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二月 19, 2013

<神話>-厄科與納希瑟斯-你愛上的是他?還是自己的倒影?

Echo and Narcissus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3

Echo and Narcissus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3

個案經常問到:「我會結婚嗎?」「我將來的另一半是什麼樣的人?」「婚緣何時會來?」…,而筆者較常收到的現場回饋是:「對對對,我就是欣賞那樣的人、你怎麼知道?」,但其實答案就是,我們從星盤與對談中了解到個案的格性、脾氣、價值觀以及對感情的需要…,自然而然地就能推算出個案可能的選擇,這就是占星的原理,換言之,這不是靈異傳說,人最有可能愛上的,是自己的倒影。

約翰•威廉姆•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是知名的新古典畫家之一,他的作品在神秘唯美浪漫中保有矜持與含蓄的美德,欣賞他的畫、細細考察其典故是件相當享受又有趣的事,其中這幅「Echo and Narcissus」所描述的是希臘神話中「厄科與納希瑟斯」的故事、同時也是水仙花的由來。

厄科、納希瑟斯與水仙花

納希瑟斯(Narcissus)是河神賽非吾斯(Cephissus)與水澤神女利里俄珀(Liriope)之子,在他出生後,他的母親曾向預言家問及兒子的命運,預言家說:「只要不要讓他看到自己的倒影,他就能長壽」。於是,儘管納希瑟斯已經長成全希臘最俊美的男子,但他卻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樣子。

納希瑟斯的俊美容貌,讓每一位見到他的少女莫不為之傾心,想盡辦法希望引起他的注意,但納希瑟斯卻總是視若無睹、不為所動。

而厄科(Echo)是一位美麗並具備音樂才能的神女,她向來不相信上帝與男人的愛,但這次,她卻為了納希瑟斯的美貌動了凡心。

厄科深受月亮與狩獵女神亞特彌斯(Artimes)的喜愛,但她卻是女神希拉(Hera)的眼中釘,因為每當宙斯(Zeus)溜去跟水澤神女們私會享樂時,厄科總是用話纏住希拉,讓她無法捉姦,直到有一次,當希拉在樹林中查訪,耳邊傳來厄科的竊笑聲,讓希拉誤以為被羞辱而為之大怒,進而對厄科下了咒語作為處罰,她說:「自此之後你將不能自行言語、你只能重複別人對你說的話,你只能說出最後的片句、而且絕不能比任何人先說」。從此,厄科便像失語了般,只能靜靜地悄悄地跟隨在愛慕的納希瑟斯身邊,卻再也無法有與他交談的機會,直到有一天,她的機會終於來了…。

這一天,納希瑟斯來到樹林,感覺周圍似乎有人,便開口喊道:「是不是有人在這兒?」,厄科緊緊捉住機會回答:「在這兒、在這兒」,可是,她仍害羞地躲在樹叢後方、讓納希瑟斯看不見她,所以納希瑟斯又喊了:「來我這兒。」-這句話是厄科夢寐以求的,於是她迅速地張開雙臂從樹林後方走了出來,但納希瑟斯一看又是老纏著他的女人,便厭惡地轉過身說:「我寧願死,也不要讓你束縛我」,被狠狠拒絕的厄科傷心地淚流滿面跪地苦苦哀求、重複納希瑟斯的話:「讓你束縛我、讓你束縛我…」,可是,納希瑟斯卻還是頭也不回地離去了,而厄科因感到羞愧萬分、自此便躲在山洞中…

之後,這件事情被其他曾經愛慕納希瑟斯但同樣被拒絕的女子們知道,她們便同聲請求復仇女神涅墨西斯(Nemesis)處罰納希瑟斯,她們祈禱:「讓納希瑟斯愛戀的只有他自己吧」。 涅墨西斯是會對那些在上帝面前妄自尊大或是過於幸運的人施以天譴的女神,因此,涅墨西斯同意了女子們的請求。

一天,當納希瑟斯打獵歸來時,涅墨西斯便施法術讓他開始感到口渴、而且越來越渴,因為實在太渴,最後,納希瑟斯便在清澈的池邊彎下身子喝水,這時,他從池中的倒影看見了一張俊美的臉龐、他叫道:「我現在終於知道別人是如何苦戀著我,原來我是為我自己而生,我該如何碰觸到那水中倒影的我?可是,我又無法忘卻倒影中的我….」,如此這般,納希瑟斯愛上了自己的倒影,再也無法從池塘邊離開,這時,厄科悄悄地來到納希瑟斯身旁、但卻束手無策,她只能靜靜地、眼睜睜地看著納希瑟斯迷戀池中的倒影、最後憔悴而亡。

不久之後,在納希瑟斯死去的地方長出了一株紫銀色的水仙花,而厄科因內心的傷痛久久無法平撫、身形日漸消失,最後變成只剩迴響的回音女神。

時光過了好幾百年…

當宙斯正在想該如何幫自己那位主宰地底世界的兄弟-黑蒂斯(Hades)找個合適伴侶時,他想到了自己跟農業女神蒂米特(Demeter)所生的女兒波賽鳳(Persephone),但問題是,該如何讓黑蒂斯(Hades)願意到地表來並愛上波賽鳳呢?於是,宙斯想到了那株因迷戀自己倒影而無法自拔的水仙花。

這一天,當波賽鳳與同伴們在春季滿是玫瑰、紅杏花、紫羅蘭、鳶尾花和風信子的山谷中嬉戲採花時,突然,她發現一朵散發著綺麗光芒的水仙花,它自根部盛開出百朵花朵、香氣甜郁芬芳…但少女之中,卻只有波賽鳳發現了這朵花,她想靠近這朵花、又擔心自己與同伴走失,但最後,她還是難以抵抗那朵花的誘惑…一步步地輕輕地靠近了那朵花,正當她遲疑地伸出手摘取那朵花時,地底突然崩開一條裂縫、躍出了一匹拉著馬車的黑色駿馬,而那輛馬車是由一位威武、壯碩、英俊但卻令人膽顫的男子所駕馭。那男子一把將她捉起、緊緊地擄在腰間並將她帶往地底的黑暗世界,自此之後,波賽鳳便成了地底世界的冥后。

你愛上的是他?還是自己的倒影?

納希瑟斯的英文名字「Narcissus」,在現代被心理學引用定義為「自戀」,但從占星學的觀點來看,每個人又何嘗不是或多或少有著自戀傾向?

之前在留言版回覆讀者的問題中描述過,「人終其一生都在向外界投射我們的需求,以覓得自己感覺欠缺的那份補償,以得到自我的平衡、完整與圓滿,所以,每一個宮位的對宮都像是一面鏡子,所暗示的,都是我們尋尋覓覓的那另一半,特別在自我與人際關係部分,1.7宮涉足極大的分量」,又若細索天宮圖中每一宮位的定義以及十二星座每一星座所對應的特質就能發現,所有的意涵都衍生於同一主軸上的兩端、也就是二元論的架構,而基於這個架構所組合成的本命星盤,其所暗示的,從來就只有星盤主人的感受、需求、世界觀以及出生當下地球與天象的呼應狀態,而非直接連結任何其他單一個人。

筆者經常在諮商工作中遇到對家人特別關心的個案,他們會在問完自己切身的流年問題後,接著續問「那我兄弟會如何?」「我的另一伴會如何?」「我父母會如何?」「我阿公…」「我阿嬤…」「我老闆…」甚至「我的小狗…」,無窮無盡…,剛開始執業時,筆者會基於希望盡力幫助個案而絞盡腦汁用轉宮法去分析回答,但很快地,便發現這樣的作法無論在原理上或是觀念上都是錯誤的,這樣的作法不單是誤導個案將自我實現的路徑指向他人,更實際地說,本命轉宮分析的準確度最多約三成,而且這個機率會隨著關係越遠而降低。

不如再換個角度說,假使一份天宮圖可以以轉宮技法道盡親朋好友的命運,那全天下一份天宮圖不就夠了?但問題是宇宙何時誕生的呢?又,親生的兩兄弟來自同一父母與家庭、理論上他們各自家庭宮的星座應該要一樣,但為何他們其中之一的家庭宮顯示貧窮、而另一位卻顯示富有呢?答案很簡單,那就是他們各自所感受到的家庭、以及各自對父母的觀感不同。父母可能對哥哥相當嚴苛,不斷教育他做哥哥的責任、教育他必須在各方面賢讓弟妹,而弟妹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自然而然所看見的、所感受到的就是受到溺愛後的「富裕家庭」。 因此,諮商方法需要進化、諮商師更應對個案坦白並適時宣導-在個人星盤上的所顯示的一切,只與個人需求以及所經驗或即將經驗的感受或事件有關,無關乎他人靈魂與自由意志所做的最終決定。

由此反推回來,個人星盤上的戀愛宮(第五宮)與婚姻宮(第七宮)都跟誰有關呢?你會愛上的、會恨的,都是誰呢?其實,都還是我們自己的倒影。

神話之所以歷久不衰、令人著迷,是它浪漫淒美得讓人覺得太假,但若細細咀嚼故事轉折處、那一陣如電觸動心坎的震撼與清明又會讓人感覺這一切彷彿都真的發生過。

納希瑟斯因發現自己是如此俊美、而無可救藥地選擇愛上自己的倒影,無論是極端地迷戀、或極端地懷疑,這是現代單身男女在不婚背後常見的成因;而厄科,一位向來不相信上帝與男人之愛的神女,最後卻為了異性的「愛」香消玉殞,只能等待別人先開口再來應聲附和、而徒留回音,如此苦苦等「愛」卻眼睜睜看著「愛」流逝,像這樣的事並不只發生在女人身上,同樣也發生在男人身上,不同的是,神話故事中的男女主角,無論是「害怕失去自我」、或是「渴望完整」,他們最終都以「愛」作為結局,但細數周邊卻還有數不盡的失戀‧失愛‧失婚是以「恨」收場,都以為得不到對方的愛時就得向復仇女神祈禱毀了對方,孰不知這樣作法倒頭來毀滅的還是自己、而且並不會因此得到「愛」或使「愛」歸來。

前則神話中那群向復仇女神祈禱報復的女子們,在納希瑟斯死後,仍因不捨與憐憫而到處尋找他的屍首,但傳聞納希瑟斯在地府度過冥河之際,依舊對著倒影中的自己深深迷戀、依依不捨…

如何?在這則神話中你看到自己的角色了嗎?

 

 

作者:瑪碁斯

©Astro Code占星聖碼 版權所有 引用轉載 敬請註明出處

 

神話故事參考與引用來源:

1. 希臘羅馬神話故事-艾蒂斯‧哈米爾頓 著 / 林素芳 譯 2004  漢風出版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Echo_(mythology)

3. http://zh.wikipedia.org/wiki/納西瑟斯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