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14, 2013

我在開普勒占星學院-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前一篇第三段已介紹過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的創立背景與認證制度,在本篇將繼續介紹該校的授課狀況與評鑑制度。

網路遠距教學

09年之前,由於遠距教學尚未全面普及,因此若想直接向歐美老師請益,確實得付出比別人更多更高更辛苦的代價,但在那之後,這樣的情況就已經開始改變,不只是美國,包括歐洲與澳洲等地都有占星學校或占星教師陸續轉型遠距教學,將觸角延展至世界各地,因此,針對占星學領域,該是打破迷思的時候,特別是此刻新入門的學員若還認為要與講師貼身學習才叫學習,那麼其實這也是該打破的迷思,因為:(1)這不是相親,雖然見面三分情,但學好功夫不能只靠三分情(2)愈是名師愈沒空讓你貼,除非情況特殊(3)講師記不記得你、願意傳授多少功力給你、終究在於個人的求知欲以及態度。

舉例筆者的狀況。前篇提過由於課業過於嚴苛沉重、因此學生在進階時的陣亡率非常高,特別是那些入校前毫無占星底子的學員,為此,筆者曾經為了等一門冷門課程足足等了9個月,最後,是擔任的兩位講師自行決定開課,理由是「沒見過這麼牛的學員,剛好可以抓來檢查一下教學流程」,這話雖然一半實情、一半玩笑,但重點是,這兩位將近40年資歷的占星師,她們對你印象深刻、整整十週,讓你一個人享用了問題問到飽的額外獎賞。

回到遠距教學本身,筆者早年雖然為了學習、進修與工作等因素,充分享受了在海外拓展視野的自由生活,但近年,隨著兄弟們成家,照顧親人的責任自然輪到筆者的肩頭,在這樣的情況下,開普勒占星學院的遠距教學提供了一個可以不必改變生活、又能節省時間金錢的最佳辦法,這個辦法協助筆者可以在諮商工作、家庭與進修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以及滿足。

全程英語授課

所有教學課程與互動都是以英語進行,因此,對於非英語系國家的學員來說,當然比較吃力。以筆者來說,除中日文之外,英文已是第三語文,基本的聽說讀寫雖不至於有太大問題,但論到要拿來深研一門學問、畢竟有一定的門檻,而在課程討論中,情況更是教人緊張,如果是剛講過日文再講英文,不但“Apple”會變成“A-Pu-Ru”,連文法都可能錯亂到想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但重點是,這應該把它當成阻礙自己追求精進的藉口?還是應該把它當成加倍努力的目標?因此,即使出糗、即使得花更多的時間,人生一步一腳印,絕對沒有白走的路,面子問題事小,笑笑就過,只要有中上程度,就應該要努力嘗試,因為:(1)非英語系國家的學員不是只有你,還有其他來自德語系、西班牙語系等的學員,他們的英文不見得比你強(2)美國是一個多民族混合國家,一般民眾早已練就出比其他國家更具「認真傾聽」的功力,更何況是教師(3)課程教的是占星、考的是邏輯分析,不是考托福,只要不把「Apple」講成「Banana」,基本上不會有太大障礙。

開課狀況與課程週期

開課體制分為春夏秋冬四個學期,每期10週,休息兩週後開始新的學期,每年只有聖誕假期較長,約休息1-2個月。基礎與部分進階課程每季開課,部分進階、高階與特殊課程原則上隔季開課。

人數限制與上課時間

基礎入門每班人數上限6人,超過6人時會依學生所在地區的時區進行拆班。進階與高階課程每班同樣上限6人,但因為進階的陣亡率以及為了讓每個人都有充分討論的時間,原則上滿4人就會考慮開班,但也因此,上課時間彈性較低,有時會開在台灣時間的上午8點、晚間10點以後或是凌晨,但講師通常都會有圓滿的安排。

談到這裡,讓筆者想起兩個在高階課程「出生時間校正」裡的有趣經驗。

這堂課程的講師是Carol A. Tebbs,她是開普勒的台柱講師之一,年近七十五,占星資歷30餘年,在美國占星界算是有相當名號的人物,過去曾多次擔任ISAR以及UAC董事,她所著作的“The Complete Book of Chart Rectification”可算是美國占星師新秀在「出生時間校正」領域中必讀的寶典之一,筆者從一開始執業所採用的出生時間校正方法,就是依她老人家書中法則在走,直到拿了她的課,才發現原來她老人家還有一些撇步沒寫在書裡。

由於是高階課程,這次學生存活率僅剩三人。助教是美籍的烏克蘭人,學生之一是位在美國東岸的美國人,一位是在台灣的筆者、一位是歐洲賽普勒斯的記者,開課當時,記者正在兩伊地帶採訪戰地新聞。 

課程訂在台灣時間晚上10點,一天大家一上線,記者就以不是很流利的英文說待會兒他可能要先走,從他的聲音可以發現他那邊網路訊號斷斷續續不是很清晰。等到課程開始約40分鐘後,他突然開起麥克風插話說:「對不起,我必須先走,得去躲炸彈」……接著,他的聲音就隨著他那邊背景裡的空襲警報聲消失……,只留下線上其他4個人,頭皮發麻,沉默了好一陣子。

隔週課堂上,記者回來了!大家真的都很開心,也終於鬆了口氣,記者也忙著謝謝大家寫信關心,原來,前週課堂結束後大家都各自寄信關心他的安危,雖然只是透過網路線,但這種因占星而心繫在一起的特殊情感,實在很難用言語形容,更特別的是,這位記者當時的狀況讓我們其他人都倍感震撼,非常訝異於竟有人為了學占星,可以在空襲警戒狀態下,多一分鐘都好,躲在桌子底下聽課(這是他本人事後說的)

再隔一週,美國人請假去墨西哥、記者請假因為要飛回賽普勒斯、助教重感冒,結果,那天就只剩筆者一人,心裡有種「賺到了!」的快感,想說又逮到機會可以問問題問到飽!而事實也是如此,只是課程進行約1小時後,突然背景裡傳來一聲非常大聲的鼾聲!原來,學生所在時區跨越半個地球的結果是, Carol決定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在她當地的清晨六點為大家講課,而當時那個鼾聲是從她家人房裡傳來的。她年紀那麼大、當時天氣又那麼冷,真讓筆者感到非常過意不去與不捨,心總念著得趕緊找個時間親自拜訪她老人家,感謝她的授課之恩。

開放的學風與批判性思維

KeplerCollege-230x230開普勒開放的學風是筆者最以身為一份子為傲的地方,或許是因為它位於美國,道地承襲了美國自由、革命、開放卻大融合的美式風格。

在開普勒有古典學派、印度學派、心理學派、靈魂學派、現代學派、中點學派的各派講師,實際情況雖不得而知,但以學員的角度來看,講師之間相互非常尊重、且融合的非常好,從來沒聽過任何一位講師在課堂上批評任何其他學門,學員若對其他學派有特殊疑問,講師會建議學員直接請益該學門的講師,他們不僅對內如此,對外也一樣,這一點從平常課堂上的講義就可以看出,他們不但經常引用古代占星師的資料、更大量引用目前仍活躍於占星界其他占星師們的文章,此等開放的胸襟與風度,實在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效法的地方。

而對於學員,除了一般無可違逆的基本功外,到了高階,講師會非常要求學員必須具備「批判性思維」,也就是他們並不希望訓練出來的,只是一批照本宣科的九官鳥,他們希望訓練出來的,是一隻隻具有銳利眼光與獨立判斷能力的老鷹。

說到這,讓筆者又想起兩個小故事。

有一回筆者問Carol某個古典技法能不能運用在出生時間校正,Carol說那是古典技法,要筆者請教Lee Lehman,後來Lee回說她平時沒用那個技法,所以也不知是否可以用在校正,但回到Carol這邊之後,筆者將研究出來的法則作為期末報告的內容之一,向Carol證明那個技法是可以針對特定條件被當作校正工具,後來,不但同修們都很訝異這個發現,連助教也都同意,隔週,雖然助教發現網路上有一篇類似的說法,但筆者發現的法則確實更為明確,於是Carol不但接受,甚至鼓勵筆者應當將它們整理投稿到美國專業占星期刊。

另一則故事是與南北交點有關。在Lee這邊,筆者被糾正不能將行星與南北交點形成的大四角稱為Grand-Square而要稱Square,筆者「當然」知道南北交點只是「點」、而非實體行星,但筆者不能理解的理由是,已經有數不清的案例明白顯示行星與南北交點所構成的大四角極為敏感,其效應絕不亞於實體行星,但為何不能稱Grand-Square?為此,筆者煞是不服,但Lee卻說不出更好的理由,於是Karen McCauley說話了,這次也終於讓筆者得到一個心服口服的解釋,她說:「因為那是Marc Edmund Jones所定義的名詞,而當時他定義命型時並沒有使用南北交點」,所以,這是「誰定義」的問題,而非大四角效應「不存在」的問題。又,同樣是行星四分過運南北交點,Kevin Burk認為那是無效的,但Carol卻強調“Bending”的效應

因此,學友們應該可以從上述的狀況理解到為何開普勒在高階課程裡會非常要求學員必須要有「批判性思維」,它的用意並非要學員張著大旗去鬥倒任何一位與自己理念相左的占星師,而是要學員去注意到網路上、書本裡有太多太多會讓我們不知理由為何以及如何選擇的說法,但我們得依靠自己的實驗、去研究、去判斷,找出自己可以接納、支持並運用的說法,因為,是我們自己要把它們運用在諮詢個案的工作上,我們要能夠信任自己所選擇的工具並對自己所下的判斷有一定程度的信心。

課業內容與評鑑制度

十週長度、每週90-120分鐘的課程可以學到東西嗎?

除了Lee的醫療占星學,其他所有核心的十週課程會有2-3本指定書籍要讀完,每週依講師不同,會有10-20條的課外補充教材,包括影音檔、文摘、網路文摘、早期重要刊物上的論文,加上每週必須加入討論的討論版,寫心得或個案分析,再加上每週有一篇Assignment,到高階時,每週的Assignment會包含2題閱讀心得與案例分析,因此若想學到東西、跟上進度,就是以上這些全部都要做。

期末有網路測驗或簡報。網路測驗雖是Open Book,但若是沒看書、沒看資料,就算給你三次機會,有時根本不知道答案在哪裡,特別是電腦不比人腦,它要的是一字不差的答案、有時真會把人氣到頭髮發白。若是簡報,則要將自己的研究心得介紹給線上同修。

評分標準依講師不同而比例略有不同,主要分出席率、課堂發言、討論版、Assignment以及期末測驗或簡報。所有成績會在期末結束後,加上講師評語寄發給學員及學校備存,以便畢業後NCGR授與NCGRIII(三階)等階資格時可以備查。

所以,十週課程是讓講師幫我們帶核心知識、技巧以及讓我們問問題的機會,真正需要下功夫的,是在下課後,如果個人生活再忙碌些,就可以直接進入到冬天塞鼻水、夏天塞鼻血的境界。

以上,就是為何在開普勒占星學院進階的陣亡率會如此之高的原因。

單元認證與畢業證書

這部分在前一篇已經概略介紹過,故不特別著墨,唯獨追加說明的是,過去,學員每取得一單元認證,校方都會寄一張證書,但考量到該證書若讓學員展示於個人網站,可能遭惡意人士拷貝造假,因此,目前校方正在研擬一套電子標章連結校方官網的做法,將來可以讓學員於個人網站安心展示。據聞,電子標章將於今年年底前或明年新年後上線。

筆者的建議

無論在哪個領域,「在職進修」是職業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它可以幫助我們免於被掏空萎縮的命運。

也許學友們會認為「那些我都會了,何必再學一遍?」,確實,筆者一開始也有類似的想法,但人生有很多事,同樣的道路讓你再走一遍、就是會有不同的感受,而事實上,在開普勒,即使是入門課程,也有一半以上的學員擁有6-8年占星資歷,差異只在於業餘或是專職,由此可知,大家不約而同來到這個地方的目的,就是為了回溯檢視與突破提升。

對筆者而言,在開普勒收穫最大的是在高階課程的部分,特別是諮商類門,通過這個類門才深刻瞭解到「占星師」與「占星諮商師」的不同、也終於認識到在西方占星界往「占星諮商師」提升的道路上,台灣是完全沒有跟上腳步的。

占星是一門很美、很棒、很實用的輔助工具,但在這裡,我們只讓它流於兩個方向,一是宿命恐嚇、一是玩笑娛樂,雖然,目前有幾位前輩致力於改善這樣的風氣,但光靠他們力量是不夠的,特別是台灣太小、號稱占星師的人太多,小部分的惡性競爭已經到了吃相難看、慘不忍睹的地步,在名利誘使下,多數的我們都沒有自覺到「占星諮商師」對於「個案」更實質的重大意義。

在台灣,常聽人說「占星師」其實扮演著是一種「心理諮商師」的角色,這句話讓筆者深思許久,想不通若真是如此,為何「心理諮商師」可以不炒新聞就坐龍椅,而大部分的我們卯足了勁研究寫文章,卻連個勞保都沒有?關鍵就在於我們缺乏一個可以打開心結、跨越學派、建立規範的中立組織,然而,這樣的迫切感必須要有類似經驗的人才有辦法深刻體會,這也是為何筆者願將個人小小經驗與心得分享出來、並誠心邀請有志朝「專職占星諮商師」之路發展的學友們可以參考一下開普勒占星學院課程的真正目的。

實際上來說,筆者比較傾向建議已在台灣習得本命‧流年‧合盤、並具備英文中上程度的學友以進修的角度加入,而新入門者,建議還是先向台師學習請益,將基礎打穩。

 

2 Comments

  1. 也想認真線上學習也認同該有證書,….已經不是占星初學者,但是中上程度的英文大概是什麼程度啊?不太懂具體程度,很怕會卡在英文這關陣亡QQ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