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20, 2009

梵谷-燃燒的靈魂-<五>戀愛卻改變一生的關鍵流年占星

上一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四>什麼樣的占星合盤讓西奧不斷地資助梵谷?

愈是了解命運,就愈能體悟到當人生處於低潮的時候,那種無法超脫困境的恐懼沮喪,往往就像是一部恐怖電影,…都是心靈的驚悚幻象,可憐的是,人們往往因為這樣的幻象而浪費寶貴生命,讓自己處於擔心、受怕與絕望之中,無法認清這些恐懼的幻象無非就是要恐嚇你在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中去做出可能終身悔恨的關鍵性決定或是行動。在當下,你可能會覺得那是不得已的選擇,但等過個五年十年二十年再回頭看時,也許你就會發現…其實,生命永遠不是只有一種選擇。

在本篇中我將延續第三集愛情的悲傷恆星,從流年占星來觀察梵谷的戀愛流年。從梵谷的真實故事中我們除了可以觀察到流年占星是如何俱系統性、連貫性並可回溯性(可預測性)地演繹出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星盤與生命故事之外,也希望藉由這一篇案例,能讓那些人生正處於低潮甚至想不開的朋友引以為借鏡並得到真實的智慧、力量與勇氣。

以下這些分析並非我故意將它跟梵谷的生命事件對號入座,星圖公諸於此可供明鑑,所有的基本定義都可以在占星入門中查詢得到,歡迎研究。

 

梵谷的1875年-失戀讓他自此改變了個性

外圈:1875年Solar Return(以下簡稱SR)

內圈:梵谷本命星盤(參閱:梵谷生平重要紀事表)

相位:主相位

容許度:2.5度(除部份特殊狀況)

Vincent Van Gogh-1875SR

  1. SR-ASC與SR-南交點合相於天秤座本命4宮,,與本命6宮內的本命凱隆以及SR-南交點呈三刑會衝;本命ASC與SR-MC合相,並與SR-凱隆呈90度刑沖,且SR-凱隆與凶恆星天倉四合相,顯示這期間較容易在相對於外界世界的自我認同中感受到如天塌下來墮入地獄的強烈感受,並且,在此期間中與家人或是工作場所中的人際關係較易發生衝突,感受到對自己外表長相的強烈自信心萎縮,甚至有健康上的疑慮或是自殘的頃向。
  2. SR月亮與本命7宮主星土星呈120度吉相,本命月亮與SR火星合相,與SR土星呈60度吉相,與SR凱隆呈120度吉相,顯示這期間在人際關係中會有相當特殊明顯的發展,或是遇到自己希望跟對方結婚的對象
  3. SR水星與位於9宮內海王星合相,並與本命凱隆呈60度吉相,但本命海王星與SR婚神星90度刑,本命3宮主星水星與SR金星呈120度吉相、與SR火星呈60度吉相、與SR木星呈較寬廣的對衝,首先顯示這期間想像力特別豐富,但在工作場所中容易有幻想迷惘的頃向,若遇契約(結婚也算契約)事宜,容易有分不清思緒、過度樂觀或被欺騙、毀約的可能,其次,顯示此期間容易在短期旅行獲得創作靈感、或透過手足或鄰居介紹(在此例中包括家人)而發生戀情
  4. SR火星與本命月亮、南交點、木星合相,但與天頂(天頂與凶恆星室宿一合相)以及本命北交點呈三刑會衝。顯示此期間能激發出無限的創作力,但因火星為本命5宮及10宮主星,因此亦顯示可能在戀情或外界世界的自我定位中發生不愉快、傷心的事件。

實際發生事件:1875年,梵谷在倫敦的古伯畫廊工作,迷戀上房東女兒艾修拉,他以為艾修拉也對他有愛意,於是向艾修拉求婚,但卻遭到拒絕,原來,艾修拉早已經有對象了。在情感上深受創傷的梵谷在工作中完全提不起勁,在父親與伯父的安排下被調職到巴黎,自此之後梵谷性格大轉變,於工作中常與客人發生爭執,最後被解僱。

梵谷的1880年-開始決心當一位畫家,卻迷戀上新寡表姐

外圈:1880年Solar Return(以下簡稱SR)

內圈:梵谷本命星盤(參閱:梵谷生平重要紀事表)

相位:主相位

容許度:2.5度(除部份特殊狀況)

Vincent Van Gogh-1880SR

  1. 本命ASC與SR宿命點合相,與位於牡羊座10宮內的SR幸運點呈90度刑,SR-ASC與本命宿命點合相,另,本命宿命點與位於牡羊座10宮內的SR水星呈120度,與位於處女座3宮內的SR天王星呈90度刑,與位於天秤座4宮內的SR-MC呈60度吉相,顯示此期間會有重大且足以影響一生事業或工作的變革發生,特別是在娛樂、創作或投資等領域,在事業上雖然會有些許的不順利,波動較大,但總括來說,是一個關鍵性的時刻,其次是此期間的生活較局限於出生地/居住區附近的發展。
  2. 本命水星與SR火星呈60度相,SR火星與本命北交點合相對衝本命月亮、木星以及南交點,與MC90度刑,且MC與凶恆星室宿一合相,SR水星與本命太陽合相但卻焦傷,顯示此期間在團體的學習以及溝通上較能正面地且實際地採取行動突破,但也容易因為過於自我急躁的表達或是因為認為不符合理想而半途而廢,這個狀況同時可能發生在情感或藝術創作上。其次是可以透過手足或家人可以得到經濟的幫助或是促進自我的發展,無意識裡的想法也能在此期間顯化出來,但因急躁,其過程容易受阻,甚至失敗。
  3. SR金星與本命海王星合相,與本命凱隆呈60相,SR木星與本命金星以及凶恆星-室宿二合相,與本命火星呈2度58分合相,本命金星與凶恆星室宿一合相,且與SR冥王星呈60度,本命冥王星與SR婚神星120度相,顯示此期間在藝術方面想像力豐富,對愛情存有較浪漫天真的想法,對家庭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但這個幻想卻能夠帶來療癒自己或他人的力量,在工作場所中或遠途旅行中容易發生戀情,戀愛的對象佔有慾較強,或年紀稍長,或對物欲心較重,或是較為隱蔽的戀愛關係,但此戀愛關係波折多,最嚴重可能引發自殺或自殘行為。

實際發生事件:1880年梵谷在弟弟西奧鼓勵下回到荷蘭,開始決心當一位畫家並前往安特衛普學習繪畫,當時梵谷的父親在艾田工作,新寡表姐凱伊也在那裡。梵谷迷戀上自己的新寡表姐-凱伊,不時地帶著凱伊和她四歲大的兒子於原野中作畫,看著逐漸開顏的凱伊,梵谷終於情不自禁地向凱伊表白,那激動熱烈的言語嚇壞了凱伊,凱伊斷然拒絕。之後,梵谷向弟弟西奧借了一筆錢特地前往凱伊在阿姆斯特丹的家,為了肯求見凱伊一面,梵谷不惜將雙手放入煤油燈火燄中,但凱伊依然態度堅決,最後,梵谷因休克而被丟棄至門外。

梵谷的1884年-有情人卻不能終成眷屬的瑪戈事件

外圈:1884年Solar Return(以下簡稱SR)

內圈:梵谷本命星盤(參閱:梵谷生平重要紀事表)

相位:主相位

容許度:2.5度(除部份特殊狀況)

Vincent Van Gogh-1884SR

  1. 本命ASC與SR金星/SR海王星呈60度,且SR金星/SR海王星與本命婚神合相,但本命ASC卻與SR南北交點以及SR幸運點呈三刑會衝。SR-ASC位於本命5宮,與本命金星及本命幸運點呈60度,本命MC與SR金星及SR海王星呈60度,且與SR木星呈120度,但SR-MC位於第4宮合相於SR天王星,對衝本命MC。顯示此期間的戀愛感受是較為甜蜜愉悅以及充滿浪漫,並有結婚的可能性,但這個可能性會遇上難以化解的抗爭及阻饒,最主要的阻饒來自於對方的家人及兄弟(木星來自對方的3宮跟4宮)或是團體組織。
  2. 本命月亮與SR南北交呈60/120度相,且SR幸運點合相於SR北交點,但此月亮與SRMC/SR天王星呈3~4度較為寬廣的90度刑衝。SR月亮與本命婚神星呈4度57分合相,並與本命凱隆呈4度09分120度相,顯示此期間在出生地或是原生家庭會有感受像宿命式的人我關係發生,引起情緒的動盪或是反抗,其次,顯示此期間因女性所帶來情緒或情感的安慰與關懷,有結婚的可能或打算,但相位的強度不夠。
  3. 本命金星與SR冥王星/SR凱隆呈60度,並與SR-ASC呈120度,但卻與SR天王星對衝,SR金星與本命婚神合相,並與本命ASC/MC呈60/60度,顯示此時期的戀愛對象佔有慾較強,或年紀稍長,或對物欲心較重,或是較為隱蔽、或是與社會普遍想法背離的戀愛關係,但此關係卻極能帶來理解、支持、認同與內心的療癒力量,這個戀愛關係有結婚的可能,但易遭受來自家人的阻饒。
  4. 本命水星與SR南交點合相,對衝SR幸運點及SR北交點,並與SR木星呈三刑會衝,SR水星與本命太陽合相,雖與本命宿命點呈120度,但與SR宿命點呈3度14分交為寬廣的90度刑。顯示此期間與兄弟或家人因遷居離家或與家庭有關之法律契約文件發生口角爭執,雖據理力爭,但涉及宿命點,恐怕較難以抵抗,會有命運捉弄的強烈感受。

 

實際發生事件:1883年,梵谷在弟弟西奧的安排下回到荷蘭故鄉布拉班特,家人們為了歡迎這位浪子回家,特地準備了一間畫室供梵谷作畫,梵谷也進而認識了鄰居的女兒-瑪戈。瑪戈的年紀比梵谷大10歲,從沒談過戀愛,在梵谷作畫期間瑪戈總是無微不至地關懷梵谷,漸漸地兩人在相知相惜之下發展成戀人關係,梵谷並打算與瑪戈結婚。但就在提出要與瑪戈結婚之際,瑪戈的母姊極力反對,並聯合鎮上居民指責梵谷的父親身為神父,怎能讓這種在當時被認為不正常與不道德的事情發生,瑪戈為此甚至不惜企圖以自殺來證明結婚的決心,但兩人終不敵眾人的反對,終告離別。

改變一生的關鍵流年

如果,1875年梵谷能及時地走出失戀的低潮,那麼也許他能成為一位至少有正職收入的藝術品商人…如果,1879年梵谷能只盡他傳教士本分,不與教會對抗,那麼也許他能成為一個終身奉獻宗教,在平靜中傳道並療癒他人的牧師…如果…如果…,這麼說並非要鼓躁大家活在過去那無數個「如果…」的悔恨中,而是「如果」你是梵谷的占星師,你會如何協助梵谷在他的關鍵流年看透那些向他襲擊而來的恐懼幻象呢?

 

在經歷過瑪戈事件之後,梵谷曾經寫信給弟西奧說:「縱使你會寄錢給我,使我免於飢餓,你卻無法給我一個老婆或孩子、工作,填補我內心的空虛…

但如果,1884年梵谷堅決地帶著瑪戈遠走高飛,那麼也許他不需要把自己逼進絕望的死角,而在最後透過繪畫看見那徹底絕望的自己時,用手槍結束自己的生命…不是嗎?

 

生命本就是永不停歇的挑戰,在挑戰當中,其實我們有更多樂觀的可能性可以選擇,除非…我們用灰暗沮喪的心看待它,用消極逃避的方式去選擇接下來的人生道路,那麼…就非常有可能一步步地掉進命運所鋪設的天羅地網。

 

寫到這裡,讓我突然想起淡水捷運站旁通往海邊商店的那片草坪。那些小草不知被多少缺乏公德心的人來來回回踩了多少趟而厭厭一息,現在,終於被管理處的人用黑網圍起來重新植栽,舊的小草也正在休養生息中。所以,人生不就像小草? 當被命運踐踏地體無完膚時,也許最好的選擇是盡量不要去做重大關鍵性的選擇,疼惜自己、讓自己的心好好休息一下吧!!又或者,可以想像自己正在搭乘的是一艘潛水挺,在暴風雨中,適度地將讓心靈沉潛在寧靜的深海等待雨過天晴,不也是一種方法?

續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六>從ACG換置占星看梵谷與巴黎的命定現象

梵谷生平參考文獻:藝術畫廊叢書(1)-梵谷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