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13, 2009

梵谷-燃燒的靈魂-<三>愛情的悲傷恆星

前一集:梵谷-燃燒的靈魂-<二>你,看見了什麼?

若說烈火是焠鍊淨化靈魂的一道必經過程,那麼在梵谷的天宮圖中所呈現的卻剛好是相反的靈魂功課。他就像是掉進地球適應不良的一個潔淨靈體,最該學習的是如何適應人間社會生活(北交點位於11宮)與接受現實,然而,他卻沒有這麼做。

海王星位於雙魚座,且位於象徵宗教、理想的9宮,並與位於6宮內凱隆星呈60度吉相,以現代占星的角度來看,海王星入廟於自己主管的宮位內,為9宮以及10宮宮主星;而以古典技法來看,海王星及9宮宮主星、10宮宮主星-木星入廟於射手座內,如此純淨的靈魂與悲天憫人的情懷,卻與上升宮主星月亮合相於南交點,且木星與象徵目盲的天蠍座M6疏散星團合相…而南北交點又恰與MC、悲傷的恆星-室宿一、室宿二、金星、火星形成三刑會衝。(恆星的解釋請參照上一集或參照占星入門單元之恆星解析)

Vincent Van Gogh-Natal-2

當大眾只片面知道梵谷是一位充滿熱情且最終精神崩潰而自殺的藝術巨匠時,當單單解讀金星位於雙魚座且合相於來自五宮宮主星-火星時…,是的,梵谷每一段的戀情都愛得轟轟烈烈…而且,以一般人的現實眼光來看,簡直是愛得莫名奇妙!!

三刑會衝的悲傷戀情

1869年,16歲的梵谷進入原是他伯父在海牙所經營的古柏畫廊當店員,四年後,他轉到倫敦分店工作,因而認識房東的女兒,也是他的初戀-艾修拉。梵谷瘋狂地迷戀(金星火星位於雙魚)艾修拉,以為艾修拉也愛著他(月亮入射手、木星與天蠍座M6疏散星團合相象徵盲目的樂觀),卻在他鼓起勇氣向艾修拉求婚時遭受冷酷的拒絕(悲傷的恆星-室宿一、室宿二),為此梵谷痛苦萬分,這場失戀對他而言像是宿命的轉戾點(南北交點以及上述三刑會衝),大大改變了梵谷的性情,他自此無心工作,即使他的父母與伯父為了讓他調整心情而將他轉調到巴黎分店,但他卻時常與顧客常發生爭執,而在最後被古柏公司解雇。

悲天憫人的情懷

失業後的梵谷雖曾一度回到荷蘭,但因思念艾修拉使得他再度回到倫敦,並擔任語文學校的老師,為了向學生收取學費,梵谷初次走進了貧民窟的世界,而在那貧困與醜陋的世界卻興起了他無限的同情,進而興起了他希望成為傳教士,解救並安慰那些貧苦的人(海王星位於雙魚座位於9宮並與凱隆呈60度吉相)。為了成為牧師,他開始自修,但最終他認為那些知識並不能救贖那些苦難的人,而是應以更實際的行動來落實(水星位於牡羊座,並120度吉相位於木星、南交點、月亮),於是,他帶著聖經轉往獻身於礦區的傳教,然而又是盲目樂觀的作祟,一心想幫助貧苦人的梵谷反而落得更悽涼的處境,他開始質疑上帝的存在,也對現實殘酷的世界更加感到失望。

 

傳教士的情感轉移

對艾修拉的愛與祈求被冷酷的拒絕,對上帝的愛與祈求最終也被以無聲的回應而感到遭受背叛…然而那內心滿滿的愛與渴望,終究需要一個出口,而梵谷選擇的是繪畫,這也是他認為做的開心又還能賺錢的工作(盲目樂觀又發作)。

在安特衛普學習繪畫的時期,正因為那情緒得以藉由繪畫抒發,此時期的梵谷特別的開朗,但也或許是這樣的抒發,反而讓梵谷內心深處的情感像是無法抵擋的海浪般更加澎湃,恢復對愛情的憧憬,進而迷戀上他自己的寡婦表姊-凱伊。

凱伊因失去丈夫的憂鬱神情,深深觸動梵谷內心的同情,於是,那同情又再度泛濫起來…從同情到希望解救凱伊與她兒子,從解救凱伊到梵谷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被需要的,從被需要中他以為那就是愛,從那愛情的錯覺中而又再度掉進了迷戀…直到他的追求再度被斷然的拒絕…

絕望與貧窮的吞噬

對愛情的絕望讓梵谷在接下來繪畫的歲月中急速成長,他將所有被退回的情感投注於繪畫之中,而在尚無分文收入的貧窮生活裡,他與比他還悽慘且已有孕在身的妓女克莉絲汀相遇。再一次地,盲目的同情心作祟…再一次地…他辛苦地照料克莉絲汀一家人…他以為他能讓貧苦的克麗絲汀從妓女的悲慘處境中解脫,然而事實是,「貧窮」活生生地吞噬了他這份單純的同情心與希望,生下孩子後的克莉絲汀毫無選擇地再度回到街上當妓女。面對這份強烈的無力感與絕望,梵谷終於接受弟弟-西奧的安排,回到荷蘭的故鄉。

兩情相悅卻又再度被迫分離

回到故鄉的梵谷,與長他十歲的鄰居女子-瑪戈相戀。綜觀梵谷的愛情史,這應該是最值得被給予祝福的戀情,也是讓梵谷對結婚以及家庭的渴望感到有那麼一絲絲終於可以夢想成真的甜蜜喜悅,因為這一次,他們是兩情相悅的,然而可惡的是,瑪戈的母親與姊姊卻堅決地反對,而讓這一對戀人終致分離,這次的分離徹底打擊了梵谷對愛情、婚姻與家庭的最後一絲期待。

是梵谷那盲目的樂觀與理想(木星與M6)以及氾濫的同情心(海王星與凱隆)將他逼上人生絕望的道路嗎?還是那蛇妖梅度莎對世間的恥笑與詛咒讓梵谷的愛凍結在世人無情冷血的雙眸?(室宿一、室宿二),宿命的枷鎖(南北交)緊緊扣著梵谷對愛情的憧憬與渴望(金星與火星)卻不允許他絲毫擁有?還是這一切本來就是上帝安排好的一齣戲,要迫使梵谷將他所有的情感投注於繪畫中,創造新一代的藝術傳奇?

 

不,不,不…看在我眼中…就如剛開始所說的…梵谷就像是掉進地球適應不良的一個潔淨靈體,最該學習的是如何適應人間的社會生活(北交點位於11宮)與接受現實,然而…他卻沒有這麼做。在宿命的軸承中,他的選擇是南交點的那一端…他靈魂的選擇是讓那與天蠍座疏散星團M6合相,且為天宮圖中的最終定位星-木星恣意地在他的人生中漫無目的地撒野狂奔。

續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四>什麼樣的占星合盤讓西奧不斷地資助梵谷?

 

梵谷生平參考文獻:藝術畫廊叢書(1)-梵谷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