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五月 24, 2013

「便當文」的省思-致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孫維新先生(一)

近日台菲關係因我國漁船遭菲國公務船槍擊事件陷入僵局,對於菲國意圖將「謀殺」以「意外」草草了結等毫無誠意的回應,台灣政府與人民情緒高漲、相當不滿,但這中間竟又意外牽扯出因擔心台菲關係禍及在台無辜菲國人民的台灣董姓記者,竟以「道聽塗說」得來的消息,在新聞媒體上刊登了造假的「便當文」事件,雖然出自善意,但造假的「便當文」卻已重創台灣國際形象,更毋論未經查證消息來源即刊登媒體一舉,早已經嚴重違反新聞從業人員應有的基本專業態度。但問題是,類似的事件僅發生在新聞媒體從業人員嗎?直至今日(5月23日)為止,電視新聞又接連爆出「麵包文」「殺流浪狗辦國慶」等道聽塗說的假消息,這立刻令我想起才剛買的「孫維新談天」一書。

在此之前,本人對孫維新先生的認識僅停留在2009年3月21日國際天文年音樂晚會結束前,那位真誠告訴大家「其實天文學與宗教是沒有矛盾的!」的孫維新先生,但當今年我讀完他書裡第二章-「從astrology到astronomy」後,一股從天堂掉到地獄的遺憾油然而生,讓我一度將「當伽利略槓上教宗」這篇文章下架、甚至打算刪除,直到最後一刻,理智告訴自己應該要就事論事,而讓曾經參與盛會所感受到的那份感動,留在它原來的地方。

我為什麼會感到有如從天堂掉到地獄般的遺憾呢?

那絕非是孫維新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抨擊占星學是「偽科學」的緣故,畢竟每個人都有權利去選擇相信甚麼、說甚麼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無論我們在哪個學術領域,都應該要有那份胸襟去傾聽不同的聲音,也要有心理準備去挑戰未知,因為真相總是越辯越明的,但問題是,以孫維新先生身為UCLA天文學博士以及NASA前研究員的高度,其批判占星學的論述卻極為粗糙,整篇第二章漏洞百出,無一不透露出孫先生對於占星學的了解僅止於表面,對於西方占星學的歷史與發展更是停留在30年前他個人選擇性的記憶與理解,那麼試問,當一位科學家並不真的了解「占星學」卻批判占星學是偽科學時,是否已經失去身為一位科學家應有的理性、客觀與求證的專業態度呢?

必須先強調的是,孫先生在天文物理學上的專業與成就是毌庸置疑的,他致力於將艱深的天文學以一種讓一般民眾能夠理解的方向去推廣,那份崇高的理想是非常令人敬佩的,我個人仍然非常期待能夠閱讀到孫先生更多有關於天體物理的著作,他深入淺出幽默的寫作風格,對於像我這般熱愛星空卻相當懼怕數學物理方程式的門外漢而言,無疑是最容易吸收到養分的書籍,然而,身為占星界的一份子,更重要的是,當已選擇「占星師」為終生職業時,在捍衛這份職業名譽的前提下,我必須對孫先生提出嚴正抗議與衷心的建議

這份抗議文就從第四節(65頁)-「披著科學外衣虛張聲勢」開始吧。

 

工讀生到星座網站去寫每日星座運勢

您在此章節提到「我在通識課裡講「從占星術到天文學」,其中有一項課後作業是要學生寫出從小到大自己所接觸或聽聞過的超自然現象,結果交回來的作業中有一半是寫鬼故事或靈異事件,害得我改完作業都睡不著覺。但其中有一位學生寫得很有意思,她說以前覺得占星術很好玩,會花時間去看、去了解,後來她的一位同學暑假去打工,工作竟然是到所謂的星座網站去寫每個星座的每日運勢!我這可愛的學生心想,我的天哪!我們每天深信不疑的星座運勢,原來竟是這些Part-Time工讀生坐在那裏給掰出來的,讓她完全喪失了對星座原有的一絲熱情與信心。」

當讀者們現在讀到這一段,不知是否和我一樣,有類似的聯想-「便當文」?

很顯然的,這是一段未經求證的經驗談,但它卻被以書籍出版的方式傳播,甚至因作者本身崇高的學術地位,這本書還非常有可能被各大圖書館收藏,讓這謎團遺留千年!

好,現在讓我們冷靜下來思考這整個事件合理的可能性:

(1)   占星網站找非占星領域的工讀生在毫無「時事占星」知識背景下擅自杜撰十二星座的每日運勢:有可能!

(2)   該工讀生自幼就對占星學有濃厚興趣,以自學方式習得「時事占星」:有可能!

(3)   但這位女學生對這位工讀生的背景不甚了解,因此誤會或擅自揣測:有可能!

(4)   這位女學生的報告內容是「聽來的」:有可能!

(5)   這位女學生的報告是造假的:有可能!

(6)   這整段是作者自己杜撰的:有可能!

我無意汙衊任何相關當事人,但在沒有任何證據的狀況下,上述這些「可能性」確實都是有的,所以這時我們就必須進一步地問-那「證據」呢?

您在文末寫到您的本意並不是要「一竿子打翻所有未知的事物」,但您在「工讀生撰文」的這段描述卻已經紮紮實實、不偏不倚地打翻一竿子在占星界孜孜不倦、努力研究的占星師,特別是那些正在為各大雜誌與網站撰寫每日星座的占星師們,這難道不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不如換個方式思考,您這本書是在2002年出版的,也就是說,上述這個事件的時間點,是1989-2002年間,您任教於國立中央大學物理系天文學研究所的事,而台灣的入口網站是1996年後才陸續萌芽的,當時主流網站大約有以下五家,所以是否可以請您及您當年的學生、工讀生作證、究竟是哪一家聘請沒有占星學背景的工讀生杜撰每日星座來愚弄讀者的嗎?

  • PChome-1996年成立
  • 奇摩Kimo(現在已經與Yahoo合併)-1997年成立
  • 蕃薯藤(現為Yam天空)-1998年成立
  • 新浪Sina-1998年成立
  • 雅虎台灣(現為Yahoo奇摩)-1999年成立

因為您書中描寫得如此生動,如果事件屬實,那將更令人合理懷疑那些付費的命理分析是否也是這些工讀生杜撰而來的!換言之,這是在提醒您,您在沒有證據下所指控的,是多麼嚴重的一件事,不但「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甚至還暗示這些網站中可能有一間已經涉及觸犯刑法中的詐欺罪!又如果您的描述是未經查證、「聽說」來的,那麼請問-您的這篇描述與「便當文」又有何異呢?您難道不覺得這已經嚴重損害您身為一位科學家該有的誠信?

 

故意讓人聽不懂的專業術語

您在文中接著寫到:「至於所謂的火象星座、水象星座等,本身就是拿一些科學名詞所變化出的一大堆職業術語,讓別人因為聽不懂而產生敬畏之心」

其實不瞞您說,現在坐在電腦前讀到這一段的讀者們,可能多數都會竊竊自喜,因為他們會發現:「我都懂了! 他怎麼會不懂呢?」

是的,「十二星座」在台灣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我自己在10歲就已經知道有風火水土的分類,小學沒畢業就已經知道中國數術裡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但也完全沒感覺到那些叫做「職業術語」,更從來沒有甚麼「敬畏之心」,因為那些就是很基本的啊!跟背英文26個字母是一樣的,您如果去買一本基礎占星學或八字入門來讀的話,就會發現那些幾乎是在前三分之一處就會出現的內容,有興趣知道的人,自然就會去了解,但我猜想,您大概是沒興趣吧!

反過來說,就我個人的觀察,普遍台灣的占星師們都已經非常非常親切了!都已經盡力避免使用那些「職業術語」,但每一門學問本來就會有「職業術語」,哪有那麼多像您所說的那種要讓別人因為聽不懂而產生敬畏的心機呢?

Optics

舉例來說,如果到醫院就診,您看得懂醫生在病理表上所寫下的某些特殊名詞或是藥袋上的成分嗎?不說別的,我個人看到數學公式或是物理公式就很害怕,如右圖,莫非這也是物理界故意要讓人產生敬畏之心的手段嗎?又再請教您,天文學梅希爾天體表中「透鏡狀星系」「梟狀星雲」具體指的是甚麼?光譜中”A1””F0””G2””K2”…到底指的是甚麼顏色呢?莫非,這些也是天文學者故意要讓人產生「敬畏之心」所耍的手段嗎?

好了,寫到這,本人都覺得這些辯論只有幼稚園等級,相對也汙辱了您,不如讓我們回到占星學、同時也是天文學古代歷史來看風火水土分類,為避免讀者睡著,我盡量簡述。

古希臘宇宙觀對於後續人類史上的哲學、物理、數學、占星學、天文學、醫學、化學等皆有重大影響:

泰勒斯(Thales,624-546 BCE)-認為萬物源於水。

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 Fl. Ca 550 BCE)-認為世界起源於一道裂縫將天地分為熱與冷。

阿那克西美尼(Anaximenes, 585-525 BCE)-認為世界起源於氣。

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 582-496 BCE)-認為世界是由熱‧冷‧乾‧濕所組成。

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 535-475 BCE)-認為世界源於火。

弗埃尼克斯 (Phoenix of Colophon, Fl. Ca.530 BCE)-認為所有一切都是由土跟水組成。

阿爾克莽( Alcmaeon Croton, Fl. Ca.450 BCE)-他追隨畢達哥拉斯,但他認為人的身體組成除了熱‧冷‧乾‧濕,還有苦與甜。

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 490 – 430BC)-醫學教育的始祖,他提出「四根說」,認為風‧火‧水‧土是萬物的根源(roots),並同時認為是愛與衝突結合或分解了這四根。

希波克拉底 (460 – 370BC)-醫學之父,他延續恩培多克勒的四根說,提出人體的四種體液(Humor)-血液、黃膽汁、黑膽汁及粘液,並將熱‧冷‧乾‧溼這四種質料依據四季特性對應導入四種體液;熱與濕-春季-血液,熱與乾-夏季-黃膽汁,乾與冷-秋季-黑膽汁,濕與冷-冬季-黏液。

柏拉圖(Plato, 427-347BCE)-他是第一位將風‧火‧水‧土稱為四元素(elements)的人,他談到四元素之間升溫、降溫、增濕與乾燥的變化過程。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 384-322BCE)-他承襲恩培多克勒與柏拉圖的學說,更進一步地針對四元素提出「相對性」,熱相對於冷、濕相對於乾,熱與冷是主動的,濕與冷是被動的。

Ptolemaeus-230x276托勒密(Potolomy,90-168AD)-他是對後續占星學影響最深的古希臘數學家、地理學家、占星家,他依據季節循環與星座主星特性,將冷‧熱‧乾‧濕四質料分配至十二星座。

維替‧瓦倫斯(Vettius Valens, 120 – 175AD)-他同樣也是對後續占星學影響相當深的古希臘占星家之一,他是最早將風‧火‧水‧土四元素,依據特性分配至十二星座。

 蓋倫(Galen,129-200AD-他承襲亞里士多德與希波克拉底,但他意識到所謂的冷‧熱‧乾‧濕這四種質料是不可能獨立單純地存在。

從以上簡史我們可以發現從泰勒斯「萬物源於水」的宇宙觀到維替‧瓦倫斯將四元素分配至十二星座約歷經800年,從宇宙萬物生成到人體質氣,無不是在觀察自然界、天文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一些現象與呼應關係,這不也涉及到您的專長領域之一-「物理學」?,更重要的是,托勒密與維替‧瓦倫斯這兩位占星家,他們在古希臘的專業身分,就是當今所謂的「天文學家」,因此繞來繞去,您所謂「拿一些科學名詞所變化出的一大堆職業術語」的那些人,不正是您學術領域中,這些將近兩千年前的老祖宗?

當然了,若以現今科技來檢驗這些先人們的研究結果,未必事事都可以被證明是無堅不摧的鐵律,但您難道不覺得站在巨人肩膀上這些渺小的我們,真該對先人們報以幾分飲水思源的感恩嗎?

 

參考書目:

(1)「孫維新談天」-孫維新,2013 第三版 天下文化

(2)「占星學 上冊」-秦瑞生,2003 于天網路印刷

(3)「A History of Western Astrology- Volume I The Ancient World」by Nicholas Campion, 2008

(4)「Temperament Astrology’s Forgotten Key」by Dorian Gieseler Greenbaum, 2005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