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四月 6, 2010

梵谷-燃燒的靈魂-<九>占星與藝術創作之關聯性驗證結果

前一集:梵谷-燃燒的靈魂-<八>占星與藝術創作

隨著「梵谷-燃燒的靈魂」美術展在3月28日閉幕,梵谷特輯也將在本篇「占星與藝術創作之關聯性」研究結果中進入尾聲,由於篇幅過長,故將相關驗證以本篇「藝術相關占星流年積分與梵谷繪畫創作數量之曲線圖比較」做為梵谷特輯的最終篇

過去幾個月雖然雜事紛擾,但心中總掛念著該如何以最「客觀、符合邏輯」的方法來驗證「藝術創作與占星存在關聯」的這個假設,無論其結果是肯定或是否定,對韋礽而言,就單純地想知道那個「答案」而已。或許,這樣的舉動在旁人看來真是太傻,但人生不就是如此?如果沒有一點傻勁,老的時候哪來的精采故事笑自己呢?!

必須承認,在觀察梵谷畫作時遇到了許多困難。

筆者曾試圖以主題、構圖、筆觸、彩度、明度來拆解這849幅油畫在時間軸上的分佈,但觀察結束後才發現自己其實已經完全失焦,就如同吃冰的道理,冰塊的溫度雖然相同,但對受測者而言,第1口與第849口的反應與判斷已經完全不同。其次是,這849幅畫作幾乎沒有確切的作畫時間紀錄,讓原本「以觀察占星流日與作畫時間的方法來驗證星象與藝術創作間是否存在時間序列上的呼應」的那個計畫終難以實現。此外,也為梵谷練習的習作是否應列入觀察而感到有些苦惱,但幸好,梵谷並非受僱佣的畫匠,多數時候梵谷都保有對題材、風格等選擇的自主性,就是這份短短十年創作生涯中既自由又孤獨的自主與堅持,成為這份研究結果得以被信任的重要依歸;也就是說,在梵谷的個案中,不只是「質」的層面,在「量」的層面中也已透過量化分析證實了「星象與藝術創作確有其關聯」。這份結果對占星界來說,只是再次驗證了我們一直以來所堅信的學理,並不足為奇,但對於質疑是「迷信」或是「科學」的朋友們,誠摯邀請您將視線貼近這份研究結果,並歡迎進一步真正認識浩瀚又迷人的占星學。

以下,筆者將盡力以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說明這個結果。

計量的觀察將藝術與行星語言用可計算的數字來呈現

藝術本身是主觀的。主觀性觀調查適合針對「質」的議題,例如社會觀察、藝術品鑑賞,但如何能夠讓藝術以量化的語言、成一致性、系統性並可重複地與占星量化出的數字進行比對,在此議題中可以抽取到的最簡單以及最客觀數字是:梵谷的畫作數量[註一]

接著,如何將占星語言轉換為可計算的數字?

以古典占星學來說,主要有三大方向:

(1) 計算相關行星在不同星座的得分,也就是廟旺弱陷。

(2) 計算相關行星在不同宮位與位置的得分,也就是始續果宮與敏感點。

(3) 計算相關行星間的相位得分,也就是吉相位或是凶相位。

但針對「藝術」這單一議題,在不偏離占星學所定義的行星、星座與宮位之自然本質的前提下(占星學中各行星與星座的定義請參照-占星入門),需將傳統的記分方法針對「藝術-繪畫類」做取捨與修正如下:

(1)   選擇與藝術相關行星(註二),特別是繪畫類-金星、海王星、Cupido(註三)

(2)   選擇與藝術相關星座-金牛座、天秤座、雙魚座

(3)   選擇與數量相關行星-金星、木星、海王星

(4)   主要觀察宮位-第五宮、ASC

舉例:在古典占星中水星位在雙魚座是落陷,但針對「藝術」,只要水星是五宮主星或是藝術相關行星之定位星,那麼水星位於雙魚座是有力的。

……有關判定方法請參照附表

以太陽回歸流年積分對照創作數量

經過上述針對藝術-繪畫類的計分條件定義後,將梵谷1880~1891的太陽回歸流年盤(註四)予以分析積分,並將畫作數量與流年積分換算為可對照之百分比,比較之後如下圖,畫作數量與流年積分的波形竟然呈現了不可思議的高度關聯。

SR-Graphic_1

A點-1881年,畫作數量:47

圖中A點是梵谷在下定決心成為畫家之後首度有畫作紀錄的年份與畫作數量,從曲線可以發現那年,梵谷雖然僅是學畫的啟蒙階段,但與藝術相關的占星流年盤卻已在1881-1882年間呈現微幅上揚,呈現高於畫作數量的能量(積分),就占星學的角度而言,就是在如此本命承諾、流年機緣與能量(積分)俱足之後,推動著梵谷踏上藝術創作之路。

B點與C點-1885年,畫作數量:371

1884-1885年曲線呈微幅下降,但畫作數量卻高達371件,其中素描就佔了210件,學繪畫的朋友想必都知道素描是繪畫入門的基礎,而油畫則是繪畫難度最高的技法,因此,從這數字上可以了解到梵谷在1885年間非常努力於練習、而非創作,又實際觀察1885年度的畫作後,無論是140件的油畫或是210件的素描,其中有半數以上,梵谷都在練習人像與肢體,特別是頭部特寫的部份,由此可知為何流年曲線呈現停滯不前,但畫作數量卻高達371件。

D點-1888年,畫作數量:305

藝術界普遍認為梵谷在1888年的畫作趨向成熟,從曲線圖中可以同樣觀察到流年積分與畫作數量呈現合諧一致並邁向高峰的狀態,而光是油畫數量就高達159件,是梵谷繪畫生涯中油畫數量最多的時期。

E點-1889年,畫作數量:210

梵谷於1889年初因精神崩潰而住進聖瑞米療養院,在那段日子,梵谷仍醉心於繪畫創作,然而,由於行動受到限制,在繪畫題材上亦多受限制,使得畫作數量只有前年度的三分之二,但若觀察E點所呈現的流年積分,其趨勢雖然確實較前年度低,但卻略高於當年度畫作數量,由此可推斷若非住院因素,相信梵谷在1889年還可以創作更多令後世動容的藝術巨作。

F點與G點-1890年,畫作數量:259

1890年7月29日,梵谷再度精神崩潰,在住處附近的麥田裡舉槍自盡。從曲線圖中可以觀察到1890年的流年積分曲線急劇衰落,但畫作數量卻逆勢上揚,何故呢?喜愛梵谷的朋友一定能夠體會到這曲線圖所呈現的,與「梵谷-燃燒的靈魂」這個主題有多麼貼切並叫人心痛不已。

曲線圖所呈現的,是占星學中與藝術相關的流年積分(或說能量),然而梵谷在1890年的創作能量其實已經將近枯竭,或許,正是這份枯竭殆盡的感受、讓梵谷以燃燒靈魂般最後一絲氣力,向世界獻出了他對繪畫藝術全心全意全部的愛與努力,但也或許正是這種枯竭殆盡的感受,逼著梵谷一步步走上自殺一途。在梵谷1890年的風景畫中雖然時而能夠撇見梵谷對家鄉一抹思念的那條天際線,但多數時候的畫作卻呈現了陰暗、枯竭、扭曲詭異的神秘氣息,以及盡頭將至卻沒有出口的絕望

從流年積分圖觀察藝術創作的能量來源

那麼,從占星學的角度觀察,促動著梵谷留下一幅幅令後世讚嘆的藝術創作的那個能量來源究竟為何呢?

前述流年積分圖是針對藝術-繪畫類之觀察,並經由合計各流年ASC(SR-ASC)、太陽(SR-Sun)、五宮(SR-5th)、Cupido(SR-Cupido)以及金星(SR-Venus)的積分後所得的結果,而為了尋找那個「能量」來源,必須將這五大組成因子做個別的比較觀察。其結果:

SR-Graphic_2

SR-Graphic_3

(1)   SR-Sun與畫作數量的曲線波形雖有類似之處,但SR-ASC與畫作數量的曲線波形呈現最為貼近一致的表現,再度驗證太陽回歸技法中ASC的狀態更具該占星流年之指標性。
SR-Graphic_4

(2)SR-5th是單以觀察流年五宮(職掌藝術創作)所得的結果,其曲線與畫作數量、以及梵谷實際作畫狀態呈現一致的走勢。如之前提過,1885年的畫作數量雖然是十年當中最多的,但該年度的畫作有半數以上都是練習,並且專注(或說膠著)在人像與肢體的表現,數量看來雖然最多,但實際屬於原創的數量卻是較低的;反觀1889年,五宮的能量狀態最佳,但梵谷卻因精神崩潰住進療養院,畫作數量因行動受到限制而減少,相當可惜。

SR-Graphic_6

(3)   SR-Venus的流年積分曲線,是所有單一積分曲線圖中與畫作數量的波形呈現最不一致的一張圖,若觀察位於1884年的高點位置,該年度是梵谷與瑪戈相戀,原本打算結婚但最後卻遭其母姐與眾人反對的年度,由此看來金星能量對梵谷流年的影響是戀愛婚姻大於繪畫創作的數量,但這個結果僅能解釋金星的狀態與畫作數量的關聯度較低,至於金星對於繪畫的內涵以及風格有什麼樣的影響,韋礽將在下一集當中繼續觀察

SR-Graphic_5

(4)   事實上,SR-Cupido的流年積分曲線是最叫韋礽感到訝異的。SR-Cupido激烈的流年曲線強烈地反映了梵谷繪畫創作的狀態,其中有兩個令人注目的低點

1883年:1881年末梵谷與妓女克莉絲汀相識,因同情生愛意,進而照顧克莉絲汀與其母,還有克莉絲汀自己的小孩之後,因其弟反對他與克莉絲汀的關係,加上生活的確困苦,於是在1883年秋天接受其弟西奧的建議與安排回到故鄉努能。以畫作數量來說,那是自梵谷習畫開始畫作數量最低的年份

1890年: SR-Cupido的積分曲線戲劇性地衰落到-30的程度,而就是在那一年7月梵谷舉槍自盡了。

回首觀察Cupido,梵谷本命中的Cupido位在金牛座10度2分,定位星金星位在雙魚座、合相本命五宮主星火星,就本命格局來說是發展藝術創作極佳的相位,而1881~1889年為止,Cupido行經雙子座區間,換言之,太陽回歸中水星的能量狀態對梵谷的創作生涯起了相當程度的影響,然而弔詭的是,1890年那年Cupido進入巨蟹座了,其定位星月亮又為該年度太陽回歸盤的ASC主星,180度對衝位於八宮的木星,處於極為弱勢的狀態,但若更近一步觀察,假使梵谷當時能夠稍作休息,不要如此輕易走上絕路,那麼1891年時Cupido的能量還是會再回來的。

VVG-1890SRwCupido

結論:

從上述梵谷的個案分析與研究可以歸納出:

(1)   繪畫創作數量與占星流年狀態是具有高度關聯的。

(2)   其攸關程度為:總流年積分>SR-ASC>SR-5th>SR-Cupido>SR-Venus>SR-Sun

(3)   創作能量來源:從上述相關考察證明年度藝術相關活動的能量來自於所有相關因子的積分總和,而非任何單一行星的作用,但若以目前設定觀察的行星Venus與超小行星Cupido來說,Cupido似乎更符合俱原創性的藝術創作力。

以上是將占星語言轉化為可比較的數字後與繪畫創作數量所進行對照的結果,為兩者之間的關連性中提出了客觀、合理、強而有力的證明,證明「占星與藝術創作之間存在高度的關連」,也相對證明占星學是一門值得用科學方法檢驗並實際俱有預測功能的學術。

附註:

(1)   目前網路資源可搜尋之畫作包含油畫、水彩、素描、速寫、插畫,共計2137幅(詳細參照:Van Gogh Gallery)

(2)   占星學中與繪畫類相關的行星為金星、海王星,雕刻類相關的行星為金星、火星、土星、天王星。

Cupido copy

(3)   Cupido是占星學宇宙生物學派所採用的一顆超小行星,象徵家庭、婚姻、社會、夥伴、組織、合作、藝術,被視作是高階的金星與木星的結合,金星象徵「美」與「愛」,Cupido則象徵更高階的「藝術」與「婚姻」。每年行進1度23分,繞行太陽一周需費262年。

(4)   梵谷的占星流年是以每年3月30日~隔年3月29日,而畫作數量的紀錄是以每年1月~12月的數量來計算,若遇跨年度,則列入前年度的年末計算,因此可能造成曲線圖中波形的時間差。

(5)   梵谷於1880年決心成為畫家,1881年始有畫作紀錄,而於1890年自殺身亡(詳細參照:梵谷生平重要紀事表)。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