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Facebook

Posted by on 十一月 11, 2009

「梵谷-燃燒的靈魂」-占星共襄盛舉之序幕

2006年,我在預計拜訪瑞士朋友的行程中,規劃了整整一個月的英法瑞自助旅行,這當中讓我最流連忘返的,當然是那個又髒又臭東西又貴又難吃但卻充滿文藝氣息的法國。從踏遍巴黎的美術館,到沿著羅亞爾河畔驅車尋覓古堡中的幽影與葡萄莊園,偶而停在不知名的森林中睡在車內,半夜還被不速之客-麋鹿給嚇個半死(其實我才是不速之客)…夜宿南下火車到普羅旺斯一探香水的故鄉-格拉斯與沿線風光明媚的海岸城鎮-尼斯、坎城…還有摩納哥…

Paris copy

不過既然談到梵谷,這也實在讓我很難忘懷那一樁靈異事件。

2006年2月23日,我從巴黎北站,向梵谷生前最後兩個月下榻的小鎮-奧維(Auvers-sui-Oise)出發,那天不知怎地,即使是剛過中午的時間,天色卻特別的昏暗…但說不上來…就是有一種非得見到祂不可的感覺…或許早年高中時期念的是美術科系的關係,讓我在探索近代美術發展史以及那些讓我心跳不已的印象派畫作中,早已暗自下定決心今生非得見祂一面,安慰祂孤寂的亡靈…,所以,我只能提醒自己-千萬別坐錯車!

DSC00302

奧維(Auvers-sui-Oise)看起來其實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鎮,特別在陰暗的冬天,家家戶戶緊閉著窗…沒有什麼生氣…,穿梭在那樣的民舍小徑間,我只能把緊閉的窗扉當作是一種收藏,收在我的相機裡。

DSC00249

DSC00252

Window&Door copy

而這一路上唯一對我微笑過的,竟是這頭讓我大方四連拍的驢子。

Donkey-4 copy

按圖索驥…我來到梵谷生前下榻的旅社-哈霧旅店(Auberge Ravoux)..奧維城堡(Cheateau d’Auvers)…奧維教堂(L’Eglise)..一直到麥田…我企圖走進1890年奧維小鎮的時空,企圖走進梵谷的心靈視點…企圖走進祂靈魂深處的密室…就這樣,我一路走到了在麥田旁那座看起來既沉默又頹廢,像似被遺忘的-梵谷與他弟弟西奧永眠的墓園。

DSC00225

DSC00245

DSC00290

DSC00300

進去墓園後,其實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將近四點半的時間,天色雖然有些昏暗,但還是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於是,我開始一座一座去尋找梵谷安眠的地方。我本來真是一點都沒有感到害怕的,畢竟我又沒作虧心事…更何況是抱著景仰的心情而來的…,但,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離末班車的時間越來越靠近時,我才驚覺有一點不大對勁…明明不是很大的地方…為什麼我似乎都在同一個角落打轉?? 這讓我頓時想起13年前,半夜在桃園縣立醫院內迷路的狀況一模一樣!!不只如此…真是不知該如何用言語表達….當時身旁周圍的氣壓很重、很亂…霎那間我猜想,可能有「靈體」對於我剛剛在進入墓園前所拍的那兩張「門口」的照片有意見(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究竟有什麼地方得罪了),於是,我立刻對祂們說話,說明我的來意,也表明我願意將那兩張照片刪除,而就在我將照片刪除後…氣壓瞬時恢復正常…,當我ㄧ回頭,我已經可以遠遠分辨進來時的入口,但距離末班車發車只剩20分鐘…飛奔下山,帶著遺憾跳上回巴黎的末班火車。

這或許是個遺憾,因為最終,我沒有親眼見到梵谷安眠的地方向祂致意,但或許未必是個遺憾,因為我相信祂一定可以聽得見我這千里迢迢而來,只想對祂表達惋惜與景仰之意的心聲,但也許,這會是另一個動力,讓我決心有朝一日再度回到巴黎,再度回到奧維。

基於這樣的淵源、心情、巧合,以及時遇梵谷誕生150周年紀念,百件梵谷真跡即將來台展覽之際,我謹以希望用不同的占星角度以及我所粗淺理解的後期印象派,為探索「梵谷-燃燒的靈魂」之共襄盛舉掀開我個人撰寫梵谷特輯的小小序幕。

續集:梵谷-燃燒的靈魂-<一>從宮位系統談起

最後編輯更新日期:2013年12月05日

Post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