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12, 2009

梵谷-燃燒的靈魂-<二>你,看見了什麼?

前一集:梵谷-燃燒的靈魂-<一>從宮位系統談起

文生‧梵谷(Vincet Van Gogh),一個出生位於荷蘭小村莊的牧師世家,個性頑固又天真的傻小子,在他僅十年的繪畫創作裡,用生命的熱血衝破寫實主義的柵欄,留下一幅又一幅令人心跳不已的心靈投影,時而奔放的筆觸是他對生命的渴望與熱情,時而孱弱倉皇的筆觸是他對人生的無力與恐慌,他想告訴你-黑夜是有顏色的,靜謐優雅的鳶尾蘭是有熱情的,在互補色強烈的掙扎中,他想問:你,看見了什麼?

天宮圖如同一面鏡子,在梵谷的天宮圖中,我們又看見了什麼?

Vincent Van Gogh-Natal

我,看見了什麼?

我看見了專注,我看見了澎湃的熱情,

我看見了一個對自己忠誠且再潔淨不過的靈魂……我,看見了一顆「悲傷的恆星」

在這張柯赫宮位制所產出梵谷的天宮圖中,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是與MC合相,又稱「悲傷的恆星」-室宿一,在1853年時期,這顆恆星位於約雙魚座21度的位置。

以下綠色字體摘錄自我在「占星入門-恆星解析」中的整理。

Eberin表示此星若與火星或土星或天王星合相,容易帶來武器或爆炸危險。此外,此星又稱為「悲傷的恆星」,帶來愛情的悲劇、情感的傷痛,靈性上的智慧,進而成為創作上的泉源…

同樣地,我看見了與室宿一性質類似的室宿二合相的金星以及火星。1853年時期,室宿二位於約雙魚座27度的位置。

Robson描述此星將賦予極端不幸、自殺、溺斃、暴力死亡或監禁。Eberin表示此星可能帶來災難,例如洪水、空難、海難、意外,但也可帶來正面影響,例如創造力…

接下來,我看見ASC位於巨蟹座21度09分,與恆星-北河三合相。在1853年,北河三位於約巨蟹座21度。

北河三,英文名Pollux,全天空亮度排名第17名,位於雙子座,是希臘神話中卡士達(Cator)同母異父的雙胞胎兄弟-波魯克斯。波魯克斯是天神宙斯的兒子,而卡士達是斯巴達國王的兒子,兩人情意深厚,但由於卡士達是凡人的兒子,未具不死之身,在一次衝突中被艾達斯殺死,波魯克斯傷心之餘要求父親宙斯 將自己的壽命分一半給卡士達共享,從此兩人化成了雙子座。

看到這裡,這讓我想到梵谷與他弟弟-西奧之間的情誼,特別是當梵谷自殺身亡後,他的弟弟西奧竟也因病過世…

ASC主星月亮位於創作宮五宮,並與南交點呈2度半的合相。十宮宮主星木星入廟於射手座24度16分,同樣位於創作宮五宮,但與天蠍座M6疏散星團合相。在1853年時期,天蠍座M6疏散星團位於約射手座24度。

Morse認為天蠍座M6疏散星團除了容易造成目盲,如果再加上火星與月亮之間的凶相位,也容易造成眼界不夠寬廣、凡事往壞處想的缺點,即使有吉星木星加持,也容易呈現極端的宗教狂熱或反神言論,最好的情形是雖然目盲,但卻賦予敏銳的直覺,能夠看見一般人看不見想不到的層面…

凱隆星位於魔羯座12度50分,與吉恆星-織女星合相,並與海王星呈60度吉相。在1853年,織女星位於約魔羯座13度的位置。

Ebertin認為織女星帶來藝術的天份,特別是音樂及表演藝術上的才華…若與水星或海王星合相,將賦予神祕學或玄學的天賦。

從梵谷的天宮圖中,我看見了什麼?

我看見了我們所「認知」的後期印象派大師-梵谷。

這些,不就是他一生的寫照嗎?不不不,我還沒真正開始分析梵谷的天宮圖,這一篇只是從ASC,MC以及恆星的角度,來做初步的探索而已。

不可否認像Robson以及Ebertin等的這些恆星研究都是20世紀初才公佈的,換言之,像梵谷這般特殊的歷史人物也勢必在他們的觀察樣本之中,但畢竟那只是其中一個樣本,並非全部。其次是,恆星的研究仰賴對神話、對歷史、以及長時間對恆星與事件或個案之間呼應性的觀察而得,所以,上述的天宮圖分析並非只是巧合,而是顯示出了相對精確的宮位系統以及恆星的運用有時更能夠突顯出一張天宮圖的輪廓與精髓。

續集:梵谷-燃燒的靈魂-<三>愛情的悲傷恆星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