當受到重視,我自己多年前也曾在文章裡提到過它相關的定義-

  • 核心(Cazimi)- 行星與太陽0度-17分內合相
  • 焦傷(Combust)-行星與太陽17分-8度30分內合相
  • 在太陽的光束下(Under the Sun’s Beams)-行星與太陽8度30分-17度內合相

十七世紀英國占星家William Lilly認為這三種狀況中,只有「核心」最為吉祥、並給予5分的偶然尊貴,咦?這不是妙了嗎?怎麼他的看法會與Guido Bonatti、al-Rijal…不同呢?又台灣古典占星家-秦瑞生,在其著作「占星學(上)」[註5]也寫到「由於焦傷的行星失去力量,固可善用其特徵、應用在不同的占星學領域,因焦傷,不見行星之光,在擇日占星學上,可用於強調祕密的事件上」。

由此,我們再回到al-Rijal所描述的出征背景,一起來想想-al-Rijal之所以認為「新月」是恐懼的,那會不會是因為新月夜晚無光所產生的心理恐懼呢?如果是那樣的狀況,那與坐在家裡秘密地磨刀練劍或內修許願又會有什麼衝突呢?而所謂新月焦傷的指責,究竟是真有所本?還是只是部分占星學生不求甚解、自己內心裡所產生杯弓蛇影的恐懼呢?

 

從行星軌道與太陽風思考「行星焦傷」

從月球的電磁逆流思考「新月祈願」的時間點

 

從希臘占星學思考幸運點與新月的價值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占星學的領域來思考幸運點與新月的價值。

在每次的新月盤中有個特徵,那就是幸運點「永遠」都與上升點合相、而在滿月星盤裡,幸運點「永遠」都是與下降點合相,但這又有什麼樣的意義與價值呢?

幸運點與精神點的計算邏輯都是基於太陽、月亮與上升點的黃道度數關係,其哲思背景與諾斯替教義(Gnosticism)、赫密斯教義(Hermeticism)有甚深的淵源。

諾斯替教義認為每個星體都有一個屬靈的統治者,而太陽與月亮是兩大光體,一個代表父親、一個代表母親,日月關係也顯示出光明與黑暗、物質與靈魂的轉換,由此衍生的赫密斯神祕學及希臘化時期占星學,則是將依據日夜間區分所計算而得的幸運點來代表身體與物質,精神點則代表心智與靈魂,因此,太陽、月亮、上升點、幸運點以及出生前的新月或滿月,這五個要素被視為構成一個人的命格有關,特別是幸運點,更是與一個人今生的健康財富息息相關。

關於幸運點的應用,西元二世紀占星家Vettius Valens所留下的著作可說是描述得相當詳盡,比起其它三世紀以後的占星家著作,Valens的著作”Anthologies”更可見到趨近原汁原味、希臘化時期占星學的內涵與思維。

首先,他在第二部裡關於新月描述到:「新月指示地位與權力,王者風範與專制傾向,所有關於城市的公眾事務,父母,婚姻,宗教,以及所有全世界的,宇宙事件。新月、緯度以及動向的主星均顯示出同樣的東西。[註14]」,從這一段,我們可以看出至少Valens本身對新月所持的看法是相對正面很多的。

接著,他在第四部裡描述到年限主星(Chronocratorship)、以及後來被現代占星師Chris Brennan稱呼為黃道釋放(Zodical Releasing)的推運技法,也就是以虛點(Lot)的所在星座起算,每個星座依其主管主星賦予不同長度的年限,並依其星座主星之能量與優劣勢,來推論命主一生當中各短中長期的流年大運。虛點的運用主要以幸運點為主,但其他諸如精神點或Lot of Eros…等也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推論。而這個技法的關鍵是每當幸運點依序推進到與包含幸運點所在星座起算、第四、七、十個星座時(特別是第十個星座),幸運點所象徵幸運(或不幸)的大運就會開始啟動。

針對此法,Valens還特別提到:「此外,我們可以用相同的Apheta(太陽或月亮)給新月或滿月出生的人,因為在那些時間,幸運點與精神點會位在同一星座,當我們研究關於這些人星盤上的年限主星以及他們的健康時,我們會從Vital Sector(生命區間)的星座開始,但關於他們的活動力,會直接從幸運點所在星座開始起算,而這又特別確定的是,在夜間出生或是那些出生於新月、且新月位於天底、四分上升的人,就結果而論,新月會比滿月好,因為新月的幸運點與精神點會位在上升處」。

也就是說,幸運點或精神點本來就是基於日月關係的融合,所以當新月或滿月時,幸運點與精神點會在同一個星座,但若比較新月與滿月,新月會更加吉祥,因為幸運點與精神點就位在象徵生命或事件開始的上升點處,假使、新月位在第四宮,那麼就會四分上升處的幸運點與精神點,雖然是四分相位,但能量會特別顯著。

新月祈願?- 給懷疑論者的衷心建議

所以看到這裡,相信讀者們都已經清楚了解到,「新月祈願」背後的原理其實是紮紮實實的,即使Jan Spiller自己可能也沒發現,但她依據實作經驗所分享的,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時間點,能夠幫助讀者們透過「新月祈願」的內在功課來築夢踏實。她從未保證你只要新月許願,就能躺在家裡看電視等著如願,相反的,她在世時、不斷地以她的熱情激勵周圍的人去努力、去開創、去自我實現。

而對於懷疑論者,我在這也想提供一個衷心的建議。歷史上許多占星師在類似技法上可能都有不同的意見,但當我們要提出批評時,最好直接請教主張該技法的人為何這麼主張的理由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會比較妥當,若主張該技法的人已經作古了,那麼自己就得先拋棄成見,多方面觀察學習、紮紮實實驗證後,再來具體論述自己的想法邏輯會比較恰當,否則只是自曝其短,何苦來哉?

以上這一萬兩千字的思辨,希望能夠還給Jan Spiller一個公道,以紀念她為我們帶來如此美妙的發現。

 

文章註記連結

 

作者:瑪碁斯

著作權所有‧歡迎轉寄分享,但請勿刪減改作、並註明引用來源,謝謝。

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SaturnReturn

 

2020年,木星、土星、冥王星即將合相於摩羯座,在那時代巨輪下,人人都有份,但是,對於四年後即將迎接第一次土星回歸的90青年們,以及那些四年後即將迎接第二次土星回歸的60壯年們,這場土星回歸,會是一場異世代的對抗?或是跨世代的結盟呢?

1990-1991年間出生的青年們

在我提供諮詢的個案裡,經常接觸到出生於1990-1991年間、本命星盤土天海合相於摩羯座的個案,雖然只是透過電腦及麥克風,卻能聽出他們與其他八零後非常不同的一種特質- 對世界與未來抱有崇高的願景、對自己想做的事有明確的想法與野心,但對大環境卻有著深深的無力感、徬徨與憤怒,有時甚至能從他們的聲音裡、看到那彷彿是被困在鐵籠裡的一匹狼、有著空洞而失去光采的眼神。

他們是好命卻不見得幸福的一群孩子,隔代教養或單親教養的特徵在他們的成長經驗裡尤為明顯,本命星盤中的凱隆巨蟹更透露出他們在親情溫暖與情感表達上的某些欠缺與情殤,在父母與周圍的期待下,他們有不能輸的責任,但問題是、對他們而言,現實世界裡似乎越來越難找到贏的機會…

1960-1961年間出生的壯年們

1960-1961年間出生的個案,在我諮詢業務裡是相對較少的,除了世代稍有不同,多少也與他們比較仰賴傳統命理的時代背景有關。

這幾位個案的本命木土位於摩羯座,三分冥王處女。就西方社會而論,他們所出生的年代是嬉皮文化開始醞釀的年代,但那卻不代表他們或他們的父母都是嬉皮,正確應該說,1960-61年是越戰持續升溫、備戰的時期,柏林圍牆建立、冷戰開始…在這氛圍下出生的人們,也有著與其他年度非常不同的一種特質-堅強、務實、勇於承擔,高度危機意識、凡事未雨綢繆…以及相對強烈的防備心。在他們的本命星盤中凱隆寶瓶對分天王獅子,某程度透露出他們對於階級倫理與組織團體歸屬的需求、而另一方面也暗示著因個人主義所可能帶來的衝擊、隔離與傷痛。

1973年,是他們第一次土星半回歸時期,世界出現了第一次石油危機,當他們踏出社會後,他們共同經驗1980年代歌舞昇平、經濟科技的高度發展期,而到了1990年第一次土星回歸時,他們又再度從集體氛圍中經驗了大型颶風災難、柏林圍牆倒塌與蘇聯解體,在日本有經濟泡沫的恐慌,以台灣來說,則是共同經驗了野百合學運與其他政治的動盪。

2020年-木土冥合相摩羯座所象徵的時代意義

2020年木土冥合相摩羯座、三分天王、六分海王(整宮相位),除了部分區域可能的自然災害-地震、火山爆發、乾旱飢荒、人口遷移、極權政治、恐怖主義與戰爭(北韓與ISIS挑起的可能性最大),從過去木土冥合相的歷史來看[註],它可能還象徵著「財富重新分配」、「組織的分裂與統一」、「文化宗教藝術的融合」與「新帝國的崛起」。

2008年冥王星進入摩羯座後的這八年來,無論是經濟金融或是政治體制都已進入死亡與重生的周期,而90青年與60壯年這兩個族群早已開始體驗最深刻的、被壓制與相對剝奪感的危機。

對90青年而言,上一世代似乎是將他們這一生好運與機會提前用盡的罪魁禍首,無論是環境資源或社會資源,留下的只有負債累累,他們感覺活在一個有要求卻沒有保障的體制;然而、對60壯年來說,那新世代的抱怨與騷動又何嘗不是威脅著他們胼手胝足、度過重重難關所建構的堡壘?又何嘗不是像根針一樣扎在他們心知肚明的罪惡感裡?

90青年的抗爭、60壯年的保衛戰,兩種力量形成社會上一種撕裂與牽制的氛圍,就像一個即將臨盆的產婦、正經驗著越加頻繁的收縮陣痛…。

此刻,土星正運行於射手座,暗示著組織架構上對新方式、新方向的一種摸索與嚐試。90青年開始思考自己未來如何突圍、如何生存,是否轉行?60壯年則開始思考自己的老後該選擇依附一個怎樣的體制才更有保障。

就經驗值而論,60壯年胸有成竹多了,在他們本命星盤中的木星魔羯與過運土星射手形成互容,前次土星回歸的經驗讓他們更懂得如何慎選方向而不躁進、或是直接冷眼旁觀世態的動盪,雖說相對消極,但這可能是他們成長經驗中所觀察到的一種生存法則;但是,同樣的過運土星射手,對多數90青年來說,卻仍是一個摸石子過河的過程。

2017年底土星進入摩羯座之後,一種更加具體與完整的格局將開始在冥王星所掃空的區域裡堆疊,但這必須經得起90青年的考驗,而在2019年底,隨著木星進入摩羯座後,世界可能再以金融債信危機、飢荒或戰爭的方式,來完成這時代性的轉化,這場局、60壯年不可能涉外。

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當然,世代星盤不能單以90青年與60壯年這兩個如此狹小的出生區間來比較,但是,我們若以2020年、木土冥合相於摩羯座的星盤、來仔細推敲他們兩代即將在2020年面臨的土星回歸議題,那麼就能觀察到他們是即將感受最強烈、也最具時代關鍵性的兩個族群,除了大環境的考驗之外,這兩個世代還是彼此的生命功課與師傅,他們各自的土星回歸將碰撞出響亮的變奏三部曲,他們如何面對他們的生命功課也著實牽動著世界的未來。

90青年是帶著60壯年在第一次土星回歸時、未竟課題所誕生的一群,那是一種抗爭與變革的力量,瓦解由極權與卑微感所共構的體制,因此,90青年較難再去接受相同體制的束縛,他們傾向歸屬更大的理念或嚮往;網路科技是他們對抗舊制的手段,而當網路自媒、電腦遊戲等虛擬世界越加興盛時,他們本命星盤中的海王魔羯也會引領著他們的選擇、投射出他們期待或嚮往的世界,且當電腦遊戲開始被當作正式運動競技項目之一時,虛擬世界裡的角色與互動已逐漸被帶往到這真實的世界,對90青年來說,「能力競技的遊戲規則」才是唯一的體制,或許、那會為60壯年們帶來像「裸奔」一樣的極端不安,但90青年們所能夠注入並療癒的,正是60壯年們那未曾綻放的自我與自由的價值,是恐懼與擔憂的釋放。

而隨著2020大趨勢,60壯年的第五次木星回歸、則將可能為90青年注入更多的實務經驗與創業資金,但那也可能來自於另一種形式的「財富重新分配」,這是60壯年能夠為他們自己也為下一代所點起另一周期的馬拉松聖火。這兩世代攜手面對生命課題的方式、將是決定我們30年後「新進化生活型態」發展方向的新起點,包括農業科技、環境淨化、電子政府、綠能生活等。

雖說、2020年的趨勢已在占星界引發高度的關注,木土冥的動向也著實引發不少的隱憂,但我個人認為,從漫長的人類歷史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見證人類文明如何重新交融、重建與復甦,並再次進入另一階段的進化與黃金發展期,即使轉化當下的感受並不好過,但我們應該要能夠對參與這樣的年代抱持更高的使命感與期待。如果…我們相信有一種信念與價值是能夠讓生命永恆。

 

 

 

[註]

 

西元113-114年間,木土冥合相於白羊座,三分天王星於獅子座,值此期間:

史稱羅馬帝國五賢帝之一圖拉真於西元113年出征安息帝國,佔領亞美尼亞後,隨即進攻美索布達尼亞北部,而在東方,時值東漢漢安帝、鄧氏外宦干政時期。

西元411-412年間,木土海冥合相於金牛座,四分天王寶瓶,值此期間:

西元410年,西哥德軍隊攻陷西羅馬帝國、洗劫羅馬城,其西哥德國王繼任者阿陶爾夫後改採與西羅馬帝國結盟,開始民族文化交融,在西方歷史觀中,將四世紀至七世紀蠻族入侵歐洲,原歐洲民族西遷稱為「民族大遷移」。在東方,時值「五胡十六國」年代,蠻族入侵、皇權不穩、各諸侯皆想獨立的時期,人口遷移、文化融合亦是主要現象。

西元709-710年間,木土冥合相於巨蟹座,三分海王雙魚、六分天王處女,值此期間:

西元711年阿拉伯帝國伍麥葉王朝進入伊比利亞半島,西哥德王國滅亡,開啟穆斯林統治;西元 710年,李隆基與太平公主聯手發動「唐隆政變」誅殺韋后,2年後李隆基登基為唐玄宗,開啟長達44年的盛世之治。

西元849年間,木土冥合相白羊座,值此期間:

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崛起、中國唐朝衰微。

西元1147年間,金木土冥合相於金牛座,對分海王天蠍,值此期間: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宋朝秦檜任相,誅殺忠臣岳飛。

西元1284-1285年間,木土冥合相於摩羯,對分天王巨蟹,三分海王處女,值此期間:

蒙古第二次突擊匈牙利,元朝(蒙古)內部有海都之亂。

 

 

 

從2016雙魚日蝕看占星學沙羅序列與亞洲趨勢

從2016雙魚日蝕看占星學沙羅序列與亞洲趨勢

日蝕、亦稱為日食,自西元前四千到三千年間,蘇美人所遺留的楔形文字泥板中,就已經有日蝕相關的紀錄,於西元前747年巴比倫王朝時期就已經能夠精準預測日蝕發生的時間,西元前約四世紀更已發現其週期性而用來作為預測天災人禍的重要指標。

每一日蝕都有隸屬的一個序列,稱為沙羅序列(Saros Series),每一序列從最初生成到完成,總經歷約1280年。

每一序列的1280年週期裡,約會出現71-73次的日蝕現象,每次的間隔是18年11天8小時,而每一次的黃道星座度數會較前次推進約10度。

18年11天8小時的尾數8小時,相當於三分之一天,因此即使相隔18年11天8小時出現屬於同序列的日蝕現象,但在地球的相對觀測位置就會出現向西(360度x1/3)= 120度的偏移。

沙羅序列一共約有19-21組序列,但每一組又分成從南交點生成或北交點生成。若將每組沙羅序列的日蝕都當作是一個有生死周期的生命,那麼在1280年的區間裡,就會同時有38-42組的日蝕序列正在生成或死去。

在占星學中,依據每一序列日蝕的生成星盤與時間演化來理解該序列日蝕所蘊含的一種橫跨個人生命、涵蓋地球上某件事或某種現象長達1280年的特有調性,並經常用來詮釋或預測世運的變化。

(請點選以下分頁)

2016年雙魚日蝕與1096年十字軍東征

看得見日蝕才有效應?

2016年雙魚日蝕與紐澳亞洲

本文於2016年3月6日同步刊登「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