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八月 18, 2016

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SaturnReturn

 

2020年,木星、土星、冥王星即將合相於摩羯座,在那時代巨輪下,人人都有份,但是,對於四年後即將迎接第一次土星回歸的90青年們,以及那些四年後即將迎接第二次土星回歸的60壯年們,這場土星回歸,會是一場異世代的對抗?或是跨世代的結盟呢?

1990-1991年間出生的青年們

在我提供諮詢的個案裡,經常接觸到出生於1990-1991年間、本命星盤土天海合相於摩羯座的個案,雖然只是透過電腦及麥克風,卻能聽出他們與其他八零後非常不同的一種特質- 對世界與未來抱有崇高的願景、對自己想做的事有明確的想法與野心,但對大環境卻有著深深的無力感、徬徨與憤怒,有時甚至能從他們的聲音裡、看到那彷彿是被困在鐵籠裡的一匹狼、有著空洞而失去光采的眼神。

他們是好命卻不見得幸福的一群孩子,隔代教養或單親教養的特徵在他們的成長經驗裡尤為明顯,本命星盤中的凱隆巨蟹更透露出他們在親情溫暖與情感表達上的某些欠缺與情殤,在父母與周圍的期待下,他們有不能輸的責任,但問題是、對他們而言,現實世界裡似乎越來越難找到贏的機會…

1960-1961年間出生的壯年們

1960-1961年間出生的個案,在我諮詢業務裡是相對較少的,除了世代稍有不同,多少也與他們比較仰賴傳統命理的時代背景有關。

這幾位個案的本命木土位於摩羯座,三分冥王處女。就西方社會而論,他們所出生的年代是嬉皮文化開始醞釀的年代,但那卻不代表他們或他們的父母都是嬉皮,正確應該說,1960-61年是越戰持續升溫、備戰的時期,柏林圍牆建立、冷戰開始…在這氛圍下出生的人們,也有著與其他年度非常不同的一種特質-堅強、務實、勇於承擔,高度危機意識、凡事未雨綢繆…以及相對強烈的防備心。在他們的本命星盤中凱隆寶瓶對分天王獅子,某程度透露出他們對於階級倫理與組織團體歸屬的需求、而另一方面也暗示著因個人主義所可能帶來的衝擊、隔離與傷痛。

1973年,是他們第一次土星半回歸時期,世界出現了第一次石油危機,當他們踏出社會後,他們共同經驗1980年代歌舞昇平、經濟科技的高度發展期,而到了1990年第一次土星回歸時,他們又再度從集體氛圍中經驗了大型颶風災難、柏林圍牆倒塌與蘇聯解體,在日本有經濟泡沫的恐慌,以台灣來說,則是共同經驗了野百合學運與其他政治的動盪。

2020年-木土冥合相摩羯座所象徵的時代意義

2020年木土冥合相摩羯座、三分天王、六分海王(整宮相位),除了部分區域可能的自然災害-地震、火山爆發、乾旱飢荒、人口遷移、極權政治、恐怖主義與戰爭(北韓與ISIS挑起的可能性最大),從過去木土冥合相的歷史來看[註],它可能還象徵著「財富重新分配」、「組織的分裂與統一」、「文化宗教藝術的融合」與「新帝國的崛起」。

2008年冥王星進入摩羯座後的這八年來,無論是經濟金融或是政治體制都已進入死亡與重生的周期,而90青年與60壯年這兩個族群早已開始體驗最深刻的、被壓制與相對剝奪感的危機。

對90青年而言,上一世代似乎是將他們這一生好運與機會提前用盡的罪魁禍首,無論是環境資源或社會資源,留下的只有負債累累,他們感覺活在一個有要求卻沒有保障的體制;然而、對60壯年來說,那新世代的抱怨與騷動又何嘗不是威脅著他們胼手胝足、度過重重難關所建構的堡壘?又何嘗不是像根針一樣扎在他們心知肚明的罪惡感裡?

90青年的抗爭、60壯年的保衛戰,兩種力量形成社會上一種撕裂與牽制的氛圍,就像一個即將臨盆的產婦、正經驗著越加頻繁的收縮陣痛…。

此刻,土星正運行於射手座,暗示著組織架構上對新方式、新方向的一種摸索與嚐試。90青年開始思考自己未來如何突圍、如何生存,是否轉行?60壯年則開始思考自己的老後該選擇依附一個怎樣的體制才更有保障。

就經驗值而論,60壯年胸有成竹多了,在他們本命星盤中的木星魔羯與過運土星射手形成互容,前次土星回歸的經驗讓他們更懂得如何慎選方向而不躁進、或是直接冷眼旁觀世態的動盪,雖說相對消極,但這可能是他們成長經驗中所觀察到的一種生存法則;但是,同樣的過運土星射手,對多數90青年來說,卻仍是一個摸石子過河的過程。

2017年底土星進入摩羯座之後,一種更加具體與完整的格局將開始在冥王星所掃空的區域裡堆疊,但這必須經得起90青年的考驗,而在2019年底,隨著木星進入摩羯座後,世界可能再以金融債信危機、飢荒或戰爭的方式,來完成這時代性的轉化,這場局、60壯年不可能涉外。

土星回歸之變奏三部曲-2020時代巨輪下的變革、嚮往與重建

當然,世代星盤不能單以90青年與60壯年這兩個如此狹小的出生區間來比較,但是,我們若以2020年、木土冥合相於摩羯座的星盤、來仔細推敲他們兩代即將在2020年面臨的土星回歸議題,那麼就能觀察到他們是即將感受最強烈、也最具時代關鍵性的兩個族群,除了大環境的考驗之外,這兩個世代還是彼此的生命功課與師傅,他們各自的土星回歸將碰撞出響亮的變奏三部曲,他們如何面對他們的生命功課也著實牽動著世界的未來。

90青年是帶著60壯年在第一次土星回歸時、未竟課題所誕生的一群,那是一種抗爭與變革的力量,瓦解由極權與卑微感所共構的體制,因此,90青年較難再去接受相同體制的束縛,他們傾向歸屬更大的理念或嚮往;網路科技是他們對抗舊制的手段,而當網路自媒、電腦遊戲等虛擬世界越加興盛時,他們本命星盤中的海王魔羯也會引領著他們的選擇、投射出他們期待或嚮往的世界,且當電腦遊戲開始被當作正式運動競技項目之一時,虛擬世界裡的角色與互動已逐漸被帶往到這真實的世界,對90青年來說,「能力競技的遊戲規則」才是唯一的體制,或許、那會為60壯年們帶來像「裸奔」一樣的極端不安,但90青年們所能夠注入並療癒的,正是60壯年們那未曾綻放的自我與自由的價值,是恐懼與擔憂的釋放。

而隨著2020大趨勢,60壯年的第五次木星回歸、則將可能為90青年注入更多的實務經驗與創業資金,但那也可能來自於另一種形式的「財富重新分配」,這是60壯年能夠為他們自己也為下一代所點起另一周期的馬拉松聖火。這兩世代攜手面對生命課題的方式、將是決定我們30年後「新進化生活型態」發展方向的新起點,包括農業科技、環境淨化、電子政府、綠能生活等。

雖說、2020年的趨勢已在占星界引發高度的關注,木土冥的動向也著實引發不少的隱憂,但我個人認為,從漫長的人類歷史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見證人類文明如何重新交融、重建與復甦,並再次進入另一階段的進化與黃金發展期,即使轉化當下的感受並不好過,但我們應該要能夠對參與這樣的年代抱持更高的使命感與期待。如果…我們相信有一種信念與價值是能夠讓生命永恆。

 

 

 

[註]

 

西元113-114年間,木土冥合相於白羊座,三分天王星於獅子座,值此期間:

史稱羅馬帝國五賢帝之一圖拉真於西元113年出征安息帝國,佔領亞美尼亞後,隨即進攻美索布達尼亞北部,而在東方,時值東漢漢安帝、鄧氏外宦干政時期。

西元411-412年間,木土海冥合相於金牛座,四分天王寶瓶,值此期間:

西元410年,西哥德軍隊攻陷西羅馬帝國、洗劫羅馬城,其西哥德國王繼任者阿陶爾夫後改採與西羅馬帝國結盟,開始民族文化交融,在西方歷史觀中,將四世紀至七世紀蠻族入侵歐洲,原歐洲民族西遷稱為「民族大遷移」。在東方,時值「五胡十六國」年代,蠻族入侵、皇權不穩、各諸侯皆想獨立的時期,人口遷移、文化融合亦是主要現象。

西元709-710年間,木土冥合相於巨蟹座,三分海王雙魚、六分天王處女,值此期間:

西元711年阿拉伯帝國伍麥葉王朝進入伊比利亞半島,西哥德王國滅亡,開啟穆斯林統治;西元 710年,李隆基與太平公主聯手發動「唐隆政變」誅殺韋后,2年後李隆基登基為唐玄宗,開啟長達44年的盛世之治。

西元849年間,木土冥合相白羊座,值此期間:

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崛起、中國唐朝衰微。

西元1147年間,金木土冥合相於金牛座,對分海王天蠍,值此期間: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宋朝秦檜任相,誅殺忠臣岳飛。

西元1284-1285年間,木土冥合相於摩羯,對分天王巨蟹,三分海王處女,值此期間:

蒙古第二次突擊匈牙利,元朝(蒙古)內部有海都之亂。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