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26, 2009

梵谷-燃燒的靈魂-<七>高更究竟有沒有割下梵谷的左耳?-占星合盤

前一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六>從ACG換置占星看梵谷與巴黎的命定現象

德國藝術史研究學者Hans Kaufmann 與 Rita Wildegan,從梵谷割耳事件當時的相關目擊者紀錄、事件發生後梵谷與弟弟西奧來往的書信、梵谷的作品以及高更的性格習性,在經過長達十年的研究之後,於2009年5月出版一本震驚藝術界的推論研究: Van Gogh’s Ear: Paul Gauguin and the Pact of Silence”(梵谷的耳朵:高更‧保羅與沉默的約定),書中大膽推論:是高更割下了梵谷的左耳。

1888年夏天,梵谷在法國南部阿羅的「黃屋」中熱切地盼望好友-高更的到訪,在當時經濟已經相當窘困的情況下,梵谷仍為高更購置畫具並佈置房間,為的是實現他那「藝術家樂園」的夢想

1888年10月,高更來了!!,梵谷過去那些孤寂的感受一掃而空,面對自己崇拜的畫家兼好友-高更的到訪,梵谷真是興奮極了!!,兩人時常一起作畫,並互相為對方畫人像、交換畫作,然而,在當時已小有名氣的高更,高傲的態度時常不留情面地批評梵谷的畫作。剛開始,梵谷在畫作上不時地與自己掙扎,在態度上更是壓低姿態極盡謙卑,為的就是不希望失去這個朋友,從「高更的椅子(椅子面對房間內部)」與「梵谷的椅子(椅子面對牆壁)這兩副梵谷的畫作中可觀察到梵谷是如何地壓抑著真實的自己,但是,這樣的壓抑終究是要潰堤的…,爭吵與日遽增…,終於,在1888年12月23日那晚,兩人在酒後的激烈爭吵中…高更決定永遠離開阿羅不再回來,這個決定對梵谷來說無疑是個極重大的打擊…接著那晚,梵谷捧著自己的左耳,在深夜送去給附近妓女院的妓女-瑞秋(Rachel),那一晚,高更沒回去「黃屋」,隔天,當警察找到梵谷時,梵谷已經倒在「黃屋」內的血漬中,高更對警察說:「是瘋狂拿刀亂舞的梵谷讓我不敢回去。」

Kaufmann推論「是高更割下梵谷的耳朵」,理由主要有以下幾個關鍵:(1)高更的西洋劍術一流(2)梵谷在其中一幅單耳的自畫像中留下了一個字” ictus”,這個字是西洋劍術中「擊中」的拉丁文(3)梵谷在寫給弟弟西奧的信中曾寫到:「幸運的高更,沒有手槍或其他危險的武器」(Luckily Gauguin … is not yet armed with machine guns and other dangerous war weapons.),(4)梵谷最後給高更的書信中寫到:「你安靜,我也將會」(You are quiet, I will be,too)。因此,Kaufmann推論梵谷是為了讓高更脫罪,故意在深夜將耳朵送到妓女-瑞秋(Rachel)那裡以便讓她做為證人,讓整件割耳事件成為兩人終生「沉默的約定」。

以上的推論可能是真的嗎? 有沒有可能從占星合盤中看出跡象呢?答案是有的。在歐美,「犯罪占星學」已陸陸續續出版問世,從加害人的本命占星,以及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的合盤,陸續已被證實占星學確實可以觀察出「事件傾向」,雖然尚不能成為呈堂證據,但確實已經開始成為特殊懸案偵辦參考的線索之ㄧ

那麼,高更是否真有可能是割下梵谷左耳的那個人?

以下是高更的本命星盤,為避免篇幅過長,我僅簡短描述從星盤中所觀察到的高更個人特質,之後便進入合盤分析:

高更本命星盤:

Gauguin Paul-NatalS

  • 個人特質:

概述:自我、獨斷獨行,對於情感過於理智,對他人感受不予理會,偶而會有自私的傾向,重視外界的評價與事業的舞台,好面子、高傲、霸氣,不受拘束。記憶力好,具開創領導能力,反應快、應變能力佳,但無法固著於一成不變的工作,欠缺穩重謹慎,行為動作較誇張,喜歡引人注目,對宗教排斥,有暴力傾向、有溺斃或自殺傾向,此生應發展學習之靈魂課題為:對金錢物質謹慎務實,此生應改進避免之靈魂課題為:沉迷藥物、酒精與色慾。

  • 特殊且重要恆星相位(恆星說明請參照占星入門之恆星解析):
  1. ASC與四皇冠恆星之ㄧ軒轅十四合相
  2. 木星與凶恆星-北河三合相
  3. 南交點與凶恆星-室宿二合相
  4. 海王星與四皇冠恆星之ㄧ-北落師門合相

梵谷與高更的友誼合盤

內圈:梵谷(梵谷的本命星盤)

外圈:高更(高更的本命星盤)

相位:主相位 (Orb6 合盤相位表)

Vincent & Gauguin-Bi

  1. 梵古本命星盤中所呈現的敏感三型會衝,加入了高更的南北交點以及土星,形成了一個相當緊密的第一個(變動)大十字大四角刑衝,高更的土星及南北交點,無疑引動了梵古本命星盤中最淒厲敏感的部分,同時這大十字型衝也顯示雙方在事業及創作、健康及生命上極大的衝突,這樣的衝突需要雙方都能適時地變通退讓來化解,以避免相互帶來壓力與厄運。
  2. 梵古的宿命點對衝高更的金星,無疑也是引動了高更本命星盤中金/月/海三刑會衝,形成第二個(變動)大十字四角刑衝
  3. 梵古與高更的冥/天/水交互相位,顯示雙方其實都能為彼此帶來新的挑戰,這些挑戰是必須屏除個人過去一切的慣性思考模式與表達方式,但這樣的交互影響卻也可能帶來極大的壓力與動盪,而變得無法溝通表達或無法傾聽,兩人之中梵谷是特別容易受到負面影響的一方。
  4. 梵古的ASC與高更的木星以及凶恆星北河三合相,又高更的宿命點位於梵谷的DSC、對衝梵谷的ASC,與梵谷的水星形成三刑會衝,而高更的冥/天/木與宿命點的三刑會衝除了挾住梵谷的ASC/DSC,同時此三刑會衝的頂點就是梵谷的水星,顯示高更的存在不但對梵古生命而言是一個威脅,同時也威脅到梵古的思考、精神狀態以及耳朵(水星)。
  5. 梵古的冥王星雖然刑高更的火星,顯示雙方確實容易發生暴力衝突,冥王星雖較火星來得凶殘,但相較於高更的冥/天/木與宿命點的三刑夾殺,梵谷的水星其實是無招架之力的。

因此,高更是否真有可能是割下梵谷左耳的那個人?

從目前為止的占星合盤推論是:有的,有那樣的可能性。

但如果我們加入過運盤來觀察呢?

梵谷與高更的占星合盤與割耳事件之過運占星

內圈:梵谷(梵谷的本命星盤)

中圈:高更(高更的本命星盤)

外圈:1888年12月23日晚間09:00過運

過運相位:主相位 (Orb2)

Vincent & Gauguin-Tri18881223

  1. 過運木星來到射手座20度,與梵谷的月亮合相,引動了梵古的本命星盤中敏感的三刑會衝,同時過運水星來到射手座29度,引動了梵谷的金星、高更的南北交點以及土星形成的第一個(變動)大十字四角刑衝
  2. 過運月亮對衝高更的海王星,過運冥王星與高更的金星合相,引動了高更金/月/海以及梵谷的宿命點所構成的第二個(變動)大十字四角刑衝
  3. 過運天王星對衝高更的天王星,與過運南北交點/宿命點以及於梵古的ASC/DSC正好形成了第三個(啟動)大十字四角刑衝

從以上相位可以發現梵谷與高更原本兩人合盤中的衝突(刑衝),在1888年12月23日當天的過運中,被全數引動,緊繃的衝突張力尤如當年美蘇核武對陣,危機四伏,末日戰事一觸擊發!!

然而…如此就可以輕易斷定是高更割了梵古的耳朵嗎?相信我,以我對梵古景仰的程度,我會非常希望得到的答案是「高更割了梵古的耳朵」,因為如此,就可以讓梵谷感覺起來沒那麼瘋,讓世人對他多一份尊敬與同情,只是,站在占星研究的角度-第一是客觀,第二是客觀,第三還是客觀…此時此刻,我必須仰賴占星學明確的定義來協助我穿越星象時空時倖免於對號入座的災難中。

現在回頭看一次…(梵谷與高更的過運合盤)

1.過運天王星來到天秤座21度,1度內精準地180度對衝高更的天王星,並1度內精準地90度刑高更的木星。高更的木星為高更本命4宮內隱藏的射手座與本命8宮雙魚座的主星,位於高更本命11宮,對高更來說,這個相位顯示在當時那段期間,高更的家庭、生命與友誼受到重大的動盪、變革與威脅

2.其次是過運火星來到寶瓶座16度,雖然是120度吉相位於高更的太陽,但是高更的太陽除了為高更的命主星之外,同時也是高更本命12宮主星,12宮有「隱蔽的敵人」的意涵,且火星在古典占星中屬於凶星,即使是吉相位,仍帶凶性,因此這個相位對高更來說多少顯示隱蔽的敵人得力。而同樣是過運火星,卻在梵古的8宮內90度刑梵谷的7宮/8宮主星-土星,這個相位對梵古而言顯示他自己的情感、創作與理想威脅到人際關係中一位重要的對象,同時也威脅到他自身的生命

3.接著,過運木星來到射手20度,與梵谷的命主星月亮合相。木星來自梵谷本命6宮及9宮,顯示疾病、工作與理想的因素引動了梵古本命敏感的三刑會衝,而會衝壓力的頂點有高更的土星,土星為高更本命7宮主星,同時也是梵谷的7宮主星,而過運土星位於獅子座19度,4度差90度刑梵谷的本命土星;這個相位顯示彼此之間人際關係的重大考驗與摩擦。

4.最後,再回到過運天王星相位。過運天王星4度差180度對衝梵古的水星,是有可能負面激化梵古的思考與精神狀態,但以外行星的過運內行星技法來說,4度差真的差太多,尚不足以「真正」引動水星的負面特質。

所以究竟是哪一個相位讓梵谷失去左耳呢?

這樣說好了,高更的冥王星本就與梵谷的水星2度內合相,且90度刑高更的宿命點,顯示雙方合盤中發生機率極高的命定事件,而當晚的月亮剛好走到處女座3度,與高更的本命月亮合相並對衝高更本命7宮內的海王星,這個相位顯示月亮引動高更理智的一面,卻深深傷了梵古的心,而日月的動向決定了當晚的南北交點來到梵古的ASC-DSC軸,而當晚地日的動向決定了過運的宿命點來到魔羯座26度,1度內90度刑高更的冥王星以及梵谷的水星,完成了他們倆合盤中的宿命事件。

論:

綜合觀察後,我個人認為1888年12月23日那晚,梵谷確實情緒崩潰了,但還不至於精神崩潰,且以當晚的星象以及兩人的合盤來看,當晚的過運雖會引發肢體衝突,但強度尚未足以讓梵谷自殘自己的耳朵,相反地,當晚的宿命點與南北交點卻剛好足以引動高更的暴力行星-冥王星,進而失手割下了梵谷的左耳。高更絕非故意這麼做,在高更的流年以及高更與梵谷的合盤中我們可以觀察到,在那段時期,高更對未來所感到的不安與恐慌並不亞於梵谷對人生所感受的沮喪與壓力,因此我們只能夠說造化弄人,但對於梵古即使失去了耳朵,卻仍如此珍惜朋友、為朋友設想的那份心,能不叫人為他心疼感動嗎?

記:

高更在1888年離開梵谷後,移居大溪地。居住大溪地的高更,極盡縱慾放蕩,並再取一位年僅13歲的大溪地女子為妻。1898年曾因摯愛的女兒過世,而企圖以砒霜自殺,之後更吸毒酗酒,還染上梅毒。高更常畫一些譏諷天主教的畫,但當最後因吸鴉片過量(被認為是自殺)而離開人世時,也是當地教會的人們為他埋葬的。

參考來源     (1) (2) (3)

續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八>占星與藝術創作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